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全刪,UT不產,OP猛烈燒,請自行取關

【OP】歸去來兮【下】【羅大生日賀】

CP:特拉法爾加‧羅x蒙其‧D‧路飛

 

。以漫畫/動畫《One Piece》為基礎衍生

。1006羅大生日賀文

。《魂兮歸來》的後日談

。現代轉生趴嘍

。我終於寫完了

。『──1500年後,我們終將再次相遇。』




最終、羅拗不過路飛的堅持,獨自與那具骷髏走進了漆黑之中。

 

「──那麼,在進行這場美妙的導覽前,我還是有個問題得先問問特拉男先生。」布魯克舉著手電筒領身在前,並沒有回過頭來「特拉男先生對於大航海時代的歷史、知道多少呢?」

「……沒什麼知道的,歷史並不是我的專業範圍。」這是實話,在高中時期就毅然而然選了理組的羅對於歷史等文科範圍的相關知識並不是那麼熟悉,更不用說是1500年前的大航海時代「你問這個要做什麼?」

「呦呵呵呵,作為優良的導覽者,提前知道一下遊覽者的知識範圍是一般的常識呢。」布魯克沒有正面回答,而是突然停下了腳步「既然特拉男先生並不是很清楚那個美好的時代,或許我們該從這個時代的起源開始說起──」

 

手電筒的光線被移到了右手邊的某個玻璃櫥窗上,一張巨幅的世界海圖就陳列在其中。

 

「這是由二代海賊王的航海士所繪製的世界海圖。」布魯克的語氣沒有太多的高低起伏,而是淡然的說著「那是位非常美麗又非常潑辣的女士,但卻是當時最厲害的航海士──她親手繪製了這張海圖,在那個航海圖僅有片段或是破碎區塊的年代,這張海圖可以說是極具劃時代意義的。」

「而這個時代的起源,要從東方藍說起。」布魯克舉起了手杖,輕輕的點在海圖右下方一片小小的海域「East Blue──曾經是四大海域中最弱小的一片海洋,卻接連孕育出了兩代的海賊王。」

 

「這片海洋孕育出了王者,也送走了王者。」骷髏的聲音突然低沉了下來,帶著寂寞與些許的悲傷「初代海賊王死在了東方藍的羅格鎮,公開處刑──那是他的家鄉;二代海賊王亦是在他的家鄉闔上了雙眼,死因是病逝──在那個名為哥雅王國的、極為邊緣的小小國家。」

羅沉默的看著那片海域,心臟像是被誰緊緊握住,令他感受到抽蓄的微疼──然而羅卻也不理解為甚麼布魯克會說起這些歷史、不,或許更像是稗官野史抑或是傳說,這些東西怎麼想、也不像是與所謂的記憶相關。

 

「──呦呵呵呵、真抱歉啊突然就陷入了悲傷的回憶中了呢,希望這樣的開頭不會嚇到特拉男先生啊?」布魯克的笑聲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打斷了羅的思緒「稍微重新來一遍如何?」

然而這個問句完全沒有要讓羅回答的意思,布魯克逕自開口說了下去。

「──大航海時代,舊稱大海賊時代,是從初代海賊王的死亡開始的。」慘白的手骨握著紫色的手杖,用一種隨意的節奏輕輕地敲擊著地板「在臨終前的一句話,讓無數人奔向了大海──為了尋找到海賊王這一生的所有財寶。」

「大海賊時代就這麼拉開了序幕。」布魯克再度邁開了步伐,皮鞋在大理石地板上敲出了規律的聲響「而在他死後的22年,新任海賊王在最終之地拉夫德魯登上了王座──只可惜他的名字並沒有流傳下來,僅知道他終生戴著一頂金黃色的草帽,歷史學家們也只好將他以草帽代稱為之;不過作為他的船員,我當然是知道的──特拉男先生應該也知道的。」

 

──我應該知道?

羅停下了腳步,骷髏的背影令他莫名有種不想深究下去的恐懼感,在這個莫名奇妙的夜晚,這卻是他第一次聽到布魯克提起了類似記憶相關的話題,然而當這個話題的開頭竟是來自1500年前時,就算是羅也無法理解。

「王座僅有一個,而最終登上那個王座的是一名年僅19歲的少年。」似乎也不是很在意羅到底有沒有跟上自己,布魯克只是逕自站定於某個玻璃櫃之前──正是先前羅與路飛經過的、擺放著二代海賊王遺物的玻璃櫥窗。

 

