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回坑期、羅路一生推,艾斯我老公((等

【刀劍亂舞】南柯夢醒

如果她(審神者)是普通人類,之七

昨天發了糖,今天就來吃點玻璃渣如何?



年華易逝,時光如梭,我在你的生命中,只有那短暫的數十年存在。

所以,我直到現在,仍後悔著當時為甚麼,沒有好好傳達給你……

 

 

那年春天,舉行了某位審神者的葬禮。

曾經如火梅般豔紅的長髮,在歲月沖刷下早已變為如雪般的銀白;曾經細緻而美麗的肌膚,也被時光刻下了無數鑿痕,前來為這位審神者送行的人並不多,除了她至親的孫女外,僅有兩名摯友前來。

「……謝謝妳們能來,鳶尾奶奶、芙蓉奶奶。」留著一頭及肩短髮的女子微微鞠了個躬,兩名長者皆是她祖母的摯友,也是僅存下來的摯友「奶奶知道妳們來送她,肯定很開心的。」

「哎呀小紫苑,別這麼說呦。」鳶尾試圖笑笑,卻有些徒勞無功,說起來、這是第幾次穿上這件黑色的喪服了呢「都認識這麼多年了,來送棠華姊是應該的。」

「是啊,那麼多年了。」芙蓉輕輕地說,語氣有些惆悵「從開始做審神者沒多久,就認識到現在了呢。」

 

望著好友的棺木,兩人沉默了下來,想起了那些遙遠的回憶。

當時的她們多麼年輕,並且無懼,作為審神者與歷史主義修正者戰鬥什麼的,現在想想就如黃粱飯熟、南柯夢醒般。

人生浮世,如夢一場。

 

「──對了,我有一事想問。」被稱作紫苑的女子像是想起什麼般,從手袋中拿出了一個木盒遞了過去「這是、在奶奶的房間裡找到的……請問妳們知道這人是誰嗎?」

鳶尾有些疑惑地打開了盒子,在看見內容物時卻忍不住笑了出來,伸手從裡面拿出了幾張畫像,順手也遞給了一旁的芙蓉,芙蓉只是一楞,然後也笑了。

「那個、請問……?」紫苑不解,為什麼會笑呢?

「啊、沒甚麼──只是沒想到她居然還留著呢,棠華姊一如既往的彆扭啊。」鳶尾拿出手帕擦了擦眼角,語氣中滿是笑意「這些,是我們畫的,怎麼會不知道呢。」

「這張是茜姊畫的、這張是桔梗姐畫的──嗚哇連我畫的都留下來啦」芙蓉一張張地看過去,發現自己的畫作還忍不住哀嚎了一聲「多少年了啊,現在一看比黑歷史還黑歷史……」

「還別說,小紫苑妳看這張。」鳶尾抽出最底層那張畫像,經過了長久的時光,繪著畫像的紙早已變得脆弱,卻又被細心的折起收著,完全能想像她是怎麼珍惜這張畫「這是我畫的……想當初為了說服她讓我們畫合像,不知道勸了多久,沒想到最後卻這麼珍惜,明明喜歡到不行啊。」

「棠華姊一直都是這樣啊,一直都是這樣的彆扭──」芙蓉笑啊笑的,突然就落了淚「依棠華姊的個性,肯定……到最後都沒有告訴他吧。」

「嗯,一定沒有告訴他的……」鳶尾笑著笑著也掉了淚,不知是喜悅還是悲傷「會不會後悔呢,棠華姊……一直沒有對他表明自己的心意,會後悔嗎……」

「──應該有吧、奶奶她。」望著兩位老人家的神情,紫苑回想起那日無意間聽見的話「雖然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但我還記得……奶奶坐在搖椅上,自言自語的畫面。」

 

──現在再說幾百次幾千次,你也聽不到了吧?

那時候、奶奶是這麼說的,語氣裡有著惆悵與感慨。

 

「……果然是這樣呢。」鳶尾擦了擦眼角,然後揚起微笑「小紫苑,把這些放到棠華姊身邊吧,一樣都別漏下了。」

「她一定想帶著這些一起走的,一定。」她將所有畫像都細細的摺好、放回了木盒中,再遞給她「放進去,要好好地放進去,然後我再講個故事給妳聽。」

 

紫苑照做了,木盒放下的瞬間,她似乎見到祖母露出了微笑的模樣。


END


後面可接《如果她(審神者)是普通人類,之一》 

 


评论
热度 ( 10 )

© 韶華無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