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回坑期、羅路一生推,艾斯我老公((等

【刀劍亂舞】論手入時間能做些什麼 x 上

 

CP:太郎太刀X女審神者

 

。以遊戲《刀劍亂舞》為基礎衍生

。R18注意

。一切都是因為某個P網的腦洞與我親友的推波助瀾

。據說大太刀的輕傷手入是10個小時半(嚴肅臉

。我光是前面就寫了2K字.......我瘋了嗎(抹臉


 

 

「要十個小時半……」有些無奈地望著房門上的時間,棠華嘆了口氣,走進了手入房「明明只是輕傷,但手入時間比重傷的那幾個還要久啊?」

「也許、因為是大太刀吧。」太郎勾起有些無奈的笑,雖然這次只是一點輕傷,但棠華重視刀劍的心情讓她只要見到刀劍受傷,都是直接送進手入室「主君先回房休息吧,這點傷不需掛懷。」

「你從剛剛就在勸我回房休息欸,是不想讓我待在這嗎?」忍不住伸手輕敲了對方的額頭一記,她轉過身去準備離開「好啦好啦,我這就回房間,等等讓次郎幫你把晚餐帶過來……咦?」

她有些錯愕的拉了拉門,門卻是紋風不動。

「等等……」棠華不信邪的用上了力,只聽見門發出了一聲吱嘎的哀嚎,依舊還是沒有動彈「為甚麼門會打不開!?」

以往就算是手入房內有人,這扇門也從未有打不開的狀況,這次卻被硬生生的反鎖在手入房內──她不敢置信地眨了眨眼,回頭望向了也同樣錯愕的太郎。

「──搞甚麼!!!!!!!????」她的怒吼隨即穿透了手入房,響徹了整個本丸。

 

 

十分鐘後,一票沒受傷留守在本丸內的刀劍們,都聚到了手入房前。

「不行啊主君,從外面也一點都打不開啊。」望著絲毫不動的門,燭台切光忠皺起了眉「但又不能強行破壞……這下就有點難辦了啊?」

「可惡,總不能我們兩個要一直關在裡面啊!」棠華眼神都死了大半,惡狠狠地捶了記門「現在怎麼辦?!」

「也許手入時間結束,門就自然打開了吧?」望著房門上面的數字,石切丸思考了下、說道「主君先等太郎閣下的手入時間結束,若是時間結束門還沒有開啟--我等再去找狐之助請求協助。」

「也只能這樣了。」太郎思考了一下,也覺得這是個相對好的辦法「麻煩各位了,請各位先去做該做的事情吧。」

「可是──」棠華還想說些什麼,太郎卻打斷了她的話「主君請別煩惱,只是被關在手入房內,一晃眼時間也就過去了,先讓各位去忙吧。」

「……你說的也對,其他人該幹啥去幹啥,知道了嗎?」想了想,她這才下了決定,門外的人聲逐漸散去,腳步聲凌亂的消逝,她望著紋風不動的門嘆了口氣,走到了太郎旁邊坐下。

 

 

剩餘時間,十個小時半。

 

 

==

 

「──早知道我就該帶手傳之札進來的。」坐在太郎旁邊,棠華突然冒出了這句話「這樣我們兩個都不用關在這裡了,還有十個半小時,是能做甚麼啊。」

「主君是覺得無聊了嗎?」望著她有些煩悶的表情,太郎有些無奈的笑笑「但現在也不知道該怎麼出去,也只能委屈主君和在下待在一起了。」

「也不是委屈啦……畢竟很久都沒這樣單獨和太郎你待在一起了吧?」她瞪了他一眼,上次手入出了那麼大的狀況,兩人的確是很久沒有單獨相處,這次也是因為怕上次的情形再度發生,她才堅持要進手入房的「所以才不是委屈,再說、前陣子我養傷期間,你……也沒到我房間來了……」

不想承認啊,可是失去了習慣的溫度,她總是輾轉難眠。

「……主君這是、感到寂寞了嗎?」看著棠華撇過頭去的反應,但耳尖通紅的模樣卻一點沒漏的映入了他的眼中「因為沒有在下的陪伴,所以寂寞了嗎?」

「嗚哇啊啊啊既然知道就不要說出來啊!」她想也沒想的伸手就摀住了他的嘴,臉色通紅的像顆蘋果「這種話不要隨便說出來啊!」

太郎也沒惱,只是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然後在她的掌心中留下了一個吻──她臉上的豔紅瞬間又濃了些,試圖將手抽回去,卻掙脫不開他的手心,而對方的動作並沒有停下,細碎的吻落在她的手上,從掌心、到指尖……太郎甚至張嘴含住了她的手指,吮吻起來。

一瞬間整個手入房都寂靜下來,有的只有細碎的、親吻的細小聲音,與她不知所措的呼吸聲──直到太郎放過了她的指尖,手上一扯,將她扯進自己懷裡,下一個目標、變成了她的唇。

 

一開始只是單純的唇瓣相印,但顯然太郎不僅滿足於此,舌尖強硬卻又不失溫柔地舔過她的唇瓣,誘使她張開口,在她啟唇的瞬間竄入了她的口中,舔過整齊的齒列,隨即勾上了她的軟舌,引導她的節奏──直到她再也喘不過氣,這才離開了她的唇瓣,望著她因為缺氧及害臊而通紅的臉頰,揚起了淡淡的笑。

「您、應該有心理準備了吧……」低沉的嗓音,平時聽起來令人安心,在這種時刻卻顯得危險至極「說出了那麼令人憐惜的話,棠華啊……」

「甚麼鬼啦……」好不容易喘過氣來,眼角泛出了生理性的淚水,腦袋成了一片糨糊,幾乎能夠預期接下來的發展,身體不自覺得顫抖起來「你、你不要鬧,這裡是手入房……會有人……」

「只要您忍得住聲音,就不會有人發現的。」伸手將她抱上自己的大腿,熟練的分開了她的雙腿讓她跨坐,順勢也撩開了她的和服下擺「如果忍不住,您可以咬在下──在下並不介意。」

他的手探了進去,熟門熟路的撫上她的私密之處──引起了她的驚喘。

 

剩餘時間,十個小時。

 

TBC.


──────────

對我明明知道我還有稿子要寫但我還是寫了!!!!!快稱讚我!!!!!(不

剩下的......分個兩天放吧,肉嘛,我需要醞釀情緒(喂


评论 ( 21 )
热度 ( 56 )

© 韶華無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