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全刪,UT不產,OP猛烈燒,請自行取關

【OP】歸去來兮【上】【羅大生日賀】

CP:特拉法爾加‧羅x蒙其‧D‧路飛

 

。以漫畫/動畫《One Piece》為基礎衍生

。1006羅大生日賀文

。《魂兮歸來》的後日談

。現代轉生趴嘍,羅沒有前世記憶設定

。結果我還是寫不完((哭出聲

。『──1500年後,我們終將再次相遇。』

 

 

誰也不知道特拉法爾加‧羅是怎麼和蒙其‧D‧路飛看對眼的,兩個天差地別的人,莫名其妙的就走到了一起,順理成章地就像是命中注定,讓不少一開始不看好兩人的傢伙跌碎了一片的眼鏡。

可就連羅本人都不知道自己為甚麼就這麼認定了蒙其‧D‧路飛。

但所謂『喜歡』的心情既強硬又不講理,他就是這麼喜歡上了那個宛如太陽般的少年;現在想想、羅或許要感謝一年前的那場小小的意外,畢竟若不是那起小意外,他或許這輩子都不會遇見蒙其‧D‧路飛吧?

 

──那時所見到的、少年眼中那閃亮的光芒,他至今都無法忘記。

 

 

一年前。

 

「電車即將進站──」

彼時的特拉法爾加‧羅還是個剛進研究所的研一生,站在車站月台的他滿臉不耐,從廣播中傳出的機械合成女音既僵硬又冰冷,羅不是很喜歡那個聲音,但更不喜歡在尖峰時段跟許多人一起擠電車──沒有住在學校宿舍的他以往都是自己開車通勤,然而這美好的通勤生活卻毀在他心血來潮同意了基德向他借車這件事上;前一晚借出去的愛車,隔天回來車頭就毀了個大半,若只有外殼受損也就算了,引擎部分也毀了個不清,羅還記得基德那張鼻青臉腫躺在醫院的臉,而那時的他完全沒有手下留情,當著醫生護士的面直接又讓基德的鼻子多歪了30度。

──當然,也不是沒有人不願意載他一程的,雖然個性有些孤僻,但羅還是有著不少的朋友,而提出這個主意的自然是那群朋友中的其中一個,但羅最後還是拒絕了──珠寶‧波妮開起車來比基德還不要命,上波妮的車與和一群人擠電車,羅果斷地選擇了後者,擠擠而已還不會有事,要是上了波妮的車,估計他連下來的機會都沒有了。

思緒千迴百轉,從罪魁禍首的紅毛想到開車不要命的好友、羅最終還是抬起頭來──等待著電車進站。

 

──然後他就見到了那個沐浴在陽光之中的少年。

 

穿著紅色的無袖帽T與黑色的七分褲、在接近入冬的10月裡看起來格外的惹眼,頸子上的黑繩鬆垮垮的掛著頂破舊的金色草帽,看那光澤像是被時常呵護保養;黑色的髮絲柔軟的被陽光吞沒,泛出了些許金褐色,與少年的雙瞳一樣的色澤,讓人聯想到比利時產的牛奶巧克力,絲滑柔順──少年就站在月台邊,手裡拎著個黑色的大袋子,袋子的邊緣還沾著些除不去的彩虹,幾支畫筆亂翹著從袋子裡冒出個頭來,就連指尖也留有水彩的痕跡,羅一下子竟無法斷定他是要回家、抑或是前往創作的路上?

