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全刪,UT不產,OP猛烈燒,請自行取關

韶華無光

【OP】Dance With MeTonight 《中》

CP:特拉法爾加‧羅 X 蒙奇‧D‧路飛



。以動畫/漫畫《ONE PIECE》為基礎衍生

。HP趴樓,抱歉我坑了這麼久((被打死

。三巫鬥法大賽梗,霍格華茲的鬥士路飛醬要找聖誕舞會舞伴的故事((?

。羅大→←船長(無自覺),最喜歡無自覺的船長了((被支解

。年齡操作有,14歲的船長與16歲的羅大

。下一更完結!

。求哥哥們未來的心理陰影面積有多大?


上篇點我

下篇點我


「──我拒絕。」

羅試圖無視那張失落的小臉,說實話雖然他不知道為甚麼草帽當家的突然會來這一齣,不過要是他猜的沒錯,大概又是被什麼人給煽動了「你應該去找娜美當家或是妮可當家的。」

「為甚麼啊!我想要特拉男當我的舞伴啊!」路飛固執地說,顯然是要和羅槓上了「我拒絕你拒絕我!」

「你能不能動動你的腦子、至少讓他保持正常作用?」羅頭痛的看著一臉「我不管反正我就是要」的路飛,這小祖宗說風就是風、說雨就是雨的……「我可是男的,還有我不會也不想跳女步──所以答案是我拒絕。」

「這跟特拉男是男的有什麼關係啊?」路飛歪了歪頭,在他的理解內、舞伴不過是跟喜歡的人跳舞而已嘛,是男是女很重要嗎?「還有女步是什麼?」

 

──羅絕望的發現這對話已經不能成立了,在當事人什麼都搞不清楚的狀況下。

 

「……總之、我是不會答應你的,草帽當家。」羅伸手將還巴在自己身上的少年給拔了下來,站起身拍了拍自己的長袍「你還有幾天可以找你的舞伴,希望你能盡快成功。」

羅說完這句就打算走人了,不是他冷酷無情,而是離宵禁就只剩下幾分鐘,而他已經可以聽到斯摩格怒吼的聲音了──然而路飛壓根沒打算讓他就這麼走人。

「──可是我喜歡特拉男,我只想邀請特拉男當我的舞伴啊!」少年的一句話成功的讓羅停下了腳步,以一種不敢置信的表情回過了頭「羅賓說要找舞伴的話要找最喜歡的人才行,我想了很久只有特拉男啊!」

「……你真的知道你現在說的話是甚麼意思嗎,草帽當家的?」羅走向他,神情極為認真地開口「這句話說出來可不能後悔了,知道嗎?」

「我才不會後悔!而且我真的最喜歡特拉男啊!」路飛鼓起臉頰,他明明說的就是實話,比起艾斯與薩波還有大夥們,最不一樣的喜歡就是特拉男了啊!「所以特拉男一定要當我的舞伴!」

 

一陣沉默,最終羅長長的嘆出了一口氣,伸手揉亂了少年柔軟的黑髮。

 

「──好,我當你的舞伴。」他開口說道,而眼前的少年瞬間露出了一張非常燦爛的笑臉「但是我有條件,草帽當家的。」

「什麼條件?」路飛這下可是開心到不行了,雖然覺得舞會很麻煩、但是如果是和特拉男一起參加的話,肯定超有趣的「不管什麼條件我都會答應特拉男的!」

「條件很簡單……」羅收回了手,好整以暇的看著已經在蹦蹦跳跳的路飛「第一、我不跳女步……所以在舞會前你得跟我練習怎麼跳舞。」

「第二、舞會結束後,你得答應我一件事……而且不能說不。」面對路飛那張滿臉疑惑的小臉,羅只是微微勾起唇角「這件事我暫時還沒想好,等舞會之後再說吧──那麼、草帽當家的,你的回答呢?」

「沒有問題!」雖然搞不清楚第二個條件的意思,路飛還是爽快的同意了這兩項條件「那我們明天開始練習嗎?」

「明天晚上在萬應室練習──對了。」羅思考了一下,顯然還是萬應室更能符合他們的需求,卻又像是突然想到甚麼般地開了口「你找我當舞伴的事情,暫時不要告訴你的夥伴與你的兄長。」

「為甚麼不能說?」路飛疑惑地開口,為甚麼不能告訴他們啊?

