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回坑期、羅路一生推,艾斯我老公((等

【刀劍亂舞】鵲橋仙【七夕賀文】





CP:太郎太刀X女審神者



。以遊戲《刀劍亂舞》為基礎衍生

。比起糖,這根本是本丸和睦的七夕日常(望

。只好改天補點肉(?

。誰再說我家都是肉我就揍誰,看看這次的多麼清水多麼酸甜!








纖雲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渡。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

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宋·秦觀《鵲橋仙》




「──七夕?」

一大早的,照慣例是要宣布今日出陣陣容與當番人員,但棠華卻擺了擺手,宣布今日取消出陣……而她接下來的話更是讓眾人摸不著頭緒。

「七夕……不是早就過了嗎主君?」燭台切光忠一臉疑惑,七月七日那天也沒有特別舉辦什麼,怎麼現在突然就說要過七夕?

「……我忘記跟你們解釋了。」棠華一拍額頭,耐心的解釋起來「在我的故鄉,七夕並不是在陽曆的七月七日,而是陰曆的七月七日,你們會一頭霧水也不意外……今天正好是陰曆的七月七日,才想著讓你們休息一天,過個七夕。」

「原來是這樣,不過、習俗上有什麼不同嗎!」一期一振思考了一下,問「照主君的說法,應該是有差異的吧?」

「是有些不同,不過不要緊,照日本七夕過就好。」棠華笑了笑,說「正好日本號的歡迎會也還沒辦,就順勢一起吧,等等第二部隊跟我出門砍竹子,光忠和歌仙就麻煩你們準備餐點,短刀們就準備短箋吧……等竹子拿回來後我再去萬屋一趟。」



「雖說不用出陣,但是當番的還是要做噢,被我發現偷懶的話就準備被吊在倉庫一晚上。」她的笑容很燦爛,但眾人都知道她是個說一不二的主,幾個常翹當番的一瞬間都悚了「當番表在長谷部那,就麻煩長谷部了,第二部隊準備好就出門。」

她站起身,從容的離開了大廳。



==



沒多久,竹子很快的被送回了本丸,一同歸來的是第二部隊的笑聲;短刀們早早地就把短箋給準備好,等岩融和蜻蛉切一起將竹子立好後,以藥研藤四郎為首的短刀們便四處給眾人們分派短箋去了;而棠華則是回房換下了被竹葉與竹汁染污的和服,方才她直接抽出自己的大太刀砍下不少竹子,愣是她已經迴避,卻也還是染上了淺青色的液體。



「主君,我進來了。」敲門聲響起,太郎太刀拉開門走了進來「衣服已經先送到洗衣房了。」

「麻煩你了──話說回來,你最近終於不會用敬語了呢。」棠華從屏風後探出一顆頭,笑了出來「先前你還會不小心就冒出敬語,現在也不會脫口而出了吧?」

「是習慣了沒錯……」太郎有些無奈,要不是她強烈要求不准對她用敬語,大概還改不過來「等等去萬屋,要讓光忠閣……陪妳去嗎?」

「嗯、你陪我去吧,我們兩個人一起去就好。」換好了衣服,她從屏風後面走了出來「也不是要買什麼日用品,我們一起去就夠了──」

棠華突然湊近他,拉開了一個有些狡猾的笑容。

「還是你因為太久沒和我單獨出門,會害羞?」她眨眨眼,笑的有些壞心「你不要的話我就找次郎陪我去了噢?」

「妳覺得呢?」望著她的笑容,太郎伸手就輕易的環住了她的腰「就算次郎想跟,我也會麻煩螢丸攔住他的,更何況他正和日本號喝的正愉快,是不會想跟妳去萬屋的。」

「話都被你說死了,真是。」她踮起腳尖,伸手繞住了他的脖子,以一種惋惜的口吻說著「那就出門吧,太郎先生?」

「出門前不先放開我嗎?」他勾起一個淺笑,環住她腰間的手卻沒有放開的打算。

「這種話你沒資格說吧?」她撇撇嘴,手上微微使力,然後貼上了他的唇。



這是他們共渡的第一個七夕,以吻開始。



==



到了萬屋,只見棠華興致勃勃的買下了不少東西,特殊的包裝就連太郎也看不出裡面到底是些什麼,只知道似乎大小與形狀皆不盡相同,以往買東西總是很節制的她這次倒是毫不手軟,最後買下的數量意外的驚人,只好請萬屋的老闆送回本丸。

此刻兩個人離開了萬屋,走到了街上一間點心鋪子。

「金平糖好像還有、還是買糖飴好呢?」思索著短刀們的點心櫃裡還有沒有缺些甚麼,她最後挑了糖飴與一些糕點,拉著太郎的手就去結帳「正好出來,太郎你要不要也買點什麼?」

「我就不用了……嗯──」正想說沒什麼需要的,眼角餘光卻瞥見了一間不甚起眼的店鋪,讓他停下了話語「……是有些甚麼想買,不過我自己去便可,主君在這邊歇息就好。」

「說的真神秘呢,不過算了,我相信你是不會偷買酒給次郎的?」棠華雖說有些疑惑,卻也沒再多問「快去快回噢,我們可不能太晚回去。」



回到本丸,毫不意外的發現鶴丸國永正興致勃勃的拿著本體刀準備對那些從萬屋送來的商品痛下殺手,棠華直接踢起一塊碎石狠狠的砸中了鶴丸的腦門,下一秒鶴丸倒地、然後被正好經過的螢丸順手拖進了手入室──事後鶴丸回憶起當下的狀況,不免讚嘆一聲。

