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全刪,UT不產,OP猛烈燒,請自行取關

韶華無光

ONE PIECE || 貓與賣藥郎

我愛你啊帆帆!!!!!!!((高聲尖叫

要是披薩對你幹什麼了來找我,我先捶他(O


這篇文好棒好甜我心臟快承受不住了嗚嗚嗚。・゚・(つд`゚)・゚・

賣藥郎羅帥死了、小貓路飛超可愛、以及我家的小姐和艾斯也太甜了吧。・゚・(つд`゚)・゚・分分鐘要升天了我,今年的生日太幸福了嗚嗚嗚嗚……


萬年冷門的帆:

給@韶華無光的生日賀文。再次祝芳晚生日快樂!!(給你一個大大的友情擁抱!

要注意的事情如下:

 作者的中文水平是渣。

 本文有一堆的OOC以及硬掰的東西。

※ 《化貓》趴樓+ AU

※ CP是羅路和芳晚家的原創女主 x 艾斯。

※ 有雷的請自行避雷。



那一個男人十分地吸引人的眼球。

賽莉亞記得那天旅館很忙,客房爆滿,餐廳的單子接二連三,所有人都沒有一刻可以停下來休息的時間。而在這百忙之中,賽莉亞發現數名的女服務生一起聚在走廊上的一面牆後,鬼鬼崇崇的不知道在偷窺什麼。

她皺起了眉頭,心裡相信在她的旅館裡受聘的都是認真工作的好員工,因為她熟悉他們每一個人,也跟他們共同經營這間旅館很多年,所以當她走過去想要關心一下狀況的時候,她不是懷著要責備她們的心情,而是想要確認她們都沒有遇上什麼困難。

「你們沒事吧?發生了什麼事嗎?」賽莉亞站在女服務生們的身後詢問,嚇了她們一跳。

其中一名女服務生差不多整個人跳起來,臉紅耳赤地說:「小姐!?對不起!我們馬上回去工作!」

「但是,小姐,那位站在店門口的賣藥先生好帥喔!我們不能想辦法挪空一個房間給他嗎?」另外一名女服務生央求。而其他的女生也在點頭。

賽莉亞好奇了。過門是客,雖然正式的客房是真的沒有了,但是如果那個人不介意的話,他們可以把天井的雜物房打掃一下,騰空出來。

於是她繞過女服務生們走出去,然後初次地見到了那個男人。

 

那的確是一名長相帥氣而且眼神凌厲的賣藥郎。他身材高佻,戴著毛茸茸的帽子,手中一把大太刀荷在一邊的肩膀上,背上是一個應該盛載滿藥品的大箱子,懷中藏了一隻貓──等等,貓?

「喵──。」一隻頭戴草帽、身穿著一件小紅衣的黑色小貓從賣藥郎的衣服裡探出頭來,筆直地看著賽莉亞。

「抱歉,客人,我們的旅館是禁止攜帶動物……」負責接待的一臉為難。他似乎已經嘗試過把賣藥的男人勸走,但是對方完全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拉比,沒關係。」賽莉亞走到兩人的面前。「客人,真的很對不起,我們今天已經客滿。但是,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們有一間雜物房可以給你使用。你的小貓也可以留下來,但是我們希望你能承諾不會讓牠在這幢旅館裡到處亂跑。」

賣藥郎聽了,臉上浮現一抹冷笑,說:「貓要到哪兒去是他的自由,這我可沒辦法答應你。」

賽莉亞稍微的皺眉,但是毫不慌張。「我失禮了,客人。你說得沒錯。我也曾經飼養過貓,因此牠們的習性我也是很清楚。牠們的確是光看外表十分的可愛,但是骨子裡既任性又我行我素。小小的雜物房的確是沒辦法讓小貓安安分分。這樣如何?我把我的房間讓給你,那裡會舒適多。」她說完,臉帶微笑地靜待男人的反應。

賣藥郎臉上那抹讓人感到被輕視的冷笑仍在,但是他的眼神似乎沒有之前的冰冷。「老闆娘,這可不是普通的貓。」他說,伸手去輕搔了搔貓的下巴。「他愛玩,但是也特別的愛吃。如果他的肚子餓了,你們的廚房會很危險。」

「那請你放心,本店最擅長的就是鮮魚料理。」

 

