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回坑期、羅路一生推,艾斯我老公((等

【刀劍】以花之名【一周年紀念】


CP:太郎太刀x女審神者

。以遊戲《刀劍亂舞》為基礎衍生

。封面圖感謝蒼紫太太,她畫的花嫁簡直美哭我。・゚・(ノД`)・゚・。

。順帶也想參與刀女審深夜六十分企劃(๑•̀ㅂ•́)و✧

。時間點接續【刀劍亂舞】循序漸進【一期女審】設定來自《據說,結婚系統實裝了。》企劃

。大寫的糖,請注意口腔健康(??


『妳呀,也是該好好認清自己的心情了,難得政府開放了結婚系統,主動一點或許不是壞事噢?』

和桔梗分別前的對話還清晰可聞,但此刻棠華的心情卻依舊亂七八糟。

她並不是沒有思考過的,自己對於太郎太刀的感情,從一開始、都是太郎太刀主動往自己這邊前進,而她從未表態。

自己是真的喜歡太郎太刀嗎?是類似於家人的情感還是戀人之間的情感?若不是被桔梗點了出來,或許她並不會想那麼多,依舊保持著這段難以說明的關係。

「……戀愛甚麼的,為什麼會這麼難以理解呢?」她忍不住自言自語,這份千百年來一直沒有理解的感情,如今擺在眼前,卻仍然難以理解。

她知道自己不像其他審神者,那些她所熟識、和自己的近侍戀愛著的審神者,雖然會疑惑會掙扎,但她們都是很快的意識到,自己是喜歡上了對方……但她不是。

那麼,現在的自己該怎麼做呢?

「主君,從山城國那裡送來了請帖。」

又是一日日常,自與桔梗等人的聚會後,已經過了三日有餘,時序逐漸接近夏日,本丸的氣溫也在逐日上升,審神者的辦公間雖說不小,室內也僅有她與作為近侍的太郎太刀,她卻有些感到悶熱。

「山城國……大概是蒼紫吧。」她伸手接過那封白色的請帖,裡面的內容讓她有些意外「是結婚請帖,說是在四月中旬舉行婚禮。」

真沒想到。棠華忍不住想,雖說平時不容易見著面,但是她和蒼紫算是關係非常好的朋友,理所當然也清楚知道她本丸裡的狀況……那兩位近侍對於自己的審神者所擁有的戀慕與佔有慾之類的,雖然結婚系統已經開放,但就蒼紫家裏的狀況,她原先以為還要好一段時間才會收到喜帖呢。

畢竟不管是天下最美還是天下一振,哪個當大哪個當小都是困難的決定吧。

「妳要出席嗎?」太郎太刀的聲音喚回了沉浸在思緒之中的她,棠華眨了眨眼,然後露出了笑容。

「當然去,我實在是太好奇了,好奇心可是會殺死一隻貓呢。」她笑眯了眼,說道「你會陪我去的吧?」

時間過得很快,舉行婚禮的日子已然到來。

當棠華和太郎太刀抵達蒼紫位於山城國的本丸時,裡面已經來了不少審神者,大多數都是與蒼紫熟識的審神者,她上前打了聲招呼,便和其他審神者一起前去充作新娘休息室的,蒼紫的房間。

「雖然大概知道妳會選擇白無垢當嫁衣,沒想到會這麼精緻。」棠華讚賞的看著蒼紫身上的白衣,綢緞所製成的嫁衣上有著銀線暗繡的櫻花,低調的美麗令人難以移開眼。

「畢竟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套衣裳,不精緻點怎麼對得起自己啊。」蒼紫笑著回答,隨後有些狡猾的眨了眨眼「雖然五月底還要再嫁一次就是了。」

「虧妳家的一振能等。」伸手替她整理了一下,名為真由的審神者說道「不過算起來還是三日月當大的?」

「畢竟在蒼紫心裡,三日月才是NO.1吧?」名為酉咲的審神者笑嘻嘻的接話「最近大家陸陸續續的都嫁掉了,我的禮金都包到手軟啦。」

「妳趕緊也嫁了的話,就是收禮金到手軟了不是嗎?」伸手點了點酉咲的額頭,審神者、靜妘補了一句「倒是棠華妳啊,甚麼時候才要嫁了太郎啊?」

「啊、我?」話題突然的被帶到自己身上,棠華有些愣住,隨即笑了笑說道「我還不急吧,再說今天是蒼紫結婚,就先別管我的部分啦。」

幸好眾人也沒打算繼續問下去,話題很快的再度圍繞在蒼紫的婚禮上,看著這樣的畫面,棠華暗地裡鬆了一口氣。

她要怎麼告訴她們,自己連是否真的喜歡太郎太刀這件事都分不清了,更何況是嫁給他呢?

