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回坑期、羅路一生推,艾斯我老公((等

【刀劍亂舞】改變之日


CP:……無、但未來可能有刀女審


。以遊戲《刀劍亂舞》作為基礎衍生

。這是個繼承暗黑本丸的非人嬸嬸的故事。

。嬸嬸設定下次再打(喂


當她踏入這個本丸時,首先映入眼中的是一片破敗的景象。
破損的拉門,走廊上浮著一層灰塵,空氣中帶著些許霉味及鐵器鏽蝕的味道;很安靜、是如同死亡般的寂靜,應當有著馬匹的馬廄,只剩下了已然死去多時的馬匹屍骸。

簡直比被溯行軍破壞的本丸還要悲慘。她想著,白皙的臉上並沒有太大的情緒波動,然後她踏上了通往屋內的台階,走了進去。

走進屋內,又是另一種悽慘的畫面。
破裂的刀劍殘片散落一地,鋪在地上的榻榻米也被割得殘破不堪,仔細檢視、竟沒有一把完好的刀劍。
她的表情終是產生了變化,眉頭深深地皺起,藍色的眼睛染上了一抹憤怒的紅,如此殘酷、明明是自己親手召喚並且並肩作戰的刀劍,下場卻如此不堪入目。

她無視於地板上的破片,繼續向前……她一間房間一間房間的審視、大多都是如最初的房間一般的慘況,而她的怒火也逐漸的上升。
最後她走到了鍛刀房的前面,然後聽見了、慘絕人寰的哭叫聲。

那孩子被牢牢的掐住了頸項,舉到了半空中,那面目猙獰的男人揚起了手就要將白髮的少年扔進鍛刀爐中,少年哭喊的聲音刺痛了她的耳膜與心,怒火一發不可收拾。
這便是你對待刀劍的態度、你對待這些與你並肩的刀劍的態度。

眼眸中的藍色徹底被紅色取代,顯得那樣的致命可怕,光潔的額頭上冒出了長長的雙角,口中的犬齒也拉長了,指尖的黑爪如同銳利的刃片,想也沒想的就往男人的手腕切了下去。
哭叫聲變成了嚎叫聲,少年落到了地上,隨即驚慌的逃了開,與少年一同落到地上的是男人的手腕,此刻濺滿了鮮血,手上的碗大傷口也血流如注。

「……編號第1539號審神者、鑑於你的行為已然違反政府條規,同時經幹員調查,你對刀劍男士行徑殘虐,因此你的判決是、斬立絕。」她冷眼看著男人抱著手倒在地上的模樣,發出了政府的宣告「執行者,第2647號審神者,也是將要接替你的審神者……雖然照理說要讓你不留痛苦,但顯然你的行徑、不值得我如此做。」


男人的慘痛嚎叫持續了很久,直到再也沒聲音之時,已經過了半個時辰。
當她踏出鍛刀房時,身上濺滿了殷紅的血液,雖然怵目驚心,但那對如鬼般的雙角與銳利的犬齒、以及手上的指甲全已恢復了原狀,眨眨眼,那雙紅眸再度回到了蔚藍的色澤。

那孩子躲在房間的門後啊。她淡淡地想著,朝少年擺了擺手。
少年有些害怕地走了過來,頸上的紅痕尚未消退,她皺皺眉,伸出手來……少年還想躲開,她卻只是淡淡地將手放了上去,一道溫暖的光從手中冒出來,再度移開手時、少年的紅痕已然消失不見。
「你是、藤四郎家的短刀,五虎退吧?」她開口,有著白色髮絲的少年怯生生的點了點頭,發現自己頸上的傷口居然不再疼痛了,讓他稍微放鬆了些。

「其他的刀劍在哪裡,能告訴我嗎?」她再度開口,雖說審神者已然抹消,威脅已經解除,但在原本的審神者死後,接任的審神者必須盡快地進行交替靈力的動作,否則那些刀劍將消散……她不想見到這個畫面。

「……各位、在……手入室……」五虎退終於開了口,但還是不太肯靠近她「請、請和我來……」


跟著五虎退走到了手入室,她才知道原來這個本丸還是有不少刀劍存在著,但狀況基本上無一完好。
「五虎退、這個人是誰?」開口的是燭台切光忠,眼神凌厲「那個人的同夥?」
「我是接替這個本丸的審神者。」沒等五虎退開口,她淡然地回答,只見所有刀劍男士們一楞,然後露出了防備的神情……但她並不是很介意「你們前任的審神者,已經死了,是我下的手。」

「政府下達了格殺令,而我便是格殺的執行者。」她繼續說了下去「從今天開始,我將接替這裡,成為這裡的審神者,還請各位多多指教。」
她深深的一鞠躬,對著所有的刀劍男士說道。

「……那個人死了啊。」意外的,第一個開口的竟是坐在角落的山姥切國廣,身上傷痕累累,眼神卻很冷靜「那麼,妳現在打算怎麼做?刀解掉我們?」
「你是誤會了甚麼嗎?」她並未發怒,而是有些疑惑地望著他「我是接替,而不是摧毀重建,你們、我全部都不會刀解,每一個都留下來。」
她伸手,幾顆光球從她的手中竄了出來,目標是所以負傷的刀劍男士……如同方才為五虎退療傷般,那些傷口很快地消失殆盡。

「我不覺得,你們一下子便能信任、接受我的存在。」她淡淡地開口,語氣平緩「因此做為信任的第一步,我將我的真名交付予你們。」
所有人都愣了,審神者不得告知刀劍男士自己的真名,這個新來的審神者一開口就說要告知他們?
「我將真名交付,檢點春風笑萬華、鋤盡芳蘭枯殺蕙,我的名字,叫做罌粟。」就像是在說天氣如何好般,言靈啟動「而我的真實身分,則是惡鬼……」
「我想、應該不會嚇到你們吧?」她抬抬眼,藍色的眼睛看了眾人一圈。

然後、不知道是誰先開始的,先是一聲輕笑,漸漸的笑聲多了起來,終是為這個寂靜如死的本丸注入一絲聲音。
「……妳付出的,我們會收下。」燭台切光忠看著她,雖說唇角勾起,但眼神卻沒有絲毫放鬆「希望妳不會重導那個人的覆轍。」
「真巧,我想也是。」她回答,終是露出了一抹淺笑。


TBC……?


我也不知道會不會有後續,真的。


评论 ( 9 )
热度 ( 32 )

© 韶華無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