賽莉亞的房間事實上要比一般的客房還要小一點,但是絕對要比雜物房好多,而且因為稍微遠離熱鬧的客房用館,所以比較清靜。他們把房間所有能夠暫時收拾起來的私人物品都收拾起來,沒有辦法收拾的就用織布蓋住,然後焚香。當一切準備好,賽莉亞便親自把賣藥郎帶到房間去。

「我們待會兒便把飯菜送過來。如果你有什麼需要的話,請儘管吩咐。」她說完便向賣藥郎鞠躬離開。

 

當賽莉亞到達廚房,剛才的那些女服務生便不知道從哪裡跑出來,一窩蜂的湧到賽荊亞的身邊,圍繞著她,七嘴八舌。

「小姐!你太狡猾了!」

「小姐!你不用委屈自己,我們的房間也可以讓出去!」

「你們幾個大姑娘把房間給人了,睡哪兒?」頭髮斑白的廚子一邊切蘿蔔,一邊聽著,忍不住吐槽。

女孩子們當場紅了臉、舉手掩著嘴巴竊笑不停。

「小姐,你看她們都瘋了,活像沒有見過男人似的。」廚子搖頭嘆息。

賽莉亞微笑,說:「那個男人的確長得很好看。」

廚子險些掉了手裡的菜刀。

「老天開眼……!小姐,喜歡就上!」

賽莉亞覺得她家的主廚才是瘋了。「我對他沒興趣。」她坦白說。「我比較喜歡他的貓。」

「小姐,我們從前已經談過了,貓不能當丈夫。」

「沒關係,小姐!貓歸你,男人歸我們!」女孩子們情緒高昂,嘻嘻哈哈的,只差沒有尖叫。

「你們作夢吧!還不快點把做好的菜拿出去?在等著的客人要發怒了!」廚子斥責說,把她們都趕出去。「可是,小姐,你當心點。拉比不久前跑進來跟我說,那個賣藥的先生帶著刀?」他停下來瞄了賽莉亞一眼,看到她點頭。「為什麼賣藥的會帶著刀?這一點很可疑。」

賽莉亞面對自家廚子的懷疑,認真地想了一下。她也感到奇怪,如果只是為了在外行走賣藥時防身的話,那刀也太長、太大──即使是武士也不會使用那樣的武器。

「剛好,你要不要去試探一下,問問他有沒有可以讓女人快點找到一個好夫婿的靈藥?」

「……沒有那樣的藥。還有,魚要燒焦了。」賽莉亞指向廚子身後的炭火爐。廚子慌忙去把躺在上面的鮮魚拯救下來,直呼好險。

「你吩咐的特大份燒魚做好了,小姐。」廚子完成主菜和所有小菜的裝盤,把整份的飯菜交給賽莉亞。

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這對於他們的新客人來說可能仍然不足夠。縱使她已經叫廚子把所有的飯菜都增量。「你多燒兩條魚,我待會兒回來拿。」賽莉亞說完便雙手拿著托盤離開廚房。

 

他們做了多年旅館,老實說,奇人異事真沒少見。那名賣藥郎雖然的確有一些疑點,但是他們不會去挖掘。知一事就多一事,除非那個人的事要影響到他們做生意,否則賽莉亞對於她的客人奇怪的地方是睜一眼閉一眼。

「特拉男,我肚子餓。」

從房間裡傳出來的聲音使原來要在門外作聲的賽莉亞馬上把聲音吞回去肚子裡。奇怪,那聽來不像是那個賣藥的男人的聲音。

「飯快來了。」這才是賽莉亞認得的屬於賣藥郎的男聲。那麼,應該只有一個人的房間裡為什麼會有兩個不同的聲音?

