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全刪,UT不產,OP猛烈燒,請自行取關

【FGO】【C汪咕噠】WHO【下】

 

CP:庫丘林(Caster)X咕噠子(藤丸立夏)(ふじまるりつか)

 

。以遊戲《Fate/Grand Order》為基礎衍生

。為了和咕噠君作出區別,以同音不同譯名的藤丸立夏為名

。不用藤丸立花單純是因為不想和廣大的太太們撞名,來點不一樣的

。想女票C汪好久了,深夜一下子睡不著就蹦起來碼字

。然而我日服的C汪正在養老((艮

。原本其實想寫的是醫生咕噠,但在吃了一堆FGOGO的刀後我真的下不去手

。遊戲結束XD照例 @Sink.  @十二翡 





「第七個問題了。」

男人不知何時已經逼近到了她的身前,急速縮短的距離讓少女有些難以呼吸,藍色的髮絲幾乎要落到她的身上──腦內警鐘大作,叫囂著危險的訊號。

「第七個問題,那個傢伙與妳親近嗎?」他說道,嗓音低沉且危險「我指的親近是,能夠進到妳的房間,並且與妳毫無隔閡的……袒裎相見,當然、我指的是言語上?」

狡猾的傢伙。藤丸立夏想,能夠進到她的房間,並且與自己知根知底的從者,用雙手就可以數得完,而眼前的傢伙正好是那十隻手指內的其中一個──倒是問了個很關鍵的問題啊。

「是,他可以進入我的房間。」沉默良久後她回答道,身體不由自主的向後傾了一些,拉開了兩人之間的距離「至於有沒有袒裎相見,這得看那個傢伙──他也只願意讓我知道他那些無關緊要的部分,其他的……我必須得說,那是個狡猾的傢伙。」

「但妳偏偏喜歡那個狡猾的傢伙?」庫丘林(Caster)笑了一聲,並沒在意她拉開距離的動作「我該說什麼好呢,說那個傢伙真是太幸運了,還是那個傢伙太蠢了?」

「我個人傾向後者,畢竟作為從者卻連這樣的情緒都察覺不到,你說他蠢不蠢?」藤丸立夏並沒有笑,只是聳了聳肩「狡猾,卻蠢的不行,像是隻傻狗,你說呢?」

「這個嘛,等我猜對了再告訴妳評語好了……那麼繼續吧,下一個問題。」

 

「第八個問題,如果要妳形容那個傢伙,妳給他的形容詞是水嗎?」

突然來了一個這麼文藝的問題,藤丸立夏不免也愣了一下,隨即想到眼前的人好歹是個Caster,雖說無法與諸葛孔明或是安徒生相提並論,但總不會是腦袋長草胸無點墨──他是御主(Master)的引導者(Teacher),即便是自稱,也的確擁有這個資格。

「否,要我形容的話,他是火。」少女稍微思考了一會,這才給出了答案「與外表極其不同的,青色的火焰──像是鳳凰墜入了海中,染上了海的顏色,青色的火焰不同於外表的清冷,灼熱得簡直能將敵人活生生燒成灰燼。」

藤丸立夏看著他,金色的雙眼內有著不知名的情緒蕩漾,與男人暗紅色的狡黠雙眸相對著,並沒有任何閃避的意思,就是那樣看著。

「這、就是我對他的形容。」她啟唇,伸手將自己的頭髮向後撥了撥「不知你有何感想?」

庫丘林(Caster)望著她,嬌小且年幼的少女,至少對於他來說是年幼的,該是肆意綻放的年歲,卻擔著拯救世界的重擔,而此刻她心繫一人,給出了何等高級的形容──說到底他或許有些吃味吧,對於那個幸運兒,居然能夠獲得唯一的御主(Master)的心──他撇撇唇,終是開了口。

「要不是我先前剔除了那幾個傢伙,我或許會認為妳說的是Lancer的那兩個。」他說道,以一種毫不在意的態度「真是──妳連那個傢伙心裡想著什麼都不知道,就敢如此誠心愛慕 ──御主(Master)與英靈(Servent)的戀情可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的。」

「這種時候居然開始說教了嗎,庫丘林?」少女翻了個白眼,她可不是為了聽他說教才找他玩遊戲的「隨便你怎麼說,你可是剩下最後兩次機會了。」

 

「第九個問題,快點結束這個遊戲吧。」

「何必心急呢,小姑娘。」

 

庫丘林(Caster)撐著臉頰,像是在思考該問些什麼問題般,但眼神裡表露出的情緒卻又完全不是那麼回事,相對於不知為何稍顯著急的藤丸立夏,他顯得更加的游刃有餘。

「第九個問題──」他的嗓音有些慵懶,與一開始直接而銳利的音調完全相反「那個傢伙知道妳喜歡他嗎?」

「好問題。」意外的,藤丸立夏並沒有立刻回答他,而是給了一句讚賞──雖然有些微妙「在今天之前,大概是否……現在的話,是。」

「真可惜,雖然不想這麼說,不過在今天之前沒有發現的那個傢伙,果然是蠢蛋。」庫丘林(Caster)望著她,唇角的弧度令人髮指「不過他現在發現也不算遲。」

「我倒是想問問他,他應該不是到現在才發現的吧?」少女換了個坐姿,纖細的手指交叉起來「依照那個傢伙的聰明才智──雖說是自稱的,應該不至於如此遲鈍。」

「這個嘛,大概是在第四個問題的時候就有所察覺吧,那個傢伙。」男人再次湊近她,這次少女並沒有再次拉開距離,而是不卑不亢的看著他「在此之前,其實那個傢伙很想說教的,不過最後還是說了一下,畢竟是以引導者(Teacher)自居的傢伙,即便知道御主(Master)喜歡的對象是自己,還是忍不住想說教──只是他沒說出最後的一句話。」

「那麼又是什麼句子呢,願聞其詳?」藤丸立夏仰起頭,距離被拉近到只要男人低下頭,便可親密接觸「那個傢伙太狡猾了,我很想知道那最後的一句。」

「『不過,如果那名英靈(Servent)是我的話,那可就另當別論。』」庫丘林(Caster)開口,語氣像是在說天氣很好般的淡然「『如果是我的話,妳可得做好被我拖下深淵的準備……管他英靈座的規矩如何,即便是妳死去了,靈魂也將歸我所有──』」

「嘛、大概就是這樣的話。」他發出了笑聲,藤丸立夏幾乎可以看見他的喉結顫動「對於這樣的發言,妳有什麼感想嗎,小姑娘?」

「感想啊──」她眨了眨眼,然後輕輕的勾起了一個弧度,在唇角「這得看你的第十個問題是什麼了,庫丘林先生。」

 

 

「好了,這就是最後了。」

「是呢、也差不多該結束這個遊戲了。」

「所以呢,你的第十個問題,是什麼呢?」

「第十個問題──」

 

「那個幸運的、被妳所愛著的傢伙──」

「是我吧。」

 

然後遊戲在唇舌相接的畫面下劃下了句點。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不過這場遊戲,似乎也沒有必要特意劃分。

誰勝誰敗,早已不是重點。

 

畢竟在愛情的遊戲裏,沒有輸家、當然也不會有勝者。

 

 

 

END.

 

 

彩蛋:

 

「所以追根究柢,是我贏了吧?」

「你要這麼算也是可以。」

「所以我可以提出一個要求?」

「你請便?」

 

「──那就,今晚來補個魔如何?」

「剛交往就上床,你腦子怎麼長的?」

 

 

沒了XD


评论 ( 20 )
热度 ( 82 )

© 韶華無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