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全刪,UT不產,OP猛烈燒,請自行取關

韶華無光

【OP】Im Lauf der Zeit 【聖誕節活動文】

 

CP:特拉法爾加‧羅x蒙其‧D‧路飛

 

。以漫畫/動畫《ONE PIECE》為基礎衍生

。LOFTER羅路群聖誕活動賀文

。試試看road movie的倒敘風格

。BGM:砂の惑星-米津玄師ver.

。選用片段:

 

思いついたら歩いていけ

想到了的話就繼續前進吧

心残り残さないように

不要讓心裡留下任何遺憾

 

イェイ空を切るサンダーストーム

yeah劃開天空的震天雷鳴

鳴動響かせてはバイバイバイ

砰然巨響後又是byebyebye

もう少しだけ友達でいようぜ今回は

這次讓我們再多當一下朋友吧

 

 

 

10、

 

 

他們在拉夫德魯分別。

路飛並不是個拖泥帶水的旅伴,在抵達目的地後也沒有絲毫留戀,以一個親吻結束了這段不算太長的旅程。

 

而羅並沒有挽留他,他目送著少年的背影越走越遠,直到再也看不見後才重新發動了車。

旅程尚未結束,而他的手心裡還留著那道極為潦草的、帶著油性簽字筆刺鼻氣味的數字,他們的旅程還要繼續,即便天涯一方。

 

 

9、

 

誰也不知道是誰先開始動作的,更不知道是誰先親吻上對方的唇,那對他們來說實在是不足掛齒,飽經風霜的唇瓣帶著沙漠的氣味,乾燥的嘴唇與略帶濕潤的喘息聲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他們擁吻著,而車內過度狹小的問題已不在他們的考慮範圍,副駕駛座的座椅已經被平放下來,他們像是競速一樣的扒下了礙事的衣物,然後再度的擁吻──一切比夢還要不真實,他們甚至不知道彼此的年紀,即便他們已經共同旅行了好幾個月,不去探問旅者的隱私是這個荒原上的準則,而即便是自由的路飛也潛意識內遵守著──天殺的、誰會去計較這些?

 

荒原便是自由、而他們都追求著自由。

誰也不想留下遺憾。

 

 

8、

 

羅不是沒聽說過拉夫德魯,事實上、這個可以說是綠洲般的城鎮在每個旅者之間口耳相傳,相傳那裏有著上好的美酒、無盡的財寶還有蔥翠的綠地,那裏的女人像是水捏出來的鮮嫩,在那裏生活絕對是天堂。

而那是路飛的目的地,抑或是中轉站──即便羅沒有蓄意的探聽路飛的隱私,路飛也管不住自己的嘴,他手舞足蹈地描述著那裡的一切,以及正在那裡等著自己的兄長們,要是他的車還能再行駛的話,或許幾個月前他就可以順利抵達那裏了──而這樣的說法換來了羅面不改色的吐槽,表示以他的駕車技術,就算那是台坦克他都能把它開成報廢。

 

這話似乎沒有問題,然而少年卻為此生氣了幾天,直到羅示弱般的將一串剛烤好的兔子肉遞到他的面前。

 

7、

 

荒原的天氣瞬息萬變,前一秒他們還在為了飲用水發愁,下一秒天空響起了雷鳴,隨之而來的便是傾盆的暴雨──車上的帆布此刻便派上了用場,而飲用水的問題也瞬間被解決了。

 

路飛望著不遠處出現的電光以及隨之的雷鳴,閃電像是劃破天際一般地出現、又很快地消失、將主控權交給了轟然作響的雷鳴,車上的無線電已經失去了作用,在掩蓋一切的雷鳴下變得只剩下刺耳的電流聲,而冒著雨回到車內的羅不耐煩的關上了無線電,拿起放在後座的毛巾擦乾了自己。

 

誰也沒有開口,車內一片沉默。

 

6、

 

和基德‧尤斯塔斯打交道絕對是羅此生最厭煩的事情,然而彈盡援絕的糧食讓他們逼不得已,他厭煩地看著路飛與基德的幼稚鬥嘴,最終在瀕臨爆發之前拎著一大袋的糧食與路飛的後領離開了基德的破店,渾然不顧正在怒吼的紅毛笨蛋。