來往的行人旅客是那樣的多、可他卻在人群中第一眼就看見了那個少年,沐浴在陽光中,像是隨時都要消失一般──這種荒謬而沒有條理的想法竄上了羅的腦門,卻讓他沒來由地感到了恐懼,像是下一秒這個少年就會直接化為空氣、化為風,直接消失在他面前一般──羅甚至都沒意識到自己是甚麼時候開口的,那個句子就這樣脫口而出──

 

「草帽當家的……?」

 

少年幾乎是瞬間就轉過頭來,巧克力色的雙眼直直地盯著他,略顯稚嫩的容顏卻讓羅沒來由的心臟狂跳,而少年下一秒所揚起的笑容更是讓他有種被雷擊的感覺,可之後的那一幕卻又令他心臟發冷──少年轉過身來,似乎要開口說些什麼,一名匆忙的旅人卻撞了他一下,少年身形一個不穩,就要往月台下方落去──兩人之間的距離並不遠,只有幾步的距離,而羅所做出的第一個反應便是衝上前,伸手拉住了少年並且將他拉了上來──少年爬上月台後沒幾秒,電車便呼嘯而過。

如此令人驚恐的畫面卻沒震懾住多少行人,人來人往的月台一片平靜,而羅與少年就那樣跌坐在地上,齊齊鬆了口氣──然後少年做出了令他意想不到的動作。

 

少年伸手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伴隨著充滿喜悅與驚喜的嗓音。

「──找到你啦!」他的聲音既軟糯又充斥著滿滿的活力,而那個擁抱也是相同的,令人感到非常的溫暖。

 

一向討厭與人肢體接觸的羅,卻一直沒有推開少年。

 

 

直到兩人從月台上離開,並且在車站內的小咖啡廳內坐下後,羅才終於得知了少年的名字;少年笑嘻嘻地告訴他自己叫做蒙其‧D‧路飛,是OP大學的一年級新生,主修美術──非常巧合的是羅的學弟,雖然科系不同。

他們在一個有些危險又有些可笑的情形下、就這麼認識了──爾後兩人越走越近,或許更該說是路飛單方面的親近,而羅則是完全無法拒絕也不想拒絕他的親近,最終就這麼走在一起似乎也就不是那麼令人意外了。

但羅到現在還是不知道,分明是第一次見面的兩人,路飛當時卻說出了那樣的話語,像是他一直在尋找自己……一般。

 

時間回到現在。

 

「喂、黑心鬼。」

一隻大手將有些份量的紙袋摔到了羅的桌上,羅沒好氣地抬起頭來,他不用想就知道是誰做出了如此失禮的事情,畢竟會喊他黑心鬼的傢伙,從頭到尾也就那麼一個。

「這是甚麼?」羅非常之嫌棄的伸手拽過了那個紙袋,意外的發現裡面塞滿了不少包裝精美的小盒子「你這是……終於同意讓神棍當家的娶你所以現在在分送喜餅嗎、基德當家的?」

「我去你媽的、這他媽是其他人要老子拿來的!」尤斯塔斯‧基德瞬間炸了毛,怒火旺盛的開口「你他媽不是書讀傻了、連自己的生日都忘了吧?」

「我很清楚自己的生日是哪天,只是不覺得有多重要。」羅惡意的笑了笑,將那些禮物給倒了出來「不過你居然記得我的生日,看來神棍當家教育得當,把你那缺失多年的社交禮儀都補上了,建議你最好趕緊帶他回家見家長,保不准你父母會飛速同意你嫁過去這件事。」

「所以說這跟老神棍娶不娶老子有甚麼關係!?還有老子才是娶的那個!」基德氣結,枉這小子讀了一年的研究所,他娘的高智商都拿來懟他用了嗎?「還不是大家都知道你今年肯定約不出來過生日,這才讓老子拿給你的!」

「你這話甚麼意思、基德當家的?」難得羅也有智商斷線的一天,從基德口中所說出來的話他真是一點都沒懂,但該懟的還是要懟「我以為就算是憑你的智商也可以牢牢記住,我沒有過生日這種習慣的?」

「你他媽能不能一天不懟我?」基德翻了個老大的白眼,決定不再和羅糾纏下去「你家那個草帽要是沒打算給你點什麼驚喜,老子我就跟老神棍姓。」

「這話你得對神棍當家的說才行。」羅淡淡地說,其實他大概也猜得到,依照路飛的個性,在這種日子他肯定要鬧出點什麼才甘願「謝謝你的提醒,我會注意的。」

他將那些禮物看也不看的就扔回了紙袋裡,站起來轉身就走,徒留基德一個人氣得不行卻又沒辦法說點什麼反擊的站在原地。

 

