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全刪,UT不產,OP猛烈燒,請自行取關

【OP】珍珠【上】

 

 

。以動畫/漫畫《ONE PIECE》為基礎衍生

。想了很久到底該不該打上乙女向的TAG,最後姑且還是打了

。雖然沒甚麼戀愛要素

。原作向,某個島上的少女的故事



寫在前面:

有看過我先前所寫的《魂兮歸來》的讀者應該有在我的後記中讀到,我有個原創女角的故事想要寫,關於艾斯與這位小姐的故事,若是真的不喜歡看原創女角的話,還請妳迴避這篇。

這個故事的時間點發生在《魂兮歸來》之前,發生的地點則是在那個不知名的小島,文中所提到的、薩波所推開的餐廳大門,正是這位小姐所開的餐廳;這篇文並不令人愉快,也沒有戀愛要素,從頭到尾只是這個名叫賽莉亞的少女曾經發生過的事情,沒有起死回生、也沒有相戀相愛,從頭到尾都是她的單向通行,只是她的暗戀。

話已至此,若是妳在看完這麼長的前言後還願意繼續接著看下去的話,我會很高興的。


預計三更完結。



 

 

「──不好意思、還有營業嗎?」

已經是晚上十點左右,街道上的店舖大多已經關上了燈,只有幾間酒吧還開著,不時傳出熱鬧的樂聲與笑聲──而這間餐廳其實在一個小時前就已經打烊了,只是因為女主人還留在店內的關係而沒有熄燈,這導致了此刻的尷尬情況──一名帶著高禮帽的青年推開了門,與正坐在吧檯處看書的女主人打了一聲招呼。

「──其實已經打烊了。」女主人愣了一下,隨即露出了一個微笑「不過、來者是客,我不會將踏進店裡的客人趕出去的。」

年輕的女主人站起身來,邀請眼前的青年入座──她關上了店內大部分的燈,僅留下了吧檯處的光源,然後走到了吧檯後面穿上了圍裙。

「沒甚麼好招待的,還有一些食材,希望您不是個挑食的客人。」女主人盤起了桃紅色的長髮,微笑著說道「先生是來我們島上購買珍珠的嗎?」

「啊、這倒可放心,我並沒有挑食的習慣。」青年笑了笑,非常自在的入座,並且摘下了頭上的禮帽──女主人這才發現對方有著一頭相當耀眼的金髮「而您說對了,我的確是來購買珍珠的,聽說這裡出產著最好的珍珠,我想挑一個給我未來的妻子,作為求婚戒指。」

「那麼您可來對地方啦、先生。」女主人點燃了爐火,將鐵製的炒鍋放了上去,趁著等待鍋熱的時間,手上的菜刀已經切完了所有需要的食材「培羅拉是整個偉大航道上最棒的人工珍珠養殖地,在這裡的話您肯定能挑到最好的;您甚至可以直接在這裡將珍珠加工成為飾品,我們島上的飾品工匠也是相當一流的。」

「看來您對於島上的一切瞭若指掌啊。」青年接下了女主人遞給他的餐具,說道「或許您可以給我一些建議,例如我該去找哪位工匠或是哪位珍珠商?」

「畢竟我住在這邊也快要22年啦。」女主人俐落地將食材倒入了鍋內,頗有重量的鐵鍋被她單手拿起,像是玩玩具一般「只是先生來的不巧,時間太晚了,若是要看珍珠的話,明天一早會更好。」

「若是時間不趕的話,明早我很樂意帶您去的,先生。」白飯被倒入了鍋內,在女主人的翻炒下散發出濃郁的焦香「或許還能替您說些折扣呢。」

「那我就先謝謝您了,還沒請教您的名字?」香氣勾起了食慾,青年忍不住吞了吞口水「這味道真香,您的手藝真好。」

「啊、我是賽莉亞;培爾‧賽莉亞。」她將鍋內的炒飯全部鏟了起來,倒進了早已備在一邊的白色瓷盤上,沒特別做什麼擺盤,直接就遞給了青年「粗茶淡飯不成敬意,也請問您的名字,我好稱呼您?」

