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全刪,UT不產,OP猛烈燒,請自行取關

【FGO】【C汪咕噠】WHO【上】

CP:庫丘林(Caster)X咕噠子(藤丸立夏)(ふじまるりつか)


。以遊戲《Fate/Grand Order》為基礎衍生

。為了和咕噠君作出區別,以同音不同譯名的藤丸立夏為名

。不用藤丸立花單純是因為不想和廣大的太太們撞名,來點不一樣的

。想女票C汪好久了,深夜一下子睡不著就蹦起來碼字

。然而我日服的C汪正在養老((艮

。原本其實想寫的是醫生咕噠,但在吃了一堆FGOGO的刀後我真的下不去手

。爭取三篇完結,順手艾特一下 @十二翡  @Sink. 



 

「──我說,來玩個遊戲如何?」

甫修復完第五特異點,正是難得的閒暇時刻,橘髮的少女卻拋出了一個有趣的提議。

她的手指輕輕沿著桌上茶杯的邊緣劃著,低垂著的金橘色眼眸看不出情緒,語氣淡然地像是在說天氣很好一般──當然是開玩笑的,人理尚未修復,迦勒底的窗外只有大雪紛飛的畫面──而坐在她對面的藍髮從者只是愣了一下,旋即扯開了一個感興趣的笑容。

「真難得啊,小姑娘居然會想玩遊戲?」庫丘林(Caster)如此說道,暗紅色的眼睛內盛滿的是名為有趣的情緒「既然小姑娘都如此難得的提出了這個邀約,我要是不答應可是非常的不解風情,對嗎?」

「很高興你有興趣,並且打算解了這個風情。」藤丸立夏抬眼看了看他,勾起了一個微笑「雖然這個遊戲你可能不會特別愉快。」

「這就要看小姑娘妳打算玩些甚麼了,放心、不有趣我也會裝得非常有趣的樣子的。」庫丘林(Caster)哈哈一笑,倒是不加遮掩地說「那麼,是什麼樣的遊戲?」

「很簡單,這是一個猜人名的遊戲。」她端起茶杯,輕輕啜了一口杯內的紅茶,才繼續說道「我最近對一個從者非常感興趣,感興趣到想睡他,而這個遊戲就是讓你猜出,這個從者是誰。」

「──可真是一個大膽的遊戲啊?」聞言,饒是見多識廣的庫丘林(Caster)也不免愣了一下,不得不說他的御主(Master)在某方面來說也是挺開放的「關於這個……小姑娘想睡的從者,可不好猜啊,妳手下至少有幾十名從者,要我從這人海裡撈出那根針,未免也太強人所難了?」

「當然沒要你隨便猜,說了是個遊戲。」藤丸立夏倒是相當平靜,像是補充般地說道「你可以針對這名從者提出十個問題,我只會回答是或否;在十個問題內你要是猜對了這名從者是誰,就算你贏,反之則是我贏,贏家可以指定敗者做一件事。」

「如何?這個獎勵非常的不錯吧?」她笑了笑,眼睛裡有著狡詐的光芒「你要挑戰嗎?」

「這個嘛──」庫丘林(Caster)像是有些苦惱地想了想,下一秒卻露出了笑容「不戰而敗,可不是我的作風。」

「那我就當作你是樂意參加了。」藤丸立夏笑出了聲,清脆的像是鈴聲般。



「那麼,開始吧。」

「第一個問題,你可以提問了。」


彼時兩人坐在MY ROOM裡,御主(Master)的房間屬於絕對領域,除了她允許的從者可以進入外,幾乎沒有任何人可以擅自闖入──是個絕佳的玩遊戲場所。

藤丸立夏交叉著雙腿,被黑色絲襪包裹住的長腿有些令人遐想,至於坐在她面前的庫丘林(Caster)是否也這麼覺得,卻也不得而知。

「第一個問題總是關鍵,妳說是嗎?」庫丘林(Caster)笑著問她,並非認真的「第一個問題,這名從者是女性嗎?」

「否。」藤丸立夏瞬間給出了答案,然後像是補充般的再度開口「雖然我的確很喜歡女孩子,但不是那種情感。」

「對性別不明的也是嗎?」對於她的補充言論,庫丘林(Caster)問道。

「你可以猜,我不會回應,這個並不是遊戲的問題。」而少女只是笑著舉起了手,比了一個禁聲的手勢「如果回答了,可就不好玩了。」

「一點破綻都不給呢。」青年有些無奈的聳聳肩,他熟知自家御主(Master)的個性,冷靜、直接並且不輕易將真實的一面暴露於人前,幸好他不屬於「人前」那部分「那麼、我可以問第二個問題了。」


「你請說。」藤丸立夏再度端起了茶杯。

「第二個問題,這名從者的職階是Lancer嗎?」

「否。」少女瞇起了雙眼,像是近視的人正試圖看清面前的人般「這個問題對你來說,非常有利呢。」

「的確,誰讓小姑娘妳是個Lancer系御主(Master)呢?」庫丘林(Caster)勾起微笑,作為藤丸立夏最初的從者──除了瑪修以外,他很清楚少女的運氣有多麼令人發笑「十連召喚出的從者全是Lancer,這也是小姑娘的天賦啊。」

「別嘲諷我,而且那些Lancer裡還有兩個你。」藤丸立夏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一定是當初在冬木市的時候被他詛咒了,甚麼「下次記得召喚Lancer的老子啊」結果第一次召喚從者時還不是召喚到Caster的他,之後好不容易攥夠聖晶石砸十抽,沒想到十抽裡五個從者全是Lancer職階,其中兩個還是他自己「還有一個Berserker的你,託你的福全部的你都抽完了,心情好嗎?」

「心情好不好嘛……這可真難回答。」庫丘林(Caster)撇撇嘴,想到另外三個自己突然有些頭疼「但是說實話,真的不是很希望再看到其他職階的自己了,我說真的。」

「真可惜,我還是滿想看看庫丘林‧Lily呢。」抓到機會就反擊回去,藤丸立夏將這句名言發揮得相當徹底「連英雄王都有小吉爾在呢,哪天要是能看到正太版庫丘林的話,我肯定會特別開心的。」

「喂、小姑娘妳也太狠了?」簡直像是被Saber捅了一刀般的狠啊。


「好了,閒談時間結束,你可以問第三個問題了。」

「第三個問題……為保安全,我就姑且問一下這名從者的職階是不是Berserker好了。」別怪他多想,當初藤丸立夏從召喚陣內召喚出庫丘林Alter的時候,連他自己都嚇呆了,如果御主(Master)真的是想睡那傢伙,自己真的可以請求Saber職階的任何一人發個寶具爆了自己。

庫丘林(Caster)有些沒把握的想著。

「看你可憐,否。」看著像是蔫了吧嘰的庫丘林(Caster),藤丸立夏要用很大的毅力才能忍住自己不要笑出聲「你就這麼煩惱我要是喜歡上狂職的你?」

「那個該死的女人弄出來的,我相信不只我,連其他兩個我都想自殺。」回應她的是非常認真的發言「某方面來說……就當成是某種黑歷史般的存在吧。」

「原來你也有那種東西?」

「我好歹曾經是個人……呸怎麼說的我好像不是人,算了,我要問下一個問題了。」


TBC.

說好的女票汪來了,太太們接好((比心

评论(22)
热度(65)

© 韶華無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