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回坑期、羅路一生推,艾斯我老公((等

【刀劍亂舞】循序漸進


CP:一期一振x女審神者

 

。以遊戲《刀劍亂舞》為基礎衍生

。第五號嬸嬸,芙蓉的故事

。一期哥切開來肯定是黑的(?

。以《据说,结婚系统实装了》企划 為設定,感謝 @丞のゴロゴロ日記 這個企劃超有趣!

 

 

話題是這麼展開的。

「──話說回來,這下子我們五個裡面單身的,就剩下妳一個了呢,芙蓉。」

「咦、這次主題變成我了!?」芙蓉的表情瞬間有些錯愕,但這沒阻礙她咬下牡丹餅的動作「嗚嗯……我又不是妳們,在本丸裡有著曖昧的對象,我啊只要有我哥就好。」

「芙蓉妳的兄控真是沒救了,就沒想過蓮哥是不是哪天也會交女朋友這件事情啊?」鳶尾忍不住嘆氣,這丫頭真是沒救了「上次回去,我記得蓮哥和破軍大人似乎有些曖昧,妳這個做妹妹的可別這麼沒眼色。」

「我哥眼光哪有那麼差,看上破軍那個騷包貨!」芙蓉差點噎到自己,灌下一口茶氣呼呼地說「我哥那麼帥、可以挑的對象那麼多、怎麼可能會是破軍那傢伙把我哥給叼走!」

「這兄控真沒救,寄望妳要趕緊交個男朋友真是別想了。」棠華端起茶杯,沒好氣的說「何況妳怎麼知道妳的本丸裡面沒對象?」

「當然沒有,我的本丸裡誰能比我哥帥?」芙蓉哈哈笑了幾聲,又拿起一串醬油糰子「要說的話,勉強就只有一期一振啦,都一樣是哥哥,勉強搆的著邊。」

「妳啊……」就連一向淡定的桔梗都忍不住嘆了氣,明眼人都看得出來,芙蓉家的一期一振根本居心不軌,也就這丫頭可以毫無察覺的呆著。

 

望著芙蓉一臉愉快、吃著茶點的模樣,四個女孩妳看我我看妳,忍不住齊齊嘆了口氣。

──一期一振,加油啊?

 

==

 

女子茶會開的熱火朝天,另一邊、芙蓉的本丸內也正開著秘密的會議。

 

「──所以啊,一期哥想到辦法攻略主人了嗎?」亂藤四郎趴在地板上,形象全無的說著──反正主人不在,這個樣子其他人也看慣了「畢竟主人比任何人都遲鈍嘛。」

「而且還是個名符其實的兄控呢。」藥研藤四郎將茶杯遞給自家兄弟,眼鏡的反光增加了幾分神秘感「整天將哥哥掛在嘴上,真的很帥嗎,那個哥哥大人?」

「說起來上次有在主人的平板裡看到照片呢,是很帥沒錯,不過我覺得一期哥更帥一點!」秋田藤四郎直接打了個滾,直接壓到了厚藤四郎身上「似乎和主人是雙胞胎吧,看起來挺像的。」

「秋田你給我下去……所以說,一期哥打算怎麼辦?」直接將身上的兄弟掀下去,厚藤四郎說「真的不行,我們都能幫一期哥想辦法的噢?」

「謝謝你們,不過這種事情不是自己攻略就不有趣了吧?」一期一振笑了笑,雖然很感謝打算傾囊相助的弟弟們,但他的確想自己來「比起這個,你們不去做準備嗎?等等主人回來不是要去京都?」

看著弟弟們一個個離開走廊,一期一振滿足的嘆口氣,然後笑了。

「時候未至呢。」這朵芙渠還不到採摘的時刻,他很有耐心的,一直都是。

 

==

 

契機來的很快,政府發布了公告,正式宣告了結婚系統的開放,並且前五十名結婚的新人將可獲得豐厚的獎賞,這當然引起了芙蓉的注意,雖說她並不是熱衷賭刀的審神者,但檢非違使也大大的消耗了她的資源,若是能搶得這前五十名的名額,這些豐厚的資源顯然可以為現在的本丸帶來幫助。

