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全刪,UT不產,OP猛烈燒,請自行取關

【OP】司命【上】

 

CP:特拉法爾加‧羅x蒙其‧D‧路飛

 

。以漫畫/動畫《One Piece》為基礎衍生

。《魂兮歸來》設定逆轉,一方死亡向

。老樣子不甜,真的不甜

。突然迷戀上了發刀的感覺((

。預計三更完結……然而我不相信我自己

 

 

偉大航道上的海賊們沒有人不知道海賊王的傳說,掌管了整片海洋的王者、擁有著成千上萬的財寶,即便是在海賊逐漸式微的現在,這個傳說也仍然未曾消退過,懷抱著夢想與自由的人們不斷出海,只為了那唯一的王座──以及王座之上的王者。

在初代海賊王哥爾‧D‧羅傑死後的22年,一名年僅19歲的少年成為了新的海賊王,這片海洋上沒有人不知道他的名字,但在50年後的現在,更多人知道的還是關於他的傳說。

 

──傳說、二代海賊王曾有一度生命垂危,而當時作為他的同盟、四皇之一的死亡外科醫生,將對方從鬼門關前拉了回來──利用了手術果實最終極的那個能力,能使人不老不死的『不老手術』──將重病欲殆的海賊王給救了回來、讓海賊王成為了不老不死的存在。

 

──然而只有海賊王本人知道,他從來都沒有接受過那個手術。

──但一意孤行的死亡外科醫生,為了不讓海賊王就那樣病死在他的眼前,違背了海賊王的意願,強行用自己的命、替海賊王換來了永生的詛咒。

──並非是餽贈、而是詛咒。

 

 

──我絕對不要!

──你是想讓我眼睜睜的看著你死嗎?!

 

少年從夢裡醒了過來,這才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就在甲板上睡著了。

他坐起身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這是個天氣十分晴朗的日子,幾隻海鳥鳴叫著飛過頭頂,化作了藍空中的白點──而從廚房傳來的歌聲讓他知道,應該是自己的夥伴正在做飯,從窗戶中冒出的白煙與食物的香氣完全勾起了少年的食慾,而從不會委屈自己肚子的少年就這樣蹦蹦跳跳的推開了餐廳的門──頂著黑色爆炸頭的骷髏舉著湯杓,在見到少年的那一刻打了聲招呼。

 

「早安、路飛先生。」骷髏呦呵呵的笑著,將手中的盤子遞給了他「睡得好嗎?」

「不算好,但是還可以啦。」被稱作路飛的少年只是皺了皺鼻子,接過了盤子卻沒有馬上開動「夢到了以前的事情。」

「原來是這樣嗎。」慘白的手骨握著湯杓,在偌大的鐵鍋中攪拌著什麼,骷髏的聲音聽起來有些了然,卻又帶著些許懷念「這麼說起來,今年似乎還沒有回去對嗎、路飛先生?」

「嗯、還沒有回去過噢。」直到骷髏也坐了下來,少年這才開動起來「差不多該回去了,今天可以抵達香波帝群島嗎?」

「天氣很好,也順風──中午左右就可以到了。」骷髏笑呵呵地回應著,在空蕩的餐廳內顯得有些寂寥「要到紅土大陸的話,應該再三天左右。」

「這樣嗎。」少年沒有質疑,也沒有提出任何要求,只是安靜地將自己的早餐吃了個一乾二淨。

 

「──布魯克,我們航行幾年了?」

就當骷髏將兩人的碗盤放進洗碗槽時,原先正準備推門離開的少年卻突然開了口,巧克力色的雙眼看著骷髏,非常認真地詢問。

「……從喬巴先生的葬禮後算起的話,已經50年了。」

 

被稱作布魯克的骷髏沉默了一會,然後給出了答案。

 

 

──永生並非餽贈、而是詛咒。

 

許多年前,年僅22歲的海賊王、蒙其‧D‧路飛──因為多年來的戰鬥與各種原因,身體急速的衰弱下去,體內的臟器也逐漸的在停止運作,為了挽救船長的性命,草帽一夥找上了作為同盟的四皇之一、死亡外科醫生的特拉法爾加‧羅,並且請求他挽救自家船長的性命。

而羅同意了,當天便抵達了千陽號,並且見到了已經開始衰弱的海賊王。

 

──而在那場有史以來最激烈的一次爭吵後,羅留了下來。

 

 

 

當晚、羅召集了草帽海賊團的其他成員,並且對他們說明了有關於『不老手術』的事情──能夠拯救草帽當家的性命,同時也會給予不老不死的永恆生命──而代價是,施術者的生命。

 

「──特拉男君,你真的要這麼做?」率先提出反對的是娜美,以一種不敢置信的態度怒吼著「不可能、不能這麼做──路飛不可能同意的!」

「草帽當家的確不同意這個決定。」羅只是沉著臉,面無表情地回答「但我也不打算聽從他的命令。」

他比誰都還要清楚無能為力的滋味,當年在『白色城鎮』、後來的柯拉松先生──他恨透了自己的無能為力,而現在、他不可能會看著路飛死,即便是要以自己的性命交換、即便未來當路飛知情後可能會恨他──他都會做出這個決定。

 

「──人類是很自私的生物。」羅賓的聲音打破了這沉重而僵硬的靜默,所有人都看向了她,而她卻只是倚著千陽號的船沿,幽然的開口「因此、即便我知道你即將要做出的事情會違背我的船長他的意願……我卻無法阻止你。」

「路飛是我們的船長,是帶著我們完成夢想的人。」然後她笑了出來、極度悲傷的「所以無論如何,我都希望你能救他。」

「就算他會恨我們也一樣。」羅賓最後說道「我只希望他能活著。」

 

 

所有人都希望他能活下來。

卻忘記了少年最害怕的其實是孤單一人。

 

 

──廣開兮天門,紛吾乘兮玄雲。 

──令飄風兮先驅,使涷雨兮灑塵。 

──君迴翔兮以下,逾空桑兮從女。 

──紛總總兮九州,何壽夭兮在予!

 

TBC.

 

 


评论 ( 18 )
热度 ( 20 )

© 韶華無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