「那個女人會給我們魚吃嗎?我從剛才開始就一直聞到很香的味道!」

「我不知道,但是她剛才的確是說,這家旅館十分擅長鮮魚的料理。」

賽莉亞注意到房間的門沒有完全的關上,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安靜地把手上的飯菜放下,然後悄悄地跪在地上,透過門縫往房間裡看,大吃一驚。

她見到一名身穿紅衣、頸子後面掛著一頂草帽的黑髮少年兩手圈住在榻榻米上坐著的賣藥郎的脖子,整個人掛在他的背上,兩眼閃閃亮,嘴角掛著一行口水。他的頭上長著一對貓的耳朵,一條毛茸茸的長尾巴從他的衣服底下伸出來,愉快地擺動。賽莉亞常常有耳聞妖怪的故事,但是沒想到自己如今會親眼看見。

「你別只想著吃飯,要找的東西找到了嗎?」賣藥郎一邊說,一邊整理他放置在面前的木箱子裡的藥品。

「嗯……這家旅館裡確實是有著明顯的味道──特別是這個房間。」少年回答,抬頭朝著空氣用力動了一下自己鼻子來深呼吸。「哦!我聞到燒魚!」他興奮地說,兩眼再次放光。賽莉亞一瞬間禁不住有點不安地瞄了一眼剛剛被她放置下來的料理。

「……除了燒魚以外,應該還有什麼吧?草帽當家的。」

少年困惑地歪了歪頭,反問:「還有什麼?」

賣藥郎抬起一隻手,低聲說:「〝ROOM”」

賽莉亞頓時感覺到四周的空氣發生了變化,然而雙眼看不到任何的變化。

「〝屠宰場〞」

賽莉亞發出一聲尖叫,整個人跌坐在房間裡。

 

這是怎麼一回事?!她心裡一陣驚慌,聽到賣藥郎以冰涼的聲音說:「偷窺可是不好的行為,老闆娘。」她抬頭,看到對方在斜目看著她。那雙眼睛裡是讓人無法摸索出任何東西的神祕。

「噢噢!老闆娘!你帶飯來了嗎?」少年抱住賣藥郎,興高采烈地向她詢問,兩耳在頭上惹人心動地抖動。

賽莉亞努力地在心裡告訴自己要冷靜,說:「對不起……飯菜就在門外面,如果你們不介意的話,我現在便去取。」

「真的嗎?那你快去!」少年揮手示意她趕快去。

 

當賽莉亞看到少年的吃相,她慶幸自己有先見之明,叫廚房多燒兩條魚。

然而──賣藥的男人彷彿沒有看見飯菜一樣,只是專注地從他的大木箱子裡拉出一個小抽屜,從裡面拿出一個個似是天秤的小玩意兒,置於掌心上輕輕的一拋,天秤就無聲地落在榻榻米上,一個接一個,整齊地在他和賽莉亞之間排列成一線。

「那個……客人,很抱歉,我看飯菜應該不夠,我去叫廚房再準備多一點──」賽莉亞說著,剛要站起來,賣藥郎的左手忽然用力地揮動一下。有什麼快速地從賽莉亞的面前擦過,然後結實地貼在門柱上。

那是一列的符咒。賽莉亞兩眼圓睜,看著紅心的咒紋與黑色的文字在泛黃的白符紙上浮現,散發出一種束縛性的壓迫感。

 

「老闆娘。」賣藥郎的聲音接著傳進她的耳朵裡,使她莫名地整個人有點僵硬起來。「你說你曾經飼養過貓……那是一隻什麼樣的貓?」

「那是……很普通的小貓。」賽莉亞說著,忽然意識到奇怪。她很自然地去回想她的寵物,但是腦海裡的影像一片模糊。

賣藥郎瞇起雙眼,面前的天秤微微顫抖。他的一邊嘴角彎起來,說:「是嗎?那麼,貓……現在在哪兒?」

 

『喵嗚。』

 

賽莉亞聽到貓的叫聲,下意識地馬上轉頭看向少年,只見他在把整條差不多只剩下頭尾的燒魚放進張大的嘴巴裡,然後咧嘴向她笑,牙齒之間咬著魚骨和魚的尾巴。

「老闆娘,這個好吃的燒魚還有嗎?」他湊到賽莉亞的面前說,清澈明亮的眼裡是賽莉亞無法理解的純真。

 

──老闆娘,這店的燒魚真好吃,還有嗎?

