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回坑期、羅路一生推,艾斯我老公((等

【刀劍亂舞】相忘於江湖


如果她(審神者)是普通人類 之九

轉世設定,審神者與刀劍男士皆為普通人,記憶梗有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

《相忘於江湖》

她和他記憶裡的她,幾乎沒有誤差。

依舊是那樣豪爽直率,依舊是那樣極富魅力;記憶裡的及臀長髮削短到披肩的程度,但紫色的眼睛與其中的笑意仍然存在。

「這是我們公司新任的執行經理,北条。」有些年紀的部長笑瞇瞇的對著自己介紹著,然後她露出了笑容,卻一句話也沒說。
這是當然的,畢竟在這個時代這個世界,他們只是初次見面的陌生人、未來的同事罷了。
「……敝姓真柄,妳好,北条經理。」
然後他伸出了手。

她沒有那些過去的記憶,那些存在於前世的、所有記憶。
但自己卻清楚的記憶著,極度諷刺,在作為普通人類的現在,然後她出現了,在記憶中不斷糾纏深愛的她。
也許是時候放下。他曾這麼考慮過,但在看到她被喝醉的男人騷擾時,他還是沒忍住衝動,伸手拉過了她,並且一拳揮了上去。

從那件事發生後,她和他的關係意外的好了起來,但仍然在那條界線之外。

「真柄君真不愧是我的好夥伴,其他人都不肯陪我喝酒,只有你肯欸。」某次在居酒屋內,她笑眯眯的說出了這句話,對於她這樣的發言,他只是無奈的笑笑,然後告訴她自己也有個嗜酒如命的弟弟。

連他都不知道這到底算甚麼。

保留了記憶,卻碰觸不得,有時候他幾乎希望不要留有這些記憶,那樣的話也許會好上許多,他和她會認識,也僅只於此,然後各自有著不同的人生。
但想到她會和其他男人相遇成婚生子甚麼的,便心痛難忍。

簡直是酷刑。

那天終究到來。

她笑瞇瞇的告訴他,她要結婚的時候,強烈的疼痛猶如銳利的刀刃穿透了胸膛。
「因為你是我的好哥們,所以要讓你第一個知道啊。」她說著,不太好意思的伸出了手,無名指上的銀色戒指閃耀的刺目。
這到底算甚麼呢。望著她手上的戒指,腦中是一片空白。
他最後參加了她的婚禮,新郎的模樣眼熟至極。
……是曾經的一期一振,現在是即將與她成婚的新郎。
他忍不住苦笑,如此諷刺,最後卻是那個男人擁有了她……婚禮結束後,他沒有留下來參加後續的晚宴,而是直接回到了自己的住處。
隔天,他交出了自己的辭呈。

他回到了名古屋,那是他作為刀時最為熟悉的城市,很快地找到了新的工作與新的住處,同時也和一些過去的戰友們聯繫上了,那些有著記憶的戰友們。
若得了空,幾個人會一起約到居酒屋喝上一杯,聊著現世的瑣事與過去的事,帶著懷念的。
然後他們各自回家,時值入冬,夜晚的街道帶著寒氣,冰冷刺骨。

最後,還是不得不放手。
胸口處的疼痛也許會跟著一世,即使疼痛難忍,卻也只能獨自前行。

願妳幸福。

END.

半夜不發車、發刀( ・∀・)((幹

评论
热度 ( 7 )

© 韶華無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