「說是這麼說,找誰結婚好啊?」望著本丸裡形形色色的刀劍男士,芙蓉撐著臉頰,忍不住喃喃自語「光忠媽媽、不,我會被俱利醬砍……找爹大概會被唸吧……我也不想拆散黑白雙子啊這是本命啊……」

正當芙蓉還抱著腦袋打著滾,一期一振端著點心出現了。

 

「主人、您這是不舒服嗎?」望著正在地板上翻滾的少女,一期一振有些疑惑「需要我讓石切丸殿來為您看看嗎?」

「沒沒沒我沒事──欸、一期哥的話大概可以?」像是想到了甚麼一樣,芙蓉快速的爬了起來,抓住了一期一振的褲子立刻開口「一期,要不要和我結婚?」

「──啊?」一期一振有些愣住,主人這是……跟他求婚?!主人什麼時候開竅了?「主人、您這是甚麼意思?」

「就是……」芙蓉快速地解釋了前因後果,絲毫沒發現對方眼裡有著點滴失望「……就是這樣了,所以一期哥你跟我結婚吧!」

「結婚嗎?不是不可以呢。」一期一振嘆了口氣,然後伸手拉起了芙蓉「主人要想清楚啊,如果是和我結婚的話?」

這有什麼好想不想清楚的,不就是假結婚而已嗎?芙蓉瞠大了眼,有些疑惑地望著一期一振。

 

很久之後,芙蓉這才後悔,當時為什麼誰不選,選了一期一振結婚──這下逃也也逃不掉,活該被吃得死到不能再死……

 

==

 

「那麼,恭喜兩位新婚。」從笑瞇瞇的承辦人員手中接下了鮮紅色的結婚證書,芙蓉都還有些呆愣,沒想到一期一振如此迅速的同意了結婚的請求,雖說最後的那句話她還是沒搞懂,不過成功結了婚也成功地領到了資源,她的心情還是相當美麗的。

直到承辦人員拋出了炸彈。

「不過、為了預防有些審神者是為了資源才來結婚的,政府會不定時前往您的本丸視察您的新婚狀況,若是被發現有欺瞞之事項,資源將會被收回,並且審神者也將會收到懲罰噢?」

──什麼這跟說好的不一樣!芙蓉內心瞬間刷了一片慘叫。

「這您大可不用擔心,我相信我和主人的婚姻生活會相當美滿的。」沒等芙蓉開口,一期一振掛著完美的微笑開口「那麼我們就先告辭了,謝謝您的叮嚀。」

 

離開了政府,芙蓉這才慌張的揪著一期一振嚷嚷出聲。

「怎麼辦一期哥要是被發現我和你就是個拉郎配怎麼辦怎麼辦──」聲音慌張得要命,連斷句都忘了,芙蓉的腦子成了一片糨糊「早知道我就不要這麼幹了嗚嗚嗚但是資源好誘人這樣就不怕大家受傷了──」

「您先冷靜點啊,主人。」一期一振伸手拿開她揪著自己披肩的手,轉而將人抱了起來「首先,主人可不能再稱呼我為一期哥了,正常夫妻不會這麼稱呼的?」

「──咦?」芙蓉終於閉嘴,有些呆愣地看著一期一振。

「木已成舟,我們現在要做的不就是讓政府覺得我們是一對美滿的夫妻嗎?」一期一振笑的溫柔,蜂蜜色的眼睛直望著她「所以主人要糾正過來噢,不能再叫我一期哥,請好好地說出我的名字噢?」

