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回坑期、羅路一生推,艾斯我老公((等

【刀劍亂舞】白無垢

如果她(審神者)是普通人類,之三。

接續昨晚那張不怎麼H的H圖,碎刀有、暗墮表現有,就是玻璃渣謝謝

簡單來說就是個刀劍暗墮然後太郎直接幹掉其他人但自己也碎刀的詭異故事。

我最近為什麼都在放玻璃渣?







她什麼也看不見。

雙手雙腳都被柔軟的布料給綑綁住,雙眼也被布料覆蓋,空氣中瀰漫著鮮血與鐵鏽的味道。

然後她聽見了門被拉開的聲音,那沉穩的腳步聲她再熟悉不過,她感覺到一雙手撫摸上她的臉,皮革磨擦過的觸感有些刺痛,在這種狀況下竟是感到了一些安心。

「……這是、怎麼一回事?」她開口,並且等待著對方的回答,但有的卻是沉默「你的身上……有著血的味道,發生了什麼事?」

「……沒事的,主君。」許久,對方才開口,聲音是如同以往的溫柔「只是發生了一些……請您別問了。」

「你不說、我也就不問……在那之前,快幫我解開這些東西。」她皺了皺眉,這樣欲言又止的他並不是她所熟悉的,但她還是決定相信對方「為什麼、我會被這樣綁著?連眼睛都矇上了……誰幹的?」

對方沒有回應,只是沉默的解開了她雙手的束縛,她鬆了口氣,正想伸手將腳上的那些束縛給拆掉,卻被對方一把抓住了手,從背後拉進了懷裡。

「你幹什麼!?」她有些錯愕,但對方什麼也沒說,左手緊緊的擒住了她的手腕,她感覺到身上的和服被胡亂的扯開,那些層層疊疊的累贅被扯下,臉上的布料被手掌取代,她依舊什麼也見不到「等等……住手、太郎!」

她試圖掙脫,卻絲毫無法動彈,她能感受到頸後傳來溫熱的呼吸,但什麼也做不到。


「……主君、您穿著白無垢的樣子,相當美麗。」漫長的沉默被打破,他終於開口「請您……別看在下吧,現在……這般的模樣,在下不希望讓您見到。」

「你在說什……」話沒說完,他已經咬上了她的耳廓,濕潤的感受讓她的話語被直接打斷「等等……別……」

「主君。」他放過了她的耳朵,但聲音卻悲傷的像是隨即會哭出來一樣,讓她什麼話也說不出來「……這就是最後了。」

「太郎你--」她感受到自己的手被放開了,但卻做不出任何抵抗的動作,他親吻著她裸露出來的肩膀,猶如膜拜般的虔誠。


那是她最後一次感受到他的溫度、聲音與吻。


==


當遠征的第二、第三與第四部隊回來時,發現本丸已然全面變樣。

空氣中殘存著戰鬥的塵囂,以及鮮血與鐵鏽的氣味,迎面而來的是,數把刀劍被破壞的殘骸。


「是敵襲……不、不對。」石切丸皺著眉拾起了其中一塊碎片,瞬間又扔開了「是暗墮的痕跡……快去找主君。」

「怎麼會、大哥不是留守本丸……」次郎太刀不敢置信的看著一地的殘骸,然後拋下了手中帶回來的資材,奔進了本丸。


拜託、拜託事情不會變得那樣……次郎拉開一扇又一扇的門,最後在審神者的房間內找到了審神者。

但他幾乎認不出來這是審神者的房間。

紅色的絲綢纏滿了整個房間,審神者衣衫不整的靠坐在牆邊,雙腳被鮮紅的絲綢緊緊捆住,而她懷裡的是,一把已經碎裂的大太刀。


事情還是發生了。


「主君!」次郎一把扯過放在不遠處的被褥,將審神者整個都包了起來,那些綑綁住她的絲綢也被他直接扯斷「主君、您醒醒--」

「……次郎?你們回來了?」許久,審神者這才睜開了雙眼,映入眼簾的是次郎以及其他剛遠征回來的刀劍們擔憂的表情「太郎、呢……」

「我們剛剛回來……本丸有暗墮的痕跡。」石切丸並沒有直接回答,語氣相當沉重「至於太郎閣下……不是在主君您的懷裡嗎?」

審神者這才發現自己懷裡那柄已經碎裂的大太刀,徒留鮮紅色的刀柄還完整著。


『這就是最後了。』

直到這刻,她才理解當時他所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這般的模樣,在下不希望讓您見到。』

遮住自己的雙眼,是不想讓她發現,他已經在崩壞邊緣。


滴答、滴答。

從來不曾在刀劍們面前落淚的她,再也忍不住的放聲大哭。


沒有TBC(?



评论 ( 40 )
热度 ( 20 )

© 韶華無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