 

突如其來的幻聽一時支配賽莉亞的意識。她愣了一下,回答:「那在廚房……」

「草帽當家的,你要讓她跑掉嗎?」賣藥郎說,雙手拿起刀,狀似要拔鞘。

賽莉亞這下子開始真切地感受到眼前的各種怪異已經不容她一笑置之。

「……客人,你們到底是什麼人?」她嚴肅地質問。

賣藥郎和少年同時看了彼此一眼。

「我只是一名普通的賣藥的。」

「你騙人。」賽莉亞斬釘截鐵。

「不,特拉男是醫生。」

「……你們倆所說的話完全不一樣。而且無論是賣藥的還是醫生都不應該會隨身攜帶著這樣的大刀。」賽莉亞警戒地盯著羅手上的刃物,語話裡充滿懷疑。

「你放心,鬼哭不是用來斬殺人類──如果那是在一般的情況下的話。」男人在最後追加的說話彷彿是故意的。「另外,讓我告訴你一件事:我的貓是不會撒謊。」

「欸?」

「老闆娘,你有遇見過嗎?不會死的男人……或是該說,怪物。」

「這個世界上不可能會有不死的生物。」賽莉亞說著,胸口裡一陣無法解釋的抽痛。

男人冷笑。「不,我知道有這樣的一個人。無論你是斬掉他的頭、切斷他的四肢,或是甚至把他的整個身體分解成一個個的碎塊,然後再燒成灰……他總是會回來,就像塵世、天國以及地獄都拒絕接受他的靈魂和肉體一般,讓他永遠地在流動的時間當中如同一個固定點一般存在,無止境地在各個世界之間徘徊。」他的說話彷如泡浸在毒藥裡的寒冰,讓人感到心臟要麻痺以及要窒息。不論他所說的人或是大概已經不是人的生物是什麼,他必定十分的憎恨。

 

「……不過,你現在需要知道的不是那個人的故事。」賣藥郎繼續說完,兩眼轉向少年。

少年頭上的雙耳抖動了一下。他再次對賽莉亞咧開嘴笑,說:「老闆娘,你曾經飼養過的貓叫什麼名字?」

「他──」賽莉亞張開口,發現自己發不出聲音。

「不記得了嗎?」

「不!」她想怎麼可能?然而她的腦海時此時卻是一片的空白。

 

在迷惘的雙眼裡,地上的天秤一個接一個的傾斜。

少年嘻嘻笑。「你知道嗎?我有一個哥哥,他是很強的妖怪。」

 

──你知道嗎?我有一個弟弟,他很可愛,總是讓人有點為他擔憂。

 

「不過,他在數年前忽然不見了。」少年臉上的笑容變得平坦了一點,原來的燦爛亦被淡淡的陰影替換。「我到處的找尋他,途中遇上同樣在找東西的特拉男。」他提及賣藥郎,整個人再次閃閃生光。「特拉男那時候身上有很好吃的魚乾飯糰!他對我很好,把全部的飯糰都給我吃了!然後我便跟著他到處旅行和冒險!跟特拉男在一起很有趣、很好玩,但是我一直找不到我要找的人。」

 

賽莉亞忽然不想要聽他繼續說下去,然而她的身體僵硬著,沒辦法動彈,彷彿少年的眼睛是擁有魔力,在她遭到他的直視的瞬間,她便被俘虜,沒辦法逃避。

 

「然後我遇到一個討厭的傢伙告訴我,我要找的人死了,是他殺死的。我揍了他。但是我太弱了,結果被特拉男救了,沒辦法打倒他。」

賣藥郎跟他說,貓有九條命。

貓說,那不是真的。

「但是,貓妖有復活的方法。」賣藥郎肯定地說。

於是一人一貓去找知道方法的賢者。

 

「雷利說,我需要黃金的鐘聲、不死鳥的羽毛以及紅蓮的珍珠。然後霍金斯告訴我,往東的方向走,我就會找到我要找的東西。」

貓得到了黃金鐘,以及不死鳥的羽毛。

「接下來只剩下紅蓮的珍珠。」

 

貓的眼睛裡映照出賽莉亞的面孔。

「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些事情?」

「因為你就是『珍珠』。」

「什……麼?」

 

貓在笑。

一陣讓人要失去意識的霸氣從牠的身上爆發出來,直接地麻痺賽莉亞的神經。

 

「〝ROOM〞」

 

賽莉亞呆然地看著筆直地插入她的身體的長刃。她的胸口被貫穿,然而傷口沒有痛楚,亦沒有鮮血,只有豔麗的火如同盛放的花朵從刀穿透她的地方裡釋放,而當中有一團火隨著她倒下,從火花中跳出來。

「噢噢!」少年興奮地朝烈火伸出雙手。賽莉亞看著那團火在空中慢慢地落下,變得愈來愈小,最終被迎接在少年的手心裡,只剩餘一顆如同少年所說的,彷如被紅蓮似的火包裹住的粉紅色的珍珠。「特拉男,看!這很漂亮!有了這個便可以再見到艾斯!」

 

艾斯──啊啊……對了,她曾經『飼養過的貓』……為什麼她會忘記了?