「你不想給他們驚喜嗎?」羅從容地說了謊──畢竟要是讓那些人、尤其是路飛的兩個哥哥知道,估計會挺麻煩的──雖然也不算難以解決「舞會當天它們就會知道了不是嗎?」

「原來是這樣啊!」而路飛立刻理解了羅口中那個驚喜的意思,爽快的點了點頭「我絕對不會說的!」

「很好──」羅滿意的點了點頭,然而一聲怒吼卻打斷了兩人此刻的好心情。

 

「──你們兩個不知道是宵禁時間了嗎,特拉法爾加、草帽?」斯摩格咬著雪茄出現在兩人身後,手裡那把十手像是隨時都會往他倆頭上砸過去「想被扣分可以直接說、一人扣個二十分如何?」

 

──結果還是被逮到了。

 

 

 

 

「──不行,這套駁回。」

 

一大早的學院餐廳內,一紅一藍兩個人頭碰著頭正在翻閱著甚麼。

「為甚麼啊,我覺得挺好看的啊!」波特卡斯‧D‧艾斯不滿的喊,指著雜誌上那件紅紅火火的禮服說道「我覺得路飛也會喜歡的!」

「不行,別想我會同意,一身紅像什麼話,路飛再適合紅色也不能讓他穿這套。」薩波沒好氣的說,真是不敢苟同自家兄弟的審美,這禮服全身紅就算了、那配套的腰帶還是綠的!這都怎麼想的配色?「我看還是這套好。」

薩波翻了幾頁雜誌,指著一件深藍色的禮服說道──艾斯湊過去看了看,不得不承認自家兄弟的品味是真的好,然而……

「這價格、你出得起還是我出得起?」艾斯表情非常平靜的表示,這件好看是好看,然而價格也非常的漂亮,望著那五位數字的金額,兩兄弟一起沉默了。

 

──什麼、你問為甚麼不是路飛自己掏腰包?別開玩笑了,路飛的零用錢都花在吃的上了,怎麼可能會有閒錢買什麼禮服啊?

 

「……再看看吧。」薩波嘆了口氣,又開始翻起了雜誌──這可是路飛第一次參加聖誕舞會,還是以霍格華茲鬥士的身分,說什麼也得給自家弟弟好好打扮一下「話說回來,艾斯你找到舞伴了嗎?」

「什、薩波你幹嘛突然問這個啊?!」完全沒預料到薩波的突然襲擊,艾斯瞬間就脹紅了臉「而且問我之前,你自己呢!你找到舞伴了嗎?!」

「當然,我可是早早的就去約可亞拉了。」薩波連頭也沒抬,施然然的翻著雜誌「別告訴我你到現在都還沒有找到舞伴啊,艾斯?」

「……有女朋友了不起啊!」面對自家兄弟旁若無人的曬恩愛,艾斯咬牙切齒的回答「早就找到了,不勞您費心啊薩波大人。」

「那就好,畢竟要是艾斯你在舞會當天站牆角就不好了。」終於看到一件還算滿意的禮服,薩波拿著雜誌說道「葛來分多的明星追蹤手,要是約不到舞伴可真的很丟臉──所以你約了誰?」

「要你管啊!」艾斯深刻的體認到自家兄弟的嘴到底有多壞了,還現充,想燒「還有那件你別看了,也是五位數。」

 

最終話題回到了禮服上,兩兄弟再度沉默了──好看的禮服嘛、價格自然更漂亮;而要是往比較平價的禮服找,那設計簡直是不能看啊……

兩兄弟愁的頭髮都快白了,然而一個再熟悉不過的聲音打斷了他們發愁的思緒。

 

「艾斯、薩波,你們兩個怎麼了?」路飛滿臉疑惑的看著自家哥哥們,活像是中了培羅娜的悲觀鬼魂一樣「你們在幹嘛?」

「在幫你挑禮服。」薩波率先回過神來,給了自家弟弟一個再燦爛不過的笑臉「舞會不是快到了嗎,再不訂禮服就來不及啦?」

「欸、禮服嗎?」聽到了關鍵字,路飛像是想到甚麼般的開了口「可是特拉男說要幫我挑了欸,這個周末一起去活米村挑。」

「……你說甚麼?!」艾斯跳了起來,不敢置信的開口「那個黑心混蛋要幫你挑禮服?!還要一起去活米村?!」

「對啊,特拉男說反正他也要做禮服,乾脆一起訂。」完全沒有察覺到兩個哥哥的臉色越發鐵青,路飛笑嘻嘻地說「特拉男說錢的話他幫我付,兩個人一起訂的話會很便宜。」

 

──兩位兄長瞬間有了某種危機感,然而此刻的他們還不知道是甚麼樣的危機感。

 

「……我怎麼覺得,不太對啊?」目送自家弟弟蹦蹦跳跳地離開,艾斯忍不住開口「雖然從以前那個黑心混蛋就挺照顧路飛的,可是幫他訂禮服還付錢甚麼的……」

「你也別老是開口閉口黑心混蛋的,我們都和羅認識多久了?」薩波拍了拍他的肩,順便糾正了對方對於某人的稱呼問題「羅估計就是把路飛當成弟弟看吧,錢的話我們之後再還給他就好了,別想太多。」

「嘖、知道啦。」艾斯嘖了一聲,然而他還是覺得哪裡不對。

 

──事實證明,有時候艾斯的野性直覺比薩波的理性推測還要有用。

──然而這並不能改變什麼,包括未來兩人無數次的後悔,自己怎麼就沒在第一次見到特拉法爾加‧羅的時候就把對方掐死。

 

TBC.

评论(8)
热度(42)
©韶華無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