「……所以、要叫你一期嗎?」芙蓉眨了眨眼睛,有些不確定的開口「嗚哇、從我的嘴巴裡說出來好奇怪啊……」

「做得很好噢,主人。」一期一振笑了出聲,心裡意外的有點滿足「主人的名字也要告訴我呢,就算是妳的付喪神,成為夫妻了還是稱呼妳為主人,也不太好吧?」

當然,這是唬人的,就算今天他繼續稱呼她為主人,政府也不會有意見的,畢竟審神者的真名是需要好好保護的。

「說的好像也對……那就給一期呼喚我名字的權力?」很顯然沒發覺到一期一振的陷阱,芙蓉一點沒想的就開了口「我將真名交付、出淤泥且濯清漣,凌波之間且綻放──芙蓉,這是我的名字。」

「是個好名字呢,芙蓉。」一期一振勾起微笑,沒想到她的真名竟真是芙渠花「那麼,先回去吧──燭台切殿應該也準備好晚飯了。」

 

回去的路上,芙蓉依舊沒發現,一期一振自始至終都將她抱在懷裡這件事。

──但這並不代表其他人沒發現,至少鶴丸國永在他們進門的一瞬間,摔了個四腳朝天。

 

==

 

「什麼、妳就這樣把自己給嫁了!?還是嫁那個一期一振!?」

「妳們至於這麼大聲嘛!?」差點被好友們嚇壞,芙蓉摀著耳朵抱怨「反正只是假結婚,要不是那些資源太誘人了,我才不會嫁人勒。」

「我的天……」棠華幾乎要昏過去,這丫頭就為了點資源把自己給賣了?「那妳好歹解釋一下為什麼是一期一振吧?」

「正好一期在啊,我就問了問他的意見,然後就一起去登記了。」芙蓉攤攤手,說實話她還真不覺得有多嚇人,只是結個婚而已啊「那些資源多豐厚啊,領回來我好一陣子不愁吃穿欸。」

「妳也太實際了吧!?」茜真想撬開她的腦子看看裡面都裝了些什麼「我幾乎能想像蓮哥知道這件事情之後的表情……」

「這種事情不要告訴我哥啦,告訴他幹嘛?」芙蓉一臉不解,假結婚欸,告訴她哥能幹嘛啊「反正等一年後再去離婚就好,怕什麼。」

妳原來還想著離婚嘛!?四個人好氣又好笑地直瞪著她,先不提離婚,一期一振會不會趁此機會把她給吃乾抹淨還是未知數啊!

「……我不行了,我不要管這傢伙了。」鳶尾乾脆的放棄了,這顆腦袋怎麼能這麼呆!?「就讓她被吃乾淨算了,我還是挺相信一期一振的能耐的。」

「妳們說的我怎麼聽不懂……啊、我該回去了,下次再聊吧,等等要和一期練習怎麼扮演夫妻,掰掰。」看了看時間,芙蓉向眾人道別,轉身便離開了茜的本丸。

「──我去通知蓮一聲好了,天要下雨妹要嫁人,總是得給他知道。」望著芙蓉的背影,棠華下了決定「我就不信一期一振不會藉機把她給拆吃入腹……」

「放心,我也不信──蓮哥要是來了,這下肯定很精彩。」茜笑了笑,雖然很是無奈「妳們說,一期一振能通過蓮哥的鑑定嗎?」

「這要看一期一振的進度,要是在他來之前順利吃了芙蓉,大概能通過。」桔梗嘆了口氣,然後端起了茶杯。

 

「話說回來,妳們也都去登記了吧?」

「嗚哇、這種事情知道就好不要說出來啦桔梗姐!」

「政府發公告下來鶴就拖著我去了。」

「我還沒告訴太郎……」

「棠華姐妳?!」

「放心,我叫我家的藥研去妳家本丸一趟了。」

「桔梗妳!?」

「……痠痛藥布還有嗎?」

「我會帶小狐丸一起去探視棠華姐的……」

「妳們!?」

 

==

 