 

「你沒有忘記,只是你太珍惜,稍微把這一段感情和記憶收藏得有點太深……而那個男人,似乎無意識地也跟你一樣。」賣藥郎居高臨下地看著倒在地上的她,刀收進鞘,發出清脆的單音。

 

賽莉亞聽著他的說話,不明白他的意思。

 

「嘛,你們兩個人的事情,只有你們倆知道,不是嗎?」賣藥郎說完,轉身,刀柄往少年的頭上輕輕地一敲,少年馬上便變回小貓的模樣。

 

賽莉亞開始回憶,而她回想起來,某一年的某一天,她撿到了一隻野貓。

那貓餓壞了,幾乎把她店裡的食物吃光。賽莉亞當時想牠吃飽了便會走,但是牠留了下來。牠把所有的老鼠都趕跑,連附近有時候會給他們帶來困擾的野狗以及討厭的客人也被牠嚇怕。除了牠的食量有點讓他們吃不消,旅館裡的所有人都想乾脆把貓飼養起來。

然而賽莉亞直覺貓不會長居。待時間到了,牠便會走。

 

「喵嗚。」

小貓在現實裡發出叫聲。

 

「謝謝了,老闆娘。」

 

然後賽莉亞的眼前一片漆黑。她合上雙眼,失去意識。

 

 

當賽莉亞醒來的時候,她發現自己躺在了自己的房間當中。四周的一切跟記憶中的男人與貓來訪前一模一樣。

「小姐,你醒來了!」

她熟悉的女員工雙手拿著一窩熱粥走進來。賽莉亞感覺腦袋昏沉,詢問女員工,客人到哪裡去了?

女員工愣了一下,反問:「欸?什麼客人?」

賽莉亞皺眉,說帶著貓的客人。

「我們最近都沒有帶著貓來入住的客人,而且我們這裡不是禁止攜帶動物?」女員工一邊說,一邊把粥放起來,盛起一碗,遞給從被窩裡坐起來的賽莉亞。「小姐,你是不是因為重感冒躺太久,所以腦袋有點變迷糊了?」

賽莉亞沉默起來,一邊小心翼翼地喝著混了野藥草的白粥,一邊嘗試整理自己的思緒和記憶。

「還是,小姐,你真的是想念你的貓想瘋了?」女員工繼續說。

賽莉亞停下來,抬頭去看她,想她剛剛說什麼?

「那貓自己外出好幾天或是甚至數個月明明已是常事,你還是老是掛念著……難怪廚子說只有那貓在,小姐你都不會招丈夫。」女員工說著,把賽莉亞手中空掉了一半的碗拿走,往裡頭再添了點熱粥。「你放心吧,牠好像是知道小姐你病倒了,昨天晚上便回來了。只是現在不知道牠又到了哪裡──」

 

「喵嗚。」

女員工話沒說完,貓的叫聲便響起來。

 

賽莉亞轉頭,看到一隻頭上載著橙色寬邊帽子的大長毛黑貓慢悠悠地從房間外面走進來,口裡咬著一束不知道是從哪裡的路邊採摘來的小鮮花。牠走到賽莉亞的床邊,把鮮花放下,然後轉身就要離開。

 

賽莉亞伸手就把牠抓住,不顧牠的掙扎,說:「……你這是久別重逢該有的態度嗎?先生。」

貓在不停地擺動著四肢亂叫。

賽莉亞的嘴角彎起來。

 

「歡迎回來。」

 

Fin.


评论
热度(31)
  1. 韶華無光萬年冷門的帆 转载了此文字
    我愛你啊帆帆!!!!!!!((高聲尖叫 要是披薩對你幹什麼了來找我,我先捶他(O 這篇文好棒好甜我心...
©韶華無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