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回坑期、羅路一生推,艾斯我老公((等

【刀劍亂舞】花魁道中 x 下【現代AU設定】



CP:太郎太刀X女審神者


。以遊戲《刀劍亂舞》為基礎衍生

。現代AU架空設定,嬸嬸這次是正常人(?

。花街設定,詳細背景請參考《艷絕花絳樓》系列

。OOC有、言情味超重

。FUCK我終於寫完了




「妳難得來我這裡喝茶,卻一直走神呢。」紫髮的女子臉上掛著溫和的微笑,拿起茶壺幫棠華又倒滿了茶「說吧,什麼事情讓妳煩惱到要來找我了?」

「──我好像喜歡上客人了。」棠華悶悶地將茶杯湊到嘴邊,說著「明明知道是不可以的……」

「啊啦,的確是很嚴重的煩惱呢……」女子微微皺起了眉「但我又有點慶幸棠華妳還記得怎麼去喜歡人。」

「這是甚麼意思、桔梗?」棠華不解,同樣身為花樓裡的色子,應該都清楚不能對客人付出真心──為甚麼會這麼說呢?

「妳沒有在這個地方消磨掉戀愛的情感,不是很好嗎?」桔梗淡淡的說,輕啜了一口茶「我們每天所見,不是謊言就是慾望,日子久了,原本能愛人的心都會被消磨殆盡──而妳還能以真心喜歡上一個人,當然很好。」

「謊言與慾望嗎……妳說的也沒錯啊。」棠華放下茶杯,抬頭望向窗外「依賴謊言與慾望維生的我們,還能有資格去喜歡一個人嗎?」

「這個嘛,誰知道呢。」桔梗笑了笑,眼底卻沒有笑意「那麼,妳打算怎麼做呢?」

「……怎麼做、大概也只剩那樣了。」她閉上眼睛說著「這份感情,還是早些扼殺掉的好,不是嗎?」


在這個華麗的牢籠之中,愛情是不需要存在的東西。

既然萌芽,那就將其扼殺吧。


一個月後,太郎傷癒出院,首先得知的便是,棠華應允了某個小開的贖身,三天後就要離開花樓了。


==


這樣才是最好的。

她面對著梳妝鏡,眼神如一灘死水,拿著畫筆的手有些顫抖。


與其訴說衷情,不如相忘江湖。

只要自己離開了,自己肯定可以忘記的,那些在不知不覺中便生於心中的苗,她一點也不需要,一點都不需要。


再三天,只要這三天內自己不要見到太郎,絕對就可以忘記的。

棠華定了定神,染上胭脂的筆抹上了唇瓣,帶出一片嫣紅。


但他還是來了。

那也許是她第一次見到太郎生氣吧,平常就沒什麼表情的臉宛如被冰霜覆蓋,金色的眼睛也承載著怒氣,握住她手腕的手,力道大的幾乎像是要將棠華的手腕折碎。

「──為甚麼?」聽慣了的嗓音不再帶著慣有的溫柔,她似乎不認識了「與其被那種人贖身,也不肯接受我嗎?」

「……誰規定我只能接受你?」她的嗓音有些顫抖,卻又勉強鼓起勇氣說「我高興了、我想答應,憑什麼我一定要答應你的贖身?」

「夠了吧,夢也該醒了,這種地方沒有所謂的愛情,我給了你兩個月的夢,還不知足嗎?」棠華試圖甩開他的掌握,卻反被握得更緊「快放開你的手!」

「妳以為那種破綻百出的說詞,能夠說服我?」太郎將她扯了過來,兩人的距離一瞬間被縮短許多「妳只是想逃避,妳以為我會看不出來?」

「我要逃避什麼?能離開花樓的選項有很多,我不過是挑了我最順眼的!」她並沒有看他,而是別過了臉「後天我就離開了,你應該回到你原本的生活,你現在在這裡逼問我一點用也沒有!」

「──妳真的以為就算妳離開,我就沒有辦法找到妳?」聲音是顫抖的,滿懷著憤怒與失望的「妳逃不開,這輩子都不可能,妳就算贖身出樓,我也一定會找到妳……妳這輩子,永遠也逃不開我身邊。」

「……為甚麼、你不能放過我?」棠華依舊沒看著他,但聲音卻像是快要哭出來一樣「不要逼我、放過我……不要讓我面對我自己的軟弱,夠了,想要夢醒的是我,這樣也不行嗎?」


滴答、滴答。

水珠跌碎在地上,被榻榻米憐惜的收起,只留下存在過的暗痕。


「──不可能、放過。」太郎伸手抬起她的臉,小臉上淚痕滿佈「不這樣的話,妳就要逃開了……我知道的,妳來看我的那天,不就是因為終於察覺到了,自己一直在說謊的那顆心嗎?」

「別逃避了,交給我就好──贖身也好、妳的心也好,全部,交給我。」

手被放開,她被緊緊的抱進懷中,然後,小聲的嗚咽起來。


==


贖身的事情很快的被解決,那個小開不知為何突然撤銷了為棠華贖身的請求,但出樓的事情還是有條不紊的進行著,另一人代替了小開付清了金額,贖身的權力也因此被轉移。


「恭喜妳、棠華。」桔梗坐在棠華的房間內,依舊是那張溫柔的笑容「終成眷屬的感覺,怎麼樣?」

「謝謝妳了,桔梗。」棠華抬起頭,久違的將長髮盤起,臉上的妝容很精緻「我走了,妳就是這裡的花魁──妳那位老爺子沒打算贖妳嗎?」

「他正在努力說服我,而我……還想再看看他苦惱的表情呢。」桔梗掩住嘴笑了起來,藍色的眼睛裡有著戲謔的笑意「看他那樣子,實在是可愛的讓我想笑呢。」

「妳還是沒變,跟以前一樣腹黑的緊……」棠華有些無奈的看著她,這個好友的個性真是沒救了「那位老爺子還真難懂,果然是各有所好嗎?」

「這個嘛、誰知道呢?」桔梗笑得相當愉快「好了,前花魁,妳該下樓了。」

「已經這個時間了嗎?」棠華站了起來,衣襬上的海棠花栩栩如生「那麼、有緣再見了,桔梗。」


她對著桔梗深深的一鞠躬,然後綻開了美麗的笑容。


冬末,晴朗。


步出花樓的那刻,棠華有些不適應的瞇了瞇眼,下一秒、紅色的紙傘在她的頭上被打開,一片陰影下,來迎接她的是有著金色眼眸的男人。

「來吧。」他伸出手。

「啊。」而她笑著,將手放上。


那天,蘭凜院的花魁,出樓了。


END


────────────────────

諸君,我寫完了(跪地

明天要去OSF6,回家來寫百粉點文啦!

如果可以多多留言我會很開心的!大家的留言是我的動力(掩面

评论 ( 20 )
热度 ( 36 )

© 韶華無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