說起來,就連路飛的那票小夥伴也挺奇怪的。

尤其是那個叫做妮可‧羅賓的女人。

 

羅想不起來自己甚麼時候和那個女人有過交集,更不知道兩人之間到底有甚麼過節,然而羅賓對他的態度一直都很微妙,不知道是因為搶了她的夥伴還是其他的什麼,總之就是一整個微妙;反觀其他人倒是對他沒甚麼特殊反應,或許一開始的確嚇壞了他們,但之後就被莫名其妙地接納了……還有路飛的那兩個哥哥,第一次去路飛家裡時、兩個哥哥在聽到自家弟弟對羅的介紹時分明一整個目瞪口呆,下一秒卻露出了不知該說是無奈還是妥協的神情,當然、被兩個哥哥們針對還是有的,可就連羅自己也感覺有些熟悉,像是很久以前也曾經被他們這麼針對過,尤其是那個叫做薩波的二哥,熟悉感尤是強烈。

就和路飛一樣莫名其妙。

 

 

而路飛果然也沒有令他失望,見到羅的瞬間就伸手給了他一個擁抱,然後就是硬拖著他跑到了小伙伴之一的香吉士家裡所開的餐廳──踏入門的瞬間羅就被各種奶油泡泡給襲擊了,全身都是黏膩又香甜的奶油,而策劃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則在一邊抱著肚子笑得非常開心。

他被簇擁著吹蠟燭、切蛋糕……折騰許久才好不容易脫身,前去清理那些奶油,而當羅終於從樓上的浴室中離開並且走下來時,卻非常剛好的聽見了羅賓與路飛的對話。

 

「你很開心嗎、船長?」羅賓的嗓音帶著笑,對路飛的稱呼卻非常不同於以往「看到特拉男那個樣子?」

「嗯!那是當然的啊!」路飛笑嘻嘻地回答著,羅不用看都可以知道現在他的笑容有多麼耀眼「以前根本沒辦法這樣,特拉男不喜歡麵包,連帶著連蛋糕也不喜歡,每次都是香吉士做飯糰給他慶生的──現在就可以啦!」

我不喜歡麵包?羅一頭霧水的聽著,自己對麵包並沒有特別的喜惡,為甚麼路飛卻說出了這種話?然而他還來不及細想,羅賓的聲音就又響了起來。

「說的也是呢,還討厭梅干不是嗎?」羅賓愉快的回答著,聲音並不大、卻剛好是能讓其他人聽不見的音量「喜歡烤魚和飯糰、也喜歡獨自一人流浪旅行,甚至還有收集硬幣的喜好……真難得你會把他的事情記的這麼清楚呢。」

「嘿嘿,因為我最喜歡特拉男啊。」路飛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搓了搓鼻子「可以在見到特拉男,真的好開心啊──我之前真的以為,我會找不到他。」

「船長不覺得寂寞嗎,特拉男可是一點記憶都沒有噢?」羅賓拋出了一個問句,卻讓羅有些錯愕──他們在說什麼、什麼記憶?「只有自己記得不會很寂寞嗎?」

 

「──不會啊,現在的特拉男很好。」

路飛開了口,打斷了羅的思緒……而他只是繼續說了下去。

「現在很好、特拉男的爸爸媽媽都還在,妹妹也是;對他很重要的柯拉松先生現在也變成了他的叔叔,明哥就算了……」路飛的嗓音有種說不出的滿足感,羅只覺得自己的心都變得有些柔軟「就算想不起來、就算他忘記我了,可是現在的他還是一樣愛著我,這樣不就夠了嗎?」

「我果然、最喜歡特拉男了。」

 

少年用這樣的一句話結束了整個話題,而提起話題的女人只是笑出了聲。

 

──但誰也不知道、這段對話在羅的心裡掀起了多大的巨浪。

 

 

TBC.

评论 ( 13 )
热度 ( 32 )

© 韶華無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