「而在少年成為海賊王之前,他曾經與某位知名的大海賊組成了海賊同盟。」

「在他成為海賊王後,那名大海賊也成為了那片名為新世界的海域上的、僅次於海賊王的王者之一,甚至到最終、海賊王逝世之前,那名海賊也一直在他的身邊。」

「二代海賊王的身後總是有著名為四皇的影子。」布魯克朝那把漆黑的野太刀微微鞠了個躬,似乎是在示意「直到二代海賊王逝世,那名海賊也見證了新時代的誕生,即使那片海洋之上不再有王。」

 

「……那個海賊,和海賊王是什麼關係?」羅終於開了口,他清楚的知道布魯克口中的那名海賊絕對不僅僅和海賊王只是有著同盟關係,而那份猜測卻讓他有些退卻「你會說這些、絕對不會是那麼簡單的。」

「特拉男先生果然非常的聰明呢。」而布魯克只是呦呵呵呵的笑了出聲,漆黑的眼眶望著羅的方向「那位海賊,的確不僅僅是作為同盟……而友人或是親人等答案也都是錯誤的,那位海賊對海賊王的意義遠大於此。」

 

「──那可是那位遲鈍又純情的海賊王,唯一的戀人啊。」

 

 

羅和布魯克很快的就回到了最初的地點,而路飛也如同他自己所言的等在那裏。

他們向布魯克告別,並且答應下次還會再來──隨即兩人便離開了大航海時代博物館;此刻時間已經接近午夜,街道早已空無一人,街上的店家拉下了鐵門與窗簾將光線隔絕,僅剩路燈明明滅滅的點亮道路。

 

先開口的是路飛。

像是無法忍受兩人之間的沉默充斥、路飛拉著羅的手,巧克力色澤的眸子盯著他,語氣卻並不激動,非常和緩的開了口。

「──特拉男、布魯克的介紹怎麼樣?」但他所說出的卻是與先前的對話毫不相關的內容,平淡的像是在說天氣非常好一般「很棒吧、大航海時代──我很喜歡那個時代。」

「夢想啊、冒險啊、還有海賊王,」路飛笑嘻嘻的說著,極為興奮的「不覺得超棒的嗎?」

「──是很棒。」羅回握著少年的手心,溫熱的、生機昂然的──他回想起先前與布魯克的對話,即便對方並沒有明講,但羅大致也猜到了──或許輪迴轉生甚麼的,的確是存在的「草帽當家的,我有話對你說。」

 

羅停下了腳步,漆黑的大衣被夜風吹起,與少年的紅色運動外套形成了極大的對比;那瞬間路飛還以為兩人回到了那片雪原,那場重逢──該說是開端還是起始呢?路飛至今都無法理解,而羅似乎並沒有察覺到他的異樣,握著路飛的手並沒有放開。

「坦白說、我現在還是不太能相信,」羅開口,低沉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壓抑與混亂,但若是如他猜測的那般,那麼那的確是一個、極為久遠的約定「我沒有那些記憶的原因,或許是懲罰曾經的我的執念──但我並不覺得後悔、也不會後悔。」

「然而即便是這樣、沒有記憶的我……卻還是在這茫茫人海中見到了你,我想估計就是那些所謂的命運。」

路飛望著那雙銀灰的眼眸,這雙眼已經在他所有的人生內占了太多部分,沒準真正心懷執念的是自己才對──他想開口,然而羅並沒有讓他開口的打算,而是繼續說了下去。

「如果這就是所謂的命運,那麼、這將是我第一次感謝命運的餽贈。」

羅將路飛拉進了懷裡,緊緊的擁抱住了他。

 

「──因為命運的存在,讓這個不存在任何記憶的我,再次愛上了你。」

 

 

「──他們走了?」

應該是空無一人的博物館內突然出現了女性的聲音,然而布魯克並沒有被驚嚇到,而是呦呵呵地笑著回應了那道聲音。

「哎呀──沒想到羅賓小姐這麼惡趣味呢,到底是從甚麼時候就躲在那裏的呢?」他說道,但語氣中並沒有任何責怪的意思「看來那段對話也是羅賓小姐的傑作吧?」

「這麼快就猜到了嗎?」羅賓優雅地從大理石柱後面走了出來,黑色的長髮柔軟的飄逸在身後「的確、那段對話是我刻意為之──不覺得這才是最棒的生日禮物嗎,對特拉男來說。」

「雖然有部分原因也是因為,有些看不下去了。」她落坐在布魯克的身邊,笑聲清脆「特拉男太過幸運了不是嗎,明明沒有記憶,卻還是和路飛相識相愛了──稍微有些小嫉妒呢。」

「羅賓小姐這話說得也不錯。」布魯克愉快地將一旁裝滿紅茶的茶杯遞給了對方,自己也端著紅茶喝了起來「不過,我倒是覺得這樣也很好的。」

 

