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全刪,UT不產,OP猛烈燒,請自行取關

【OP】歸去來兮【中】【羅大生日賀】

CP:特拉法爾加‧羅x蒙其‧D‧路飛


。以漫畫/動畫《One Piece》為基礎衍生

。1006羅大生日賀文

。《魂兮歸來》的後日談

。現代轉生趴嘍,羅沒有前世記憶設定

。結果居然又爆字((再度哭出聲

。『──1500年後,我們終將再次相遇。』




亂七八糟又熱鬧萬分的生日宴會後,兩人是一起走路回家的,10月初的夜晚還留有夏夜的清涼痕跡,卻又不令人感到刺骨,而對於稍微喝了點酒的路飛來說,這樣的溫度無疑是舒適的;他興高采烈地拉著羅的手,笑得非常開心。

那瞬間羅真不想開口問出那個令他如此在意的問題,比起自己的疑惑,他更想看著眼前的少年一直露出那樣的笑容;但他實在是無法無視那份疑惑,先前羅賓與路飛的對話中所得知的那些奇妙的線索令他無法不去在意,若真的是如同他們所說,那個『沒有記憶』的自己──或許、一年前的事他就能獲得解答。

 

「──草帽當家的。」最終羅還是開了口,連他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皺著眉頭「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的事嗎?」

「唔?特拉男你在說什麼,我怎麼可能會忘記嘛。」路飛沒有看他,拉著他的手說著,語氣一如往常「那天要不是特拉男救了我,我可是會死掉的噢!」

「我說的不是那件事,草帽當家的。」羅嘆了一口氣,握著路飛的手就將人拉到了自己面前「那時候……你對我說了那句話……」

「那句找到我了、是什麼意思?」他握著路飛的手,看著少年那雙巧克力色的眸子,語氣既堅定又帶著疑惑「那天、難道不是我們第一次見面嗎?」

 

路飛瞬間沉默了下來,面上的笑容也消失殆盡,取而代之的卻是一種無法用言語說清的神情──既帶著了然又帶著欣喜,夾雜著無奈與希冀以及更多情緒的,羅第一次無法猜到對方此刻的想法,與平時輕易就能看透的模樣毫不相同。

 

「──吶、特拉男。」片刻的寂靜後是一聲呼喚,路飛開了口「特拉男覺得,承諾與約定可以持續多久呢?」

「約定?」羅望著他,這突然的問句讓他有些不知所措「這是甚麼意思、草帽當家的?」

「是約定噢,沒錯。」路飛並沒有直接回答他的疑惑,而是轉身拉著他走,卻不是往自己家的方向「很久很久以前的約定了……不過我還記得。」

「特拉男你啊、相信這世界上有著奇蹟嗎?」他沒有看向羅,牽著羅的手也沒有放開,只是逕自走著「奇蹟啦、靈魂啦、輪迴轉生之類的──你相信嗎?」

羅沒有回話,對於一個標準的理科生來說,路飛所說的那些事物都是他曾經叱之以鼻的,他相信一切都有科學能夠解釋,可現在這些事情從少年的口中說出來,卻讓他感到了疑慮與困惑──那不像是蒙其‧D‧路飛會說出來的。

「我相信噢,超級相信的。」路飛似乎也不是很在意羅有沒有回答他,只是繼續說了下去「畢竟,我真的找到特拉男了。」

 

路飛終於停下了腳步,抬起頭來──順著他的視線看去,羅發現他們停在了一個意想不到的地方。

──市立大航海時代歷史博物館。

 

 

羅知道這個博物館,小學的時候甚至還來參觀過,但當時看了甚麼都已經記不得了,更多的事情還是從書籍裡得知的。

大航海時代歷史博物館,是由知名的歷史學家妮可‧歐爾比雅所一手建立起來的,主要收藏著1500年前、大航海時代所留下來的歷史遺物,而歐爾比雅教授本身更是大航海時代的權威,因此這個博物館的建立並沒有受到多少阻礙──羅並不懷疑路飛知道這裡的可能性,畢竟那位妮可‧羅賓正是歐爾比雅教授的掌上明珠,但他不理解的是、路飛帶他來這裡的原因。

 

「──走吧,羅賓有給我備份鑰匙噢!」而路飛像是看出了他的疑惑,笑嘻嘻地從口袋中扯出了一串鑰匙──在深夜中顯得分外刺眼。

 

簡直是小偷般的行為。跟著路飛走進了博物館大門的羅在內心自嘲著,卻驚訝的發現偌大的博物館竟沒有安排保全,整個博物館像是死寂了一般,空無一人──除了他們兩個不速之客。