「主君踢的石頭比投石兵還可怕,真是嚇到我了。」被那塊碎石砸成中傷的鶴丸如是說。

先不管鶴丸的感言,棠華只是將手中的點心遞給了一邊正要拿柿子給兄長們的小夜左文字,告知說這是大家的點心,等等要記得放到點心櫃去後,便開始動手拆起了包裹──即便拆了包裝太郎還是不知道那些是什麼,只是默默的站到她的身邊幫忙收拾起來。

這一忙就忙到了午後,總算將那些東西收拾整齊,歌仙兼定也端著食盤走了過來。



「主君和太郎閣下都還沒用餐吧?」歌仙淡淡的說,將食盤放了下來「請務必注意用餐時間,不規律進食會對身體造成影響的。」

「一忙也就忘了……謝謝啦歌仙。」棠華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幾聲,今天的午餐似乎是蕎麥麵,忙了一整天還真是餓了。

「這是我該做的,那就不打擾了,我還得去抓笑面青江那傢伙。」歌仙扯扯嘴角,面色相當地陰沉「居然在我的書櫃裡塞了那種一點都不風雅的東西……我今天就要把他變成第三十七個!」

……好吧,我就靜靜不說話。棠華與太郎對看一眼,決定別去管……反正歌仙也是說說。



==



用餐結束,太郎將兩人的空盤送到了廚房,而棠華則是到各處查看進度,途中順便抓包了一隻正翹了內番的鶯丸,直接被抓了個現行鶯丸卻也不惱,笑瞇瞇的捧著茶杯問說要不要也來一杯,而結果就是被棠華綁進了倉庫吊著,和鶯丸一同內番的是剛來不久的三日月宗近,見聞此景他哈哈笑著,收回了剛準備溜班的腳。

走到大廳時,打刀們也快將整個場地佈置好了,加州清光一見到她便笑成了一朵花,湊上前求稱讚,然後被看不過去的大和守安定拉著圍巾扯了回去;此時五虎退像是終於找到她一樣的跑了過來,有些害羞的將手裡的短箋拿給了她。

「剩、剩下主君和太郎哥哥沒有寫了,藥研哥哥要我拿來。」五虎退有些害羞的笑笑,隨即跑了開。



寫好了短箋,日將西沉。

她稍微整理了一下儀容,走出房間,在經過院子裡的竹子時她將寫好了的短箋掛了上去,然後走進了大廳。



一切準備妥當。



「好啦,那就開始吧,七夕大會與日本號的歡迎會!」

歡聲雷動。



==



月已當中,今晚的重頭戲便開始了。

只見棠華笑了笑,伸手比了幾個手印,一瞬間有甚麼被點燃了,然後就是在夜空中綻開的火之花。

直到此刻太郎才知道那些東西竟是煙火,無數煙火竄上夜空,在空中綻放出各色形狀皆不同的美麗火花,短刀們興奮的跳著,就連穩重的幾位太刀也像是被這般歡快的氣氛感染,牽著短刀的手站在庭院裡看著飛舞的煙花,平時就鬧騰的幾個更不用說,直接就將酒啊菜啊的搬上了迴廊,熱鬧的吃喝起來。



「主君花費了不少心思呢。」一片熱鬧中,太郎走到了她的身邊「每個人看起來都很開心。」

「這樣就好,不枉費我安排這個小節目了。」棠華笑了起來,伸手牽住了他的手「平常大家都很辛苦啊,所以才想讓大家開心些……你呢,你也開心嗎?」

「這是自然。」望著她滿足的笑臉,太郎握緊了她的手,然後悄悄地拉著她走到一個不會被別人發現的角落「亂君說,七夕要送心上人一份禮物……我不是很會挑,但是這個,還是希望妳能收下。」

他伸手從懷裡拿出了一個長型的小盒,盒子裏是支做工精緻的海棠花髮簪。

「我……一直覺得,妳很適合海棠。」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搔搔臉頰,說「今日在商店街看到,就想著要送給妳了。」

「……原來說要買東西居然是要買這個?」棠華終於回過神來,她並不是沒收過禮物,比這還要精美華貴的首飾她都收過,卻沒有像這禮物一樣讓她心動「真是的……嚇到我了噢?」

「不喜歡嗎?」看著她的反應,他有些緊張的想收回禮物「那還是……」

「你收回去我才要生氣啦。」棠華直接拿過了髮簪,沒兩下挽起了頭髮,直接就將髮簪給簪了上去「我很喜歡,非常喜歡。」

她笑了出來,比夜空中無數綻放的煙花還要燦爛。





END



P.S.鶯丸最後還是在宴會開始前被放下來了。

P.S.2.棠華也買了仙女棒給大家,但是一期一振死活不肯靠近,即使拿著仙女棒的是弟弟們也一樣。

P.S.3.鶴丸在屁股後面插上了仙女棒到處跑說自己是螢火蟲,被螢丸再度揍進了手入室。


评论 ( 8 )
热度 ( 24 )

© 韶華無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