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全刪,UT不產,OP猛烈燒,請自行取關

【OP】蝴蝶效應【上】【開車前篇】

 

CP:特拉法爾加‧羅x蒙其‧D‧路飛

 

。以漫畫/動畫《ONE PIECE》為基礎衍生

。老司機三年來久違的BL車

。24x19,被19歲的路飛玩弄的24歲純情處男羅醫生

。可能會有OOC,我太久沒開BL車了,所以不要抱太大期望

。前篇無肉,今晚估計寫不完肉的段子,明天再貼出來

 

 

今日的Polortang號顯得非常不平靜。

原因無他,從船長室發出的噪音從早上就沒有停過,不時傳出少年興奮的大喊與自家船長氣急敗壞的聲音,這相當程度的勾起了紅心海賊團船員的好奇心,然而想到總是被斬首示眾在外的夏奇,不少人摸摸鼻子決定裝作沒事──誰也不想變成一顆會唱歌的頭,也不想搶走夏奇的示眾寶座。

 

而船長室內,特拉法爾加‧羅從今天早上就開始焦頭爛額到現在。

更準確點來說、應該是從今早睜開眼晴時、居然發現某個少年睡在自己身邊並且還該死的眼熟──這場鬧劇就這麼開始了。

──這他媽的不是做夢就是有人在搞他。羅咬牙切齒的想,畢竟這種事情是不可能的,兩個星期前才被自己救活、並且送到亞馬遜百合的草帽小子,蒙其‧D‧路飛怎麼可能會出現在自己的房間裡,還和自己睡同一張床,這未免也太幸福──不對、太詭異了!

 

特拉法爾加‧羅打死不會承認自己對那個草帽小子有著別樣的心思,不管怎麼說、蒙其‧D‧路飛都是海賊,是敵船的船長──還他媽的長的一張特別可愛的娃娃臉,簡直太對他胃口……該死的。羅狠狠的揉了一把自己的臉,他無法否認自己的確心懷不軌,然而比起那些、他更迫切的想知道為甚麼蒙其‧D‧路飛會睡在自己身邊──還抱著他的手睡的!這都發生了甚麼?!

「──特拉男,你從剛才開始都不說話欸?」正當羅還在腹誹眼前的一切是如此不可置信的時候,黑髮的少年已經湊到了他的眼前,滿臉疑惑的說「還有你的帽子,為甚麼又換回兩年前那頂了……雖然也毛絨絨的。」

「──別靠近我!」羅幾乎是瞬間向後退了好幾步,別鬧了、他可沒有自信現在的他能把持住自己的理智──這簡直是天賜良機「甚麼兩年前,草帽當家的你說清楚點?」

「特拉男你睡傻了嗎?」這下換成路飛一頭霧水了,現在的特拉男怎麼感覺好奇怪啊?「我在說你的帽子啊、帽子──之前不是換掉了嗎?」

「誰換了,還有誰睡傻了?」羅沒好氣地回應,然而卻也感覺到有些違和──路飛胸口上的那道傷痕顯然不是近期才癒合的,而他很清楚那道傷的來由……那可是由羅親手縫合的「你到底在說什麼……還有你為什麼會出現在我的船上?」

「明明就是換了!之前不是帶另一頂的嘛!」路飛跳了起來,帽子的問題現在已經不重要了,特拉男絕對哪裡出了問題!「昨天晚上明明是特拉男你說你不想一個人睡要我來陪你的、結果特拉男你現在居然兇我,還問我為甚麼在這裡!」

「你這樣就和娜美說過的一樣啊──那句是甚麼來著、噢對了──」路飛生氣的指著羅的鼻子,吐出了一句讓羅差點心臟驟停的話語「吃乾抹淨就不負責任!娜美說這種事情只有渣男才會做的!」

 

──Excuse me?!

羅幾乎要被這句話裡的信息沖昏了、先不提甚麼渣男不渣男的──他特拉法爾加‧羅怎麼可能會是渣男一流──剛剛草帽當家的說了甚麼?是他自己要求對方過來陪自己睡的?!天上砸餡餅下來了?!

 

然而更驚人的事實在後面。

在一陣與路飛的雞同鴨講後,羅終於搞清楚了現在的狀況──眼前的蒙其‧D‧路飛並不是自己所認識的那個,而是來自於兩年後──已經進入了新世界,並且在某座島嶼上與兩年後的自己重逢、甚至還結成了海賊同盟,更令羅意想不到的是,未來的自己與草帽當家的關係顯然沒有那麼簡單……如果推測的沒錯,那麼未來的自己與草帽當家,應該、可能、是戀人的關係,還是會滾上床的那種。

 

──最後的那個可是重點,羅簡直要稱讚未來的自己了。

──然而這並沒有解決問題。

 

 

 

而時間回到兩年後,紅心海賊團的船長正在被他的同盟、草帽海賊團的船員質問中──畢竟當初是他要路飛到自己船上來的,然而一覺醒來卻發現身邊人失蹤了──也難怪他們會如此氣急敗壞。

「你要是沒給我們一個交代,別想我們會放過你!」此刻的娜美張牙舞爪的怒吼著,當初她就不同意讓路飛去羅的船上睡的,然而她也實在是受夠了每天晚上都能聽見那些所謂不和諧的聲音,這才勉為其難的放行──結果現在她的同盟居然告訴她自家船長人不見了?「好好的一個人最好會突然消失!」

「我沒有說我不知道草帽當家的在哪裡。」而羅只是緩緩地吐出這麼一句話──雖然他的臉色並不是很好看、甚至有些無奈「總之、我大概知道草帽當家去了哪裡──只是暫時回不來而已。」

「你們等三天……我保證、三天後草帽當家會平安無事的回到你們船上。」

羅拋下這句話就回到了自己的船長室,心情略為複雜──如果他猜得沒錯,顯然就是今天──兩年前、路飛突然出現在自己的船上的那天。

 

他有些煩悶起來,隨手拉過了一本醫書,卻半天都沒辦法看進任何一個字。

 

 

──時間再度回到了兩年前。

 

夏奇與佩金滿臉震驚的看著泰然自若地從船長室走出來的草帽小子,下巴差點就要嚇掉了──而跟在路飛身後的自家船長那一臉寫著心情抑鬱、實則該讀做欲求不滿的表情,更是直接讓他們立刻掉頭就跑──誰也沒敢留下來,這種時候誰敢留下來,別開玩笑了……他們真的不想被斬首示眾。

 

「原來這裡是兩年前的世界啊,嘻嘻。」在船長室內聽完了羅的解釋後,路飛顯然並不是特別在意,在他看來特拉男還是特拉男,就算年輕了兩歲也還是「不過我到底怎麼跑過來的啊,特拉男和大家一定很擔心我。」

「你也知道擔心兩個字怎麼寫了嗎?」羅望著少年的背影,真沒想到未來的自己居然會和這個少年有這那樣的發展──即便他非常的喜聞樂見「不過暫時也沒有能讓你回去的辦法,暫時先待著吧。」

「特拉男你在說甚麼啊。」而回答他的是路飛的一個燦爛笑容「我現在不是也只有你的身邊可以待著嗎?」

 

──簡直太犯規了好想抱他。羅轉過頭去,第一次感受到了煎熬的滋味。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32 )

© 韶華無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