「特拉男、你該不會怕黑吧?」路飛抬起頭,笑嘻嘻的說著,伸手從背包內拿出了一支手電筒「別怕,有我在噢!」

「誰怕黑了。」羅沒好氣地回答,但握著路飛的手卻又加重了幾分力道……他真的不怕黑「你帶我來這裡做什麼、草帽當家的?」

「嘿嘿、先保密。」路飛只是故作神秘的比了個噤聲的手勢,拉著他就走「特拉男一定會喜歡的。」

 

他們經過了一個又一個的展示品,有即便入鞘卻令人感到發寒的三把武士刀、一柄全長幾乎有一人高的彈弓、橘色的神秘魔法棒旁邊的說明寫著這是天候科學的極致創作、而最顯眼的莫過於那頂被擺在正中央的金色草帽──與少年時常掛著的那頂極為相似。

 

──在草帽旁邊的說明版上明確的寫著,那是二代海賊王的遺物。

──而在離草帽所擺放的玻璃櫃不到幾步的距離,立著一把漆黑的野太刀。

 

最終、羅被扯到了一個空蕩的玻璃櫃前,旁邊的說明版上寫著的是『一具骸骨』──他有些不解,這怎麼看都是一個空蕩的櫃子、哪裡來的骸骨?

但路飛沒給他思考的時間,而是朝黑暗的角落喊了一聲。

 

「喂──布魯克你跑去哪裡了──」不大的聲音、在寂靜的空間裡卻像是拿著把擴音器大聲放送一般的清晰「我來了噢──」

「等等、草帽當家的──」沒想到路飛居然會突如其來的喊這麼一聲,羅下意識的就開了口「你安靜點──」

然而他沒來得及將話說完,清晰可聞的腳步聲與奇妙的笑聲就傳了過來,皮鞋敲擊地面的聲音不斷的接近,讓羅莫名的慌張起來──難不成還是有保全的嗎?

而下一秒出現在他眼前的是,一句穿著奇怪服裝的骷髏,頂著個奇怪的爆炸頭,呦呵呵呵的對著他笑。

 

饒是冷靜如羅,也難免在這種恐怖又好笑的場景下鐵青了整張臉。

 

 

「──呦呵呵呵、真是稀客……路飛先生居然帶了客人來呢。」骷髏突然口吐人言,甚至還十分有禮的說著「有一陣子不見了、路飛先生。」

「布魯克你跑去哪啦?」路飛竟沒有一絲害怕,笑嘻嘻地回應著骷髏「我還以為你又偷跑出去了,這樣會嚇壞很多人的啦!」

「路飛先生居然這麼擔心我,我真是感動的要哭出來了──雖然我並沒有眼睛,呦呵呵呵──」被稱作布魯克的骷髏又發出了奇怪的笑聲,然後轉向了羅「好久不見了、特拉男先生,看來您和以前一樣,並沒有多大差別啊。」

「……你認識我?」總算從驚嚇中冷靜下來,然而羅的臉色並沒有變得多好看,可眼前這具骷髏所說的話卻讓他更加疑惑「你又是誰?」

「我當然認識您,特拉男先生。」布魯克鞠了個躬,非常有禮貌的回答「至於我是誰──用現在的話來說,應該被稱作活化石吧?」

「我是這間博物館不為人知的導遊、從大航海時代便存活至今的骷髏,更久以前則是被稱為『SoulKing』──但最重要的身分是,我乃二代海賊王的船員、劍士兼音樂家,鼻唄布魯克。」

 

布魯克又發出了那種奇怪的笑聲,手中的枴杖甩啊甩的在空中劃著虛無的圈。

「不過比起大航海時代這個稱呼,我還是更喜歡大海賊時代這個詞,呦呵呵呵──」

 

──大海賊時代?

羅不知道該不該相信面前的骷髏,然而路飛對布魯克所表現出的親暱與友善卻讓他不得不信,路飛和誰都能夠成為朋友,但他對這具骷髏的表現卻更像是面對他的那群小夥伴──簡直難以置信。

「不過、既然路飛先生將您帶來,還是在這個時間……看來是希望我替特拉男先生做個優質的導覽?」布魯克又開了口,絲毫沒有在意羅的沉默「是這樣的嗎、路飛先生?」

「因為布魯克才是最清楚的。」路飛回答道,聲音卻緩了下來,不似平時的歡快與活力「我所知道的,只有那些……之後的事還是布魯克更清楚。」

「所以我在這邊等你們回來。」少年笑了起來,看著羅的眼神非常堅定「特拉男不用擔心我噢。」

「草帽當家的……」羅看著他,明明是在深夜、明明周圍只有手電筒的光線,他卻覺得時間像是回到他們初次見面時、那種莫名的,像是路飛隨時會消失在他面前的恐懼感再度撲了上來。

 

「我不會消失的,特拉男。」而路飛只是揚起了燦爛的笑容,看著他。

「──不會的。」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30 )

© 韶華無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