「歡迎回來。」看著芙蓉騎著小雲雀奔進本丸大門,一期一振笑了笑,走了上前「茶會還愉快嗎?」

「嗯、老樣子啦。」芙蓉扮出一個鬼臉,正準備跳下馬,一期一振卻伸出了雙手「不用扶我啦,我可以自己下馬的噢?」

「抱妻子下馬可是做為丈夫的義務噢?」一期一振伸手抱住她的腰,輕鬆地就將芙蓉抱了下來「這是第一課,以後我會負責抱妳下來的?」

「原來是這樣啊,謝謝你啊一期!」芙蓉完全不疑有他,拉開了一個大大的笑臉「她們知道我跟你結婚,嚇了一大跳啊。」

「我想也是呢,那幾位殿下。」一期一振將她放到地上,然後拉過了韁繩「燭台切殿今天做了水信玄餅,要不要先去吃呢?」

「水信玄餅啊!」聽到吃的,芙蓉的眼睛都亮了起來,卻又像是想到甚麼一樣的搖了搖頭「我和一期你先把小雲雀牽回馬廄,然後再一起去吃吧?」

她的笑容燦爛,一期一振有些愣,隨即也笑了出來。

「好的。」他這麼回應。

 

一切看似順遂無比,但天有不測風雲。

棠華寄出的書信很快地送到了那做為芙蓉兄長的男人手裡,細細閱讀完之後,男人忍不住揉爛了手裡的信件。

「──居然嫁人了也不通知我這個哥哥一聲,芙蓉這傢伙……」聲音咬牙切齒,蓮沒想到自家那個宛如黏巴達、小時候志願是當哥哥新娘的妹妹居然就這麼嫁了人,甚至連通知他一聲都沒有?

是該找個時間去那個叫做本丸的地方看看了,順便瞧瞧那個夠膽娶芙蓉的傢伙是個什麼樣的貨色,棠華信裡描述的那個一期一振──蓮扯開一個笑容,相當猙獰。

 

==

 

此刻的芙蓉當然想不到自家哥哥竟準備來拜訪自己,而現下的狀況顯得比較急迫。

──因為一期一振抱著自己的被褥等物準備搬來她的房間了。

 

「那、那個一期……這樣好嗎?」猶豫許久,芙蓉還是忍不住問了「搬來和我睡什麼的,真的沒關係嗎?如果不想要不要勉強啊……」

「請放心,我並不覺得勉強的。」鋪好了自己的被褥,一期一振這才轉過頭來說「再說,夫妻同房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欸……你說的也對啦……」可是為甚麼我有種怪怪的感覺?芙蓉咬著下唇,不得其解的想著。

「難不成,妳擔心我會襲擊妳嗎?」話鋒一轉,一期一振湊近她「如果是這樣的話,妳的確是該擔心噢?」
「咦、咦!?」芙蓉差點跳起來,突然湊近的俊顏讓她不知所措,距離近的能在他的雙眼中看見自己的倒影「我我我相信一期你的人格你是不會這樣做的對吧!」

「──誰知道呢?」一期一振笑了出來,拉開了兩個人的距離,然後伸手揉了揉她的頭「開玩笑的,時間也不早了,趕緊就寢吧?」

 

可以的話,當然是想襲擊的,但絕非現在。

聽著枕畔人逐漸穩定下來的呼吸聲,一期一振想著,小小的身子窩成一小團,一瞬間甚至還覺得比弟弟們還要小,實際上也差不多,明明是那樣小的身子,卻不肯服輸般的踏著厚木屐,騎在馬上的樣子卻又是那樣威風八面的,和她的戰鬥呈現兩極──芙蓉和大多數審神者不同,比起直接的太刀,她更喜歡僅有前臂長的短刀,也因此藤四郎等短刀也受到了她的愛護。

也許就是這點,讓自己不受控制的喜歡她吧,並不是以兄長疼惜么妹的心態,而是男女間的愛慕──一期一振悄悄地坐起身,這才發現少女懷裡抱著的枕頭上有著她兄長的照片。

 

真是個大阻礙啊,他嘆了口氣,要怎麼樣才能勝過她兄長在她心裡的地位,饒是曾被稱呼為天下一振的他,都忍不住煩惱了起來。

 

