刀劍全刪,UT不產,OP猛烈燒,請自行取關

【Undertale/SF】Persuade【520賀文】

CP:Sans X Frisk♀


。以遊戲《Undertale》為基礎衍生

。感謝 @匿名 太太美好的腦洞

。PE後續設定,怪物全員於地上定居設定,Frisk升大學設定

。人生中第一篇SF文!

。面對這顆美好的腦洞,你打開了你的Word,並感覺你充滿了決心

。然而總感覺自己寫的不是太好

。腦洞來源:






那是一次簡短的談話,在一個陽光明媚的午後。

Sans懶洋洋的咬著番茄醬瓶子癱在沙發上,回想著那天的對話,老實說、他覺得Toriel稍微有些保護過度了,對於Frisk──即將升上大學的Frisk,已經從當初掉落到地底世界的小不點長成了一個漂亮的小姑娘,不管是用怪物的眼光還是以人類的眼光來看,而這正是Toriel特別擔心的一點:她很擔心Frisk在大學談戀愛,然後被一些心懷不軌的小子欺騙感情等等──Sans不是很想知道當年的Asgore是不是也被Toriel劃分到「心懷不軌」的行列去,不過老友的請求也只是要自己與Kiddo談一談罷了,即便這還滿為難一個其實也該站在「心懷不軌」行列的骨頭。


是的,他喜歡Frisk。

其實Sans並不清楚自己是從什麼時候喜歡上那孩子的,或許是第一次和她在地面上看著黎明到來的時候、又或是某次和她在草坪上看著滿天星斗的時候,類似這樣的事情實在太多了,Sans不太能去細數自從來到地上,和Frisk到底共度了幾個第一次──總之夠多了,夠讓他一個成年骨喜歡上那個充滿決心的小姑娘了。


Well,現在最重要的還是去和那孩子談談吧。

Sans一口喝乾手裡的番茄醬,隨手一扔丟進了不遠的垃圾桶。



其實Frisk搬出Toriel家也不是很久以前的事,更準確來說是最近的事,為了之後上學的通勤方便,她特別選了一個與大學不算太遠的公寓,前陣子才搬進去。

很小,一個套房的格局,有著狹小的淋浴間與不算太大的起居室,書桌就在床的對面,隔著一扇窗相望,書桌上的筆記型電腦還是她升高中時,Alphys特別做給她的,用了幾年雖說有些舊,卻還是跑得很順暢,這讓Frisk沒有任何想要換了它的心思──說實話Frisk還是有些戀舊的,像是窗邊的那株黃花盆栽,是Asgore送給她的,在所有怪物安然在地上定居後,作為感謝的禮物;櫃子裡那副茶壺組合是Undyne送給她的,那是Frisk十二歲時收到的生日禮物,顯然Undyne並沒有特別考慮到她還是個孩子,不過她還是很喜歡,那噘噘的魚嘴壺口總是讓她聯想到Undyne的笑臉,即便兩者之間並沒有任何相似之處。


Frisk整理著裝著行李的紙箱,家人與朋友送給她的禮物可真是太多了,她還真怕這個小套房裝不下呢──她一件一件的取出,並且放在該放的地方──Mattaton送的連身洋裝被她擺進了衣櫥內,那位地下明星的品味相當的好,淺藍色的小洋裝上灑滿了金黃色的小花,Frisk很喜歡這件衣服,無奈平時能穿著的機會並不多,或許上了大學會有更多機會能穿上它;Monster Kid送了一大包的糖果,標準的怪物口味──作為地下世界唯一同齡的好友,Monster Kid仍然保持著如幼時可愛的興趣與口味──Frisk將這包糖果塞進了櫃子內,就放在Undyne送的茶壺旁。

還有什麼呢?她繼續翻著紙箱,Papyrus送的圍巾,義大利麵風格──她苦笑了一下,那高大的骷髏弟弟的品味一如既往的有趣,但圍巾的觸感倒是相當舒適,或許下個冬天可以圍著出門?Frisk將圍巾仔細地折了起來並放進了衣櫃的抽屜內,期待著冬季的到來;然後是什麼呢……她看著手上的東西愣了一下,然後笑了起來──會在生日送她一罐超高級番茄醬的大概也只有Sans那個懶骨頭了,拿到這個禮物的時候,Frisk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搖了搖這罐番茄醬,確認不是Sans喝到一半順手拿來的──事實證明這的確是全新的,好吧、至少Sans的確是給了她生日禮物,並且算是……用心準備?