「畢竟、就算特拉男先生沒有記憶,他愛著路飛先生的這件事實也不曾改變過。」漆黑的眼眶望著不遠處櫥窗內的草帽與野太刀,坦白說他還是挺感謝所謂的命運的「都這樣了,實在很無法令人感到生氣呢。」

「說的是呢。」羅賓愉快的回應著,手中的紅茶冒出了陣陣熱氣「那就這樣吧,我們兩人只要繼續守護他們就好──還有大家。」

「記憶不是關鍵,關鍵是是否相愛。」羅賓繼續說著,想起了另外兩人的事情忍不住輕聲地笑了出來「現在看起來,各位做的都非常好不是嗎?」

「的確是呢──哎呀、真想見到各位啊。」布魯克感嘆道,將杯內的紅茶一飲而盡「希望下次能見到大家啊,已經1500年沒見了,我可是非常想念各位的呦呵呵呵──」

 

 

骷髏的笑聲迴盪在整間博物館,在這寂靜的夜卻並不顯得驚悚,反而異常的令人感到溫暖。

 

『──1500年後,我們終將再次相遇、並且相愛。』

『這不就是最棒的奇蹟了嗎?』

 

 

END.


作者碎碎念:


其實我一開始並沒想到會寫這麼長一篇,Word的字數統計華麗的整整突破了一萬字,我怎麼會對羅大這麼好((等


來說說這個故事吧。

其實在羅大生日前幾天,我就為了要寫甚麼賀文而焦頭爛額,虐是肯定不能的我要是敢在羅大生日發刀,不用羅大動刀其他人都能生吞了我,然而當時腦內所想的所有趴樓或是梗卻全部無法達到我的期望,直到羅大生日的前一天晚上,我做了個夢──羅路兩人牽著手,站在一間博物館內,裡面是許多令人熟悉的事物──醒來後我就立刻記下了這個畫面,並且開始寫了這個故事,拖了好幾天總算完結了,簡直令人感動萬分。

在這篇的開頭也特別提到了這是先前所寫的《魂兮歸來》之後日談,大海賊時代結束的1500年後,眾人轉生的故事──故事內其實分為三種人:保有完整前世記憶的、僅有片段或是印象的……以及完全沒有前世記憶的。

羅是後者,而路飛明顯是前者;羅賓是整個草帽海賊團內唯一擁有完整記憶的船員、其他人不是完全沒有記憶、就是僅有片段的──布魯克是例外,他在1500年前利用沉睡逃離了那個極度悲傷與寂寞的世界,而當他再次醒來時卻見到了在櫥窗外對著自己笑的黑髮小女孩──那便是羅賓。

對於這個安排,其實不少基友都覺得特別虐,但這個設定倒是一開始就確立了,比起羅賓、布魯克才是真正適合引導羅去探尋記憶的人,並且其實我真的沒有虐布魯克、目前他的生活還算是非常愉快的,之後路飛也帶著小夥伴們在深夜去找了布魯克,諸位可以想像當晚的博物館會多麼熱鬧,想必那首《賓客斯的美酒》又會被奏響了吧?

最後是這篇故事我想要傳達的重點:『即便沒有記憶,但我仍然還是愛上了你。』

在痛失戀人、又在死者之島重新與路飛相遇的羅,即便轉生後失去了記憶,但那份刻印在靈魂之中的悲痛與愛從未消失,他與路飛的相遇是必然而非偶然,即便兩人並沒在那個早晨相見,未來也必定會在其他地方相遇吧?而路飛做為擁有所有記憶的人,卻從來沒想過希望羅恢復記憶什麼的,他單純的覺得現在就很好,沒有失去家人也沒有失去柯拉松,這樣的羅不是很好嗎?這是個和平的時代,路飛是真心的覺得即便羅沒有記憶也沒有關係,再說──就算沒有記憶,他們還是相愛了。

從頭到尾看得最透徹的是路飛、而對於所謂的記憶感到好奇與困惑的是羅,但追尋到了真相的羅卻也沒有試圖想起任何事,而是感謝命運──讓他們最終還是相遇並且相愛。


廢話稍微說的有點多,真抱歉啊,之後還會放出一篇路飛視角的文,也希望各位看文看得開心看得嗨,那就是我最高興的事了。

還有留言,天啊我超愛各位留言的真的。

那麼我們下一篇文見。

评论 ( 9 )
热度 ( 28 )

© 韶華無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