==

 

但一期一振沒料到的是,少女兄長的拜訪。

 

「──您是主人的兄長吧?」一期一振端著茶盤,穩穩地將茶杯送到了男人的面前「很抱歉,主人現在並不在本丸內,今天下午她與人有約了。」

「我知道她不在,我才來的。」男人也沒客氣,伸手拿起了茶杯「聽說,芙蓉那丫頭結婚了……身為兄長的我也是想見見,誰這麼大膽娶了我家的傻丫頭?」

「原來是這樣嗎?」一期一振勾起微笑,蜂蜜色的雙眸裡卻沒有太多笑意「真是不巧,您嘴裡所說的那位大膽的人物,正是在下。」

「是嗎、原來你就是那個一期一振?」蓮瞇起眼睛,看似不為所動的說「看你也不是會拐彎抹角的人……說吧,你的原因是?」

「您認為,我該抱著什麼樣的原因?」沒有直接回答蓮的問題,一期一振不慌不忙地將問題推了回去「若是與心愛之人也得抱著不軌之心相處,這可是相當悲傷的。」

「……難怪棠華的信裡寫的這麼慌張,芙蓉那丫頭根本算是被騙了婚吧。」蓮毫無掩飾的掃視著他,然後不屑的一笑「趁還來的及,你趕緊和芙蓉離緣吧。」

「抱歉,這我做不到。」一期一振也沒惱,即便蓮的語氣是那樣的不屑「再者,我並沒有欺騙,當初是主人先開口求的婚,我不過是答應下來──畢竟心儀之人對自己求婚,想必這世上沒人能夠拒絕得了。」

「最後,您並不是我的主人,您並沒有要求或是命令我的權利──即便您是主人的兄長,也是一樣。」一期一振說,語氣不卑不吭「希望您能諒解。」

一陣沉默,然後蓮端起了面前的茶杯,笑了出聲。

「──不錯嘛、你。」他有些讚賞的說著,先前的不屑等像是完全沒存在過一樣「我還擔心芙蓉攤上一個糟糕貨,畢竟那丫頭從來沒談過戀愛,連動心都沒有過,作為她的兄長,我可真怕她就隨便被拐了──雖然實際上也是被拐了。」

「看來,如果是你的話我倒可以不用擔心了。」蓮眨了眨眼,然後扮了個鬼臉──一期一振這才體認到對方的確是芙蓉的雙生兄長「啊啦、放心多了……芙蓉那丫頭就交給你了,沒問題吧?」

「當然是,沒有問題。」沒想到竟然如此順利的過了兄長這關,一期一振終是鬆了口氣「定不負您的期望。」

「哈哈哈、那就好啦!」蓮大笑出聲,旋即轉頭向外看去「正好,芙蓉丫頭好像也回來了──」

 

蓮的話還沒說完,眼前的房門便被狠狠地打開,只見芙蓉滿臉驚慌地盯著自家老哥,頭髮還有些散亂,顯然是一路狂奔回來的,還喘著大氣。

「呦、傻妹。」蓮倒是一點不慌,緩緩地喝著茶「想我了嗎?」

「哥你怎麼就這樣突然來了太過分了為甚麼不通知我一聲啊!」芙蓉大吼出聲,然後直接撞進了蓮的懷裡「早說你要來我就跟棠華姊她們說一聲了!太過分了!」

「傻妹,給妳點驚喜啦?」蓮笑著揉了揉妹妹的頭,說「棠華說妳結婚了,居然還敢不通知我,我不嚇妳一回才怪。」

「棠華姊居然打小報告!?」芙蓉瞬間慌了,慘了她完全沒想到她哥要是知道這件事該怎麼解決!「哥你聽我說──」

「不用說了,這件事我做主了,既然都嫁了就嫁了吧,妳也是給自己挑了個好丈夫啊?」蓮直接打斷了芙蓉試圖解釋的話語,笑得愉快「趕緊生個孩子回家給娘她們看,娘急著抱外孫,知道了嗎?」

「啥、啥啊!?」芙蓉完全的被驚嚇到了,什麼居然不只是哥哥連爹娘都知道了!?