想到這裡,Frisk忍不住嘆了一口氣,如果他的用心可以在別的方面就好了。

Frisk很確定沒有任何人或怪物知道她喜歡Sans,Chara是知道的,不過這在她們離開地下世界後就沒了任何意義,Chara堅持要留下來,留在Flowey……或許該說Asriel身邊,Chara表示這樣比較好,在地下世界空無一人後,至少還有她可以留在Asriel身邊──也因此這個祕密才未曾被揭穿過。

不過在地下世界的時候,Chara還是嘲笑過自己的。

「妳居然會喜歡那個懶骨頭?妳是認真的?」Chara當時的語氣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伴隨著稍嫌尖銳的笑聲──而那時的Frisk只是通紅著臉一言不發,畢竟她可無法對一個沒有實體的靈魂做出任何實質上的反擊行為。


喜歡是件很奇妙的事,雖然在地下世界已經見過太多不可思議的事,但有句話怎麼說的、「戀愛是凡人的一生中最接近奇蹟的時刻。」嗎?至少Frisk是很認同這句話的,即使自己完全搞不懂到底是從甚麼時候喜歡上Sans的,曾經她以為這只不過是孩子對家人的喜歡,充滿著親情與溫暖的,然而在看到Sans在Grillby的酒吧內被某個漂亮的怪物女性搭訕時,她就知道這與所謂的親情完全搭不上邊了,去她的親情吧,她喜歡Sans、而且絕非家人之間的親情或是朋友之間的友情,僅僅是看到這一幕她的決心就酸的像是浸在一壇醋或是番茄醬內了!


至今Frisk還記得那種決心被浸在番茄醬裡的感覺,酸得不行,幸好Sans簡單的打發了那名女性──Frisk很不好意思地想,但她的確對這樣的發展喜聞樂見。

但話又說回來,Frisk並不是不想告白──而是每次告白的時機都差的可以,話還沒說個開頭總有其他怪物過來搗蛋,當然她知道她的朋友們不是有意的,畢竟她們誰也不知道自己喜歡Sans這回事──但次數多了,也差不多快讓她失去決心了。

或許告白這種事真的不適合自己。Frisk想著,忍不住又嘆了一口氣,決定繼續收拾她的新住處──


「Knock-knock?」然後那個熟悉的聲音就這麼突兀的出現在門外。



熟悉的雙關語笑話開頭,Frisk差點嚇掉了自己剛拿起來的馬克杯。

會這麼開頭的也只有Sans一個了,而他的聲音自己也聽了不下幾百遍──只是這種想Sans、Sans就到的狀況還是讓她有些許錯愕。

「Come on kid,妳不會把我鎖在門外吧?」不知道Frisk還處在稍嫌混亂的狀況,Sans直接開口了「妳捨得我一個骨在外面忍受刺『骨』寒風嗎?」

「……現在是夏天,Sans。」Frisk忍不住吐槽了一句,卻還是起身開了門「你怎麼知道我搬來這了?」

「Well、Toriel不放心妳一個人,要我來看看妳。」Sans走進了房間,看著眼前已經比他高一顆頭的Frisk說道「妳知道Toriel總是習慣擔心妳。」

「Mom一直都是這樣,我也習慣了。」Frisk笑笑,從櫃子裡拿出了茶壺與那罐番茄醬「還沒收拾完,不過要款待一個老朋友還是可以的。」

她將那罐番茄醬扔了過去,毫不意外的被Sans接下。

「那麼,我猜Mom不是單純要你來看看我對吧?」Frisk打開了電磁爐,煮起了熱水──順手也準備好了花茶葉「有甚麼要跟我說的?」

「Ok、ok……越長大越會咄咄逼骨了呢,kid。」Sans舉起雙手,順便拔開了番茄醬外的包裝──他可沒老到會認錯這是他送給Frisk的生日禮物,只是他很意外居然還包裝完整「簡單而言,Toriel對妳的感情問題抱著相當的……擔憂?」

「──我的感情問題?」Frisk還是一張決心臉,然而心裏已經天翻地覆──Mom為什麼會突然關心起自己的感情問題?居然還叫Sans過來和她談?她是不是發現了甚麼?「Mom為甚麼不自己和我說呢?」

「她的意思、是不希望用母親的身分強迫妳。」Sans喝了一口番茄醬,漆黑的眼眶望著她「我大概能理解,畢竟大學那樣的環境,要是隨便遇到哪個帥氣小夥子把妳給騙了,Toriel怕不是自責死。」