婚禮進行的相當完美,當三日月宗近牽起蒼紫的手時,那份滿足與喜悅感染了在場的所有人,有幾個較為感性的審神者還忍不住哭了出來,而棠華作為摯友,也為兩人衷心的感到喜悅。

婚禮結束、理所當然的是喜宴的開始。

還有鬧劇的開始。

首當其衝的便是作為新郎的三日月宗近,只見真由家的鶴丸國永一把抄起了不知何時準備好的一塊奶油派,狀似悲憤的喊著「能娶到我家乾女兒是你幸運還不給大爺我跪下喊爸爸!」一邊將奶油派狠狠的砸上了三日月宗近那張俊美的臉蛋,而坐在他旁邊的新娘蒼紫則是早一步被一旁的一期一振給拉開,這才沒被波及到。

而被砸了滿臉的三日月宗近當然不可能就這樣笑笑當作沒這回事,他哈哈的笑著直接把自己的本體拔了出來,二話不說往鶴丸國永砍了過去。

一邊開始了混戰,另一邊審神者們坐在一起,邊吃邊聊邊看戲。

「乾娘妳不打算阻止乾爹嗎?」酉咲嚼著炸雞,看向了那一團混亂。

「不,我不想作死,誰知道這種時候去阻止他會發生甚麼事。」真由嘆了口氣「再說,也阻止不了。」

一邊是群刀亂舞大混戰,一邊是審神者吃飯閑嗑牙,簡直再混亂不過。

「……要是這是我的婚禮,我絕對會爆走。」望著這一團混亂,棠華忍不住吐槽了這麼一句,好巧不巧便是被坐在他身邊的審神者聽見了。

「棠華姐還沒舉辦婚禮嗎?」坐在她身旁的是名為蒼冥的審神者,是她的後輩,平時兩人的關係也很密切「我還以為棠華姐早就嫁給太郎太刀了,只是沒有告訴我們說。」

「結婚甚麼的……妳們怎麼比我還關心這個問題啊?」聞言,棠華沒好氣的說,怎麼大家都這麼關心?「我結不結婚很重要?」

「這也不是重不重要的問題啦……」蒼冥想了想,開口說道「應該說,你們兩個那麼在意彼此,卻還沒有結婚,怎麼想都奇怪啊?」

「在意嗎……」她的話語倒是讓棠華愣住了,在意甚麼的,在她們的眼裡原來那麼明顯嗎?「可是我不知道、我對他的感情和他對我的感情是不是相同的,這樣不是很有問題嗎?」

「我……甚至連這到底算不算是戀愛都搞不清楚了,我真的是喜歡他的嗎?戀愛為什麼會這麼、難以理解呢?」

「那是棠華妳想太多啦。」另一個聲音出現在她身後,只見蒼紫大大方方的坐了下來,臉上帶著有些無奈的笑,其他幾個審神者也陸陸續續的湊了過來。

「戀愛本來就是不需要理解的,有時候它像是暴風,來的令妳措手不及;有時候卻像是空氣,妳無法察覺,卻已經不能沒有它的存在。」蒼紫淡然的說,然後笑了「不用費力去理解啊,也不用去思考妳到底喜不喜歡他……」

「因為這個問題的答案、妳不是早就知道了嗎?」

原來可以不用去煩惱啊。

原來不需要去理解啊。

『喜不喜歡?』的答案,其實很明白啊。

「嘛,希望我很快可以收到妳的喜帖啊。」真由湊過來給了她一個擁抱「我會給妳包一分超大包的禮金噢!」

「我也會包一大包!」然後是酉咲衝過來狠狠的抱了一下「所以要趕快噢!」

「希望我結第二次婚前,可以先參加到妳的婚禮呢。」最後是蒼紫湊上來抱了抱她「加油噢,棠華。」

「……謝謝妳們,我會加油的。」她抱著蒼紫,然後露出了一個十分美麗的笑容。


回去的時候,其實還是有些狼狽的,不過狼狽的並不是她,而是無意間被奶油波及到的太郎太刀。

「……你聞起來超甜的。」來的時候為了方便,兩個人是同騎來的,棠華一手牽著韁繩,回過頭去看他。

「味道還是很重嗎?」太郎太刀有些苦惱,畢竟不是習慣的味道,奶油甜膩的香氣實在是讓他有些不適應。

「沒關係,我又不討厭。」棠華吐吐舌頭,說道「不過蒼紫的婚禮真的是非常棒啊,要是我的婚禮也能像這樣就好了……不過之後的鬧劇就不用了。」

「主君……是想結婚了?」

她感覺到放在自己腰間的手稍微握緊了些,但她沒有回頭,而是繼續說道。

「對啊,是有點想。」她的聲音帶了幾分愉悅「怎麼樣、你要負責娶我嗎?」

她終於回過了頭,臉上的笑容非常美麗。

FIN.


评论 ( 2 )
热度 ( 22 )

© 韶華無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