「就是妳聽到的這樣……好啦、我也該回去了,把妳還給妳丈夫啦?」他悠悠哉哉的站了起來,將還巴在自己身上的妹妹一把撈起,然後扔進了一期一振的懷裡「既然都嫁人了,以後可不能老黏在我身上,換成黏妳丈夫吧?」

 

男人伴隨著笑聲而去,走的爽快,而芙蓉此刻才知道狀況有多不妙,臉色燒紅的比熟透的番茄還要豔紅──

 

==

 

「……芙蓉,妳的臉很紅噢?」看著坐在自己懷裡的少女,一期一振真想感謝她的兄長,雖然離投懷送抱還有些差距,但軟玉溫香抱滿懷還是很愉快的「因為剛剛那些話嗎?」

「……一期啊,怎麼辦……」芙蓉整個人都委屈了,哥哥也不聽她解釋,還直接跟爹娘說了自己結婚的事情……怎麼辦啊……「哥哥沒聽我解釋,還跟爹娘說了……這樣一年後離婚的事情怎麼辦啊……」

一期一振的好心情就這樣被她一句話給打散了。

「妳、想要和我離婚嗎?」雖說這場婚姻本身就是齣戲,但一期一振完全沒想到,芙蓉竟然還有著這樣的盤算「這樣的關係,妳並不喜歡?」

「啊……該怎麼說呢,我很喜歡一期你啊,但是這種關係並不好吧?」芙蓉想了想,這才開口「你看,我們並不是和棠華姊他們那樣的關係對吧?現在這個婚姻關係並沒有實質不是嗎?而且我不覺得,我可以和棠華姊她們那樣,理解戀愛這種事情噢?」

「所以當初就想好了,等到一年過去,我就會跟一期你離婚,這樣不是比較好嗎?」她自認為這樣的說法應該能說服對方,回過頭來卻發現一期一振的臉色難看極了「咦、一期你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嘛!?」

「──妳啊,連這種事情都想好了嗎?」沒有回應她的問題,一期一振忍不住伸手捏住了她的臉頰,沒好氣的說「雖然妳是我的主人,可不代表我會同意離婚這件事情噢?」

「唔噢痛──咦!?」臉頰被捏住,連說話都有些變形,但這並不妨礙芙蓉瞠大眼睛這件事情,一期一振說什麼、不肯離婚?

「當初不是說了嗎……選擇和我結婚的話,妳得想清楚?」一期一振放開了她的臉頰,然後勾起了唇角──芙蓉一瞬間感到相當不妙「還是妳以為,我是真的不會對妳出手的?」

「等等等等一期你冷靜點──」芙蓉驚呆了,現在是她理解錯誤還是一期壞掉了?!「什麼出手──你你你你在幹嘛!?」

「既然我已經不用擔心兄長的問題……要做甚麼不是很明顯了嗎?」一期一振乾脆的扔掉了先前腦子裡盤旋的甚麼溫水煮青蛙之類的計畫,果然還是直接吃了比較快「生米煮成熟飯,那句俗語是這麼說的、對吧?」

「什麼──」芙蓉還想說點什麼,但她已經混亂的無法思考了「你冷靜點我們談談──」

「我不想談了噢,芙蓉?」兔子逼急了也會咬人,尤其是跟兔子這麼像的一期一振「妳現在應該做的是、閉上眼睛……」

下一秒、一期一振直接封住了她的唇。

 

已經不想再忍耐了,不想再等下去了。

所以就這麼做吧,反正、我們有的是時間慢慢磨。

在這之前,就讓我先把妳吃乾抹淨到一點不剩吧!

 

一期一振如是想。

 

END.



其實我覺得這篇好爛尾(掩面

我真的好不會寫一期哥(掩面痛哭

评论
热度 ( 55 )

© 韶華無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