「原來如──等等、後面那句是怎麼回事?」前面沒什麼問題、後面那句問題可大了!「什麼小夥子把我給騙了?」

「Well,我想是一個老母親的擔憂,她擔心妳這個沒談過戀愛的小女孩上了大學,不小心給什麼亂七八糟的男孩給拐騙了,弄得心傷人傷之類的吧。」他聳聳肩,白皙的指骨握著番茄醬搖了搖「我想認識妳的都會有這樣的擔憂吧,所以Toriel希望我說服妳、別在大學談戀愛。」

「……Mom這次的擔憂似乎是有些過頭了。」聽完Sans的解釋,Frisk突然覺得頭好痛「我看起來真的像是那種傻女孩嗎?」

再說心裡有人的狀況下怎麼談戀愛?不對、應該是心裡有骨。她想著。


「別擔心,我知道妳不是。」Sans倒是接了她的話,一罐滿滿的番茄醬被他喝得幾乎見底「不過Toriel的擔心自有來故,畢竟這麼久了,我們誰也沒看到妳對任何人或是怪物有別的心思,right?」

「至少有你信任我……」Frisk嘆了口氣,旋即發現剛剛Sans所說的話有那裡不太對,『誰也沒看到?』,這是不是代表Sans還不知道自己對他──


Frisk突然的站了起來,先是衝到窗邊狠狠的關上了窗戶,然後又急匆匆的跑到房門邊,確認門外沒有任何搗蛋的傢伙後關上了門,並且直接上了鎖。

──再被搗蛋一次,她絕對會失去決心的。Frisk想,然後順手關上了電磁爐的電源。


「──呃、kiddo?」現在是什麼狀況,Frisk現在是想來個密室殺骨嗎?「妳在做甚麼?」

Sans實在拿不準自己的小姑娘現在是打算做些什麼,明明還是一張決心臉,但散發出的戰鬥意志不知為何讓他覺得有些危險。

「──Sans。」Frisk像是做好了萬全的準備般,落坐在自己的床上──剛好面對著Sans,不知道是不是Sans的錯覺,那張決心臉上是不是有點……紅?「我剛剛想了一下,關於Mom的擔憂。」

「呃、那麼妳打算怎麼做?」他看著眼前的小姑娘,莫名的覺得自己的臉也開始燙了起來「和她表明妳不打算談戀愛?」

「這……我想不是最好的辦法,我想。」Frisk握緊了自己的手,天啊怎麼感覺這次告白比前幾次還要緊張,即便前幾次根本連話都來不及說「如果、我說如果,我想談戀愛的對象,不是大學裡的人,Mom應該會放心很多吧?」

「不在大學裡?」Sans覺得臉上的燙一瞬間消失了,變成了像是被雪鎮裡所有的雪與好棒冰一起澆在自己頭蓋骨上的寒冷,原來Frisk已經有喜歡的對象了嗎?

「對、他不在大學裡,而且他應該也不知道我喜歡他。」深吸了一口氣,Frisk張開了眼睛,以一種非常認真的姿態盯著眼前的骷髏不放。


「──請問骷髏Sans,你願意做我男朋友嗎?」



──現在是什麼狀況?他剛剛被告白了嗎?

Sans差點連審判眼都要被嚇出來了,明明沒有大腦,他卻覺得自己的腦袋已經被攪成了一坨糨糊,這不是作夢吧、他喜歡的小姑娘剛剛跟自己告白了?!

「……呃、Sans?你還好嗎?」Frisk看著眼前的骷髏那張瞬息萬變的臉色,真是奇怪,明明骷髏沒有面部肌肉與神經的吧?「如、如果你要拒絕我也是、可以理解的……」

「等、等等,kid……我只是、有點意外。」Sans連忙打斷了她的話,天殺的這怎麼可能拒絕──「我只是沒想到、被妳先告白而已。」

「Sans你的意思是……?!」Frisk張大了嘴,這是她想的那個意思嗎?!

「……Oh damn it!」該死的,管他之後會不會被Toriel燒成骨灰!燒就燒吧反正他還是賺了──Sans黑著眼眶,伸手拉住了Frisk的手扯進了自己懷裡。


「──Yes,我也喜歡妳,所以我可以做妳男朋友嗎?」



END.


彩蛋:


火燒了起來,同時有無數顆火球正往Sans的方向衝了過去。

Toriel一臉痛徹心扉徹底絕望的怒吼著。

「我是要你去勸Frisk別在大學談戀愛、不是叫你去和她談戀愛的啊!」


Sans、卒。




评论(34)
热度(104)

© 韶華無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