 

果然只有笨蛋才能和笨蛋溝通嗎?羅不耐地想著,他不是不能換一間店做交易,然而整個香波帝能讓他安心交易的也只有那個紅毛笨蛋的店,香波帝可不是個和平的城鎮,這個幾乎沒什麼資源的城鎮早已淪為黑市,也虧基德那笨蛋居然能在這裡開店多年還屹立不搖,估計還得託基拉那傢伙的福。

 

 

5、

 

和路飛當旅伴是件挑戰心臟的事,在羅見到他毫無顧慮地將未知的野草啊嗚一口吞下肚後──那瞬間他是直接掐住對方臉頰硬逼對方吐出來的,並且在路飛不情願地吐出那些已經變成泥狀的草後,用一個小時的魔音轟炸狠狠地教訓了這個小子何為食物安全問題。

 

然而還有更嚴峻的問題擋在他們面前,少年的食量與他們的糧食形成了顯著的反比,看著逐漸空蕩的後車廂,羅發現他們再不補充糧食就完了。

 

4、

 

有時候羅會想,讓這小子上自己的車是不是個錯誤的決定。

荒原中並沒有所謂的絕對安全,在這裡遊走的不僅僅是旅者,賞金獵人與罪犯更喜歡這種混亂的地方,而沙塵暴也是致命的、帶走的性命已逾數百──但這些似乎都不在路飛的考慮中,少年熱愛著危險與致命的探險,而面對那些不懷好意的罪犯與賞金獵人,他的反應卻又相當迅速,拔槍、上膛、開槍──像是個熟練的軍人,不畏懼罪犯也不厭惡鮮血,這讓一開始以為他是個貴族公子哥的羅很是意外。

 

或許改變就是從這刻開始。

 

3、

 

少年的精力像是永遠用不完一樣,但睡著的時候意外是個天使。

 

這是羅在幾天後觀察到的,夜晚的荒原非常寒冷,大多數的旅者會在車上過夜,而羅也不意外、在他獨自旅行的時候、後方的座位便是最適合安眠的地方──而這一切在路飛上了他的車後便被破壞殆盡,搶了他的床位不說,還時不時滾到下方的腳踏墊上──睡相極差,偏偏睡顏卻非常天使。

 

羅嘆了口氣,他下了車、打開了後座的門──然後將少年重新放回後座上,並且用安全帶牢牢地扣住了他。

 

2、

 

羅不知道為甚麼他還是同意了少年上他的車。

荒原的生存法則十分簡單,別去相信任何人。

 

但眼前的少年卻有著能讓人相信他的魔力在。

 

 

1、

 

他沒想到會在荒原看到有人在路邊攔車,基於對那人的好奇心,他停下了車。

 

然後他見到了那名少年,漆黑的髮絲與紅色的T恤,還帶著金燦燦的草帽。

「──嗨、我的車壞了,能讓我搭個便車嗎?」少年開口,聲音軟糯的不可思議,他比了比他身後的紅色小車,笑容如他的草帽般燦爛。

「你要去哪?」他忍不住問,甚至無法判斷他的年齡,可能連成年都不到「誰給你的勇氣在荒原攔路搭便車?」

「拉夫德魯。」少年笑嘻嘻地表示,對於他話裡的暗諷像是沒有察覺般「為甚麼不能在荒原攔車?」

「你的勇氣值得嘉獎。」他沒有解釋,更沒有繼續追問少年為何要到那個地方,只是再度開口「你的名字是甚麼、草帽當家的?」

「草帽當家……是說我嗎?」少年稍微瞠大了眼睛,隨即笑嘻嘻地開口「我喜歡這個稱呼!我是蒙其‧D‧路飛,你呢?」

「特拉法爾加‧羅。」而他終於揚起了微笑,即便細微的難以察覺,他伸手推開了副駕駛座的車門,示意少年上車。

 

「上車吧,有勇無謀的草帽當家。」

 

 

0、

 

兩個人的旅行是這麼開始的。

 

 

 

END.


评论
热度(18)
©韶華無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