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回坑期、羅路一生推,艾斯我老公((等

【刀劍亂舞】我的近侍刀突然變成霸道總裁風了 x 04【OOC逗比向】




CP:太郎太刀X女審神者


。以遊戲《刀劍亂舞》為基礎衍生 

。OOC有,私設有,太郎為實用戰刀時期均為個人私設 

真的很OOC、設定上也很ry,不喜慎入,本人不負責各位的醫藥費 

。簡單來說就是不小心看了個捏他後就連環爆腦袋了(? 

。捏他來源:http://weibo.com/dasodaso

。因為明天要去場次搜刮太郎所以今天必須早睡,於是就只更一點點了(艮







隔天棠華是被嚇醒的。

她瞠目結舌的看著自己上方出現的臉,連叫都叫不出來。


「看來是醒了。」罪魁禍首只是淡淡地拋出這句話,然後移開了臉「該起床了,難不成妳還想繼續賴著?」

「──你你你為甚麼會在這裡!?」顯然被嚇得不清,棠華幾乎是跳起來的,指著太郎的鼻尖問著,聲音都顫抖了。

「我是妳的近侍、過來叫妳起床幫妳更衣是正常的吧?」太郎也沒做甚麼反應,只是看著她──還有因為動作過大而鬆開的衣領,嗯、風景不錯「既然醒了,那接下來只剩替妳更衣吧?」

「不不不勞你費心!我自己來!」棠華幾乎是瞬間把他推出房間的,然後重重的關上了門,臉色通紅的像是煮熟的蝦子「你在外面等著就好!」


聽著房間內衣衫摩擦的細小聲音,太郎背對著門,唇角勾起了微笑。

果然昨天的判斷沒有錯──她臉紅起來果然很可愛。他想著。


等她出來後兩個人一起走到了餐廳,拉開餐廳門的時候再度嚇到了一票正在吃早餐的刀劍們。

「──現在是怎樣,太郎恢復了嗎?」獅子王手裡的筷子都掉了,轉頭悄悄地問著一旁也摔了碗的次郎「會不會是因為昨天跟主君打了一場把腦袋打回來了?」

「再說你就要被打壞腦袋了。」沒等次郎回話,大和守安定便狀似淡然的回應了他,但筷子夾著的醃菜卻抖著「要說的話我覺得……比較像是記仇。」

「別這麼說啦、雖然人家也不知道大哥現在哪根筋又抽了──」次郎無奈地再度捧起碗,奇怪、難不成自己昨天晚上和大哥的溝通失敗了嗎?可是主君看起來也不像不高興……啊啊、叛逆期的孩子好麻煩啊。

「靜觀其變吧?」加州清光恨恨地咬下一口秋刀魚,他還以為昨天太郎跟主君鬧得那麼兇,今天肯定會更換近侍的「可惡,要不是他練度滿級我一定找他單挑……」

「就算你練度滿級也打不過人家一打三的大太刀好嗎?」大和守安定直接送了一個白眼給自家老友。


「──那麼,是今日的工作更改。」飯後,棠華照慣例的開始分配工作「今天第一部隊不須出陣,改成前往演練場──其他的都跟昨天一樣吧。」

「這樣好嗎、主君?」說話的是燭台切光忠,表情有些嚴肅「昨天太郎閣下的狀況,本丸內所有人都知道了──我認為不該再讓太郎閣下繼續待在第一部隊。」

「我同意光忠的說法。」下一個說話的是鶴丸國永,一慣的笑容被少見的嚴肅取代「不是瞧不起太郎,但是昨天鬧出那樣的事,先不提和主君打架這回事……昨天我可是也在場的,面對檢非違使卻未聽從命令,主君應該知道危險性。」

「而且、太郎閣下將主君您弄傷了不是嗎?」開口的是一期一振,顯然也是相當不贊同「我等沒有要怪罪太郎閣下的意思,但就目前整體狀況看來,即使是我也不認為現在的太郎閣下適合擔任近侍、以及待在第一部隊。」

「──雖然不想這樣說,但人家也覺得不好。」最後發言的居然是次郎,漂亮的臉上也有著不贊同的神情「請主君讓人家暫代大哥的位置吧,直到大哥恢復。」

被群起攻之了呢。棠華看著現下的狀況,嘆了一口氣。

「你看到現在的狀況了,有甚麼話想說嗎、太郎太刀。」她轉過頭問著身後的近侍,意外的,太郎居然沒像昨天那樣強烈反彈,而是閉上眼睛,一句話也沒說。

──靠、吃錯藥了!?棠華簡直不敢置信,昨天鬧得多兇、今天卻什麼也沒說?!

「既、既然你沒意見,那就順大家的意思吧。」她轉回頭,發下了命令「第一部隊,太郎太刀暫離、交由次郎太刀暫代;近侍一職則改為燭台切光忠,以上,諸君還有疑慮嗎?」

顯然這樣的安排終是讓所有人都滿意了,並沒有再傳出甚麼反對的發言。

「沒有疑慮的話,就這樣吧……第一部隊一刻鐘後集合前往演練場。」她再度嘆了口氣,起身離開了餐廳。


──但太郎太刀居然也跟了出去。



TBC.

评论
热度 ( 28 )

© 韶華無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