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回坑期、羅路一生推,艾斯我老公((等

【刀劍亂舞】論手入時間能做些什麼 x 下


CP:太郎太刀X女審神者


。以遊戲《刀劍亂舞》為基礎衍生

。R18注意

。一切都是因為某個P網的腦洞與我親友的推波助瀾

。據說大太刀的輕傷手入是10個小時半(嚴肅臉

。對不起有點爛尾,不過後面有彩蛋!!


請按我去吃肉!





彩蛋時間:藤四郎家的賭局


「我回來了──」從廚房走回來,亂藤四郎腳步輕快的踏進了短刀房間內「有想亂醬嗎?」

「終於回來了,情況怎麼樣?」藥研藤四郎推了推眼鏡,笑的意味深長。

「簡單來說──」亂藤四郎賣了個關子,蹦蹦跳跳的坐到了秋田藤四郎身邊「前田、平野、厚哥還有鯰尾哥,把你們的特上刀裝交出來吧──」

「什麼啊居然輸了嘛!」鯰尾藤四郎一拍額頭,有些絕望的喊著「不是吧、主君真的和太郎哥在手入房那啥嘛!?」

「我可是親耳聽見的噢,鯰尾哥你想去確認的話我是不會阻攔你的。」亂藤四郎笑瞇瞇的收繳了雙胞胎的刀裝,正等著拿厚藤四郎的那枚輕步兵特上「不過剛剛太郎哥哥強烈表示不要讓任何人去打擾,鯰尾哥有自信不被發現的話就去吧?」

「才不要啊!」鯰尾藤四郎立刻舉起雙手投降,他還想享受刀生「不過他們也真夠大膽的,就不怕被發現嗎?」

「我猜他們大概還以為沒人發現吧,他們的關係。」秋田藤四郎扯開了一個可愛的笑容,但說出口的話卻老成的可以「而且要體諒主君嘛,之前太郎哥那樣子,肯定都沒和太郎哥那啥的,餓壞了也會不擇地點手段的。」

「我倒覺得餓壞的是太郎旦那噢?」藥研藤四郎一手拿著厚藤四郎的刀裝拋著玩,顯然一點都不怕摔碎「畢竟前幾天主君傷成那樣,肯定是沒到主君房間睡的,更不用說吃飽甚麼的。」

「也對……話說本丸裡面有誰已經發現他們的關係了?」前田藤四郎哀傷地看著自己被收繳的刀裝,決定轉移心情「目前看來我覺得只有光忠哥知道噢?」

「光忠哥哥上次就被嚇呆在主君房間前了啦。」亂藤四郎拿過放在一邊的點心咬了一口,說「上一次不是主君好幾天沒出房間嗎?光忠哥哥那時候就知道了噢。」

「目前本丸內除了我們,大概也就只有光忠哥一個人知道吧?」厚藤四郎沒好氣地搶過一片仙貝說,刀裝就這樣賭輸真慘「石切丸肯定沒發現,螢丸大概有、次郎哥知道太郎哥跟主君的關係但不知道發展到哪步,其他人……應該答案都是不知道。」

「嗯、有道理。」秋田藤四郎表示同意,旋即像是想到什麼一樣的開口「亂、你有沒有跟一期哥說不要去手入房那邊啊?」

「剛剛講了噢,一期哥還很疑惑呢,扯了太郎哥哥說的那串給他聽他就安心了。」亂藤四郎笑瞇瞇地吃掉最後一口點心,說「畢竟、不可以帶壞純潔的一期哥嘛。」

「我同意!」眾人異口同聲,聲音相當愉快。


後院內,正在進行馬內番的一期一振沒來由地打了個噴嚏。


END

评论 ( 8 )
热度 ( 43 )

© 韶華無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