「啊啊、真不好意思,我真是失禮了。」青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拿起了一旁的餐具「我叫做薩波,從巴爾迪戈來的。」

 

女主人突然愣住了,她眨了眨那雙美麗的海藍色眼睛,直直盯著自稱薩波的青年──卻又在下一秒轉開了視線。 

 

「──真是個、不可思議的巧合。」名為賽莉亞的女主人淡淡的說,回過頭收拾起那些用過的廚具「我知道您,薩波先生──您非常的有名。」

「啊哈哈……是從報紙上知道的嗎?」薩波有些不好意思,雖然他很在意先前女主人的反應,但此刻似乎不是個適合詢問的好時機「報紙上的報導總是過於誇張,唯一的真相或許就只有我是海賊王的兄長之一這點吧。」

「啊──那是之後的部分。」賽莉亞將那些廚具清洗完畢,並且放回了架上,這才回過身來,臉上掛著不變的微笑「我對您的認識,要在更早之前──要從不確定物終點站開始說起才是。」

她看著薩波一瞬間變得錯愕的表情,臉上的微笑淡了幾分,開口說道。

 

「──三年前。」她說,眼神變得有些悠遠,像是在回憶甚麼一般「波特卡斯‧D‧艾斯先生……曾經是我的客人。」

 

 

那是一個很平凡的夏季午後,夏季的陽光非常的炙熱火辣,剛準備將店門關上讓員工們休息一會的賽莉亞,在店門外的河道上發現了一條小船。

──還有船上那個昏迷著的男人。

 

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情,是被海浪衝過來的嗎?這麼想著的賽莉亞喊了幾個員工出來,讓他們將那個昏迷的男人搬到店裡二樓的客房,而自己則是轉身去請了鎮上的醫生過來;在經過醫生診斷後賽莉亞才得知這個昏迷的男人只是餓昏了,有點中暑現象但並不嚴重,醒來後多喝點水吃點東西就好。

秉持著都救了人、那就該救到底的理念,賽莉亞將男人安置在客房後便下了樓,進到了廚房內開始煮起了粥。

 

──於是當波特卡斯‧D‧艾斯醒來時,見到的就是身邊那碗熱騰騰的海鮮粥,與坐在一旁看書的少女。

 

「──你醒了。」賽莉亞沒有抬起頭,只是安然地將書本闔上,這才抬頭看向他「你和你的船被沖到了我的店附近,你昏過去了,所以我讓我的員工把你帶了進來。」

「先吃了那碗粥吧,還有把那杯水給喝完,如果還是餓的話你可以下樓來,我會讓員工替你煮些甚麼的。」她說完這句話便將手上的書放到了一邊的櫃子上,轉身開門離開,留下了艾斯與那碗粥面面相覷。

 

顯然,那碗粥並無法滿足艾斯的胃,於是他將那杯水給喝了個一乾二淨後便連同那個碗一起拿下了樓,卻被樓下的畫面給嚇了一跳──沒想到這裡竟是一間餐廳,看起來還是特別受歡迎的那種,不大的店內座無虛席,幾名員工跑來跑去忙得不可開交,一盤盤的餐點被飛快地送到各桌,熱鬧非常。

「──還是餓嗎?」少女的聲音在他耳邊響了起來,艾斯回過頭去,只見賽莉亞圍著圍裙,長長的頭髮盤了起來,手裡還拿著把鍋鏟「吧台那邊還有個位子,坐那裏吧,等等給你做吃的。」

她收走了艾斯手裡的碗盤與杯子,示意他坐到吧台處的一個空位後便又走進了吧台後面,將手上的東西交給了一旁的二廚後又開始了烹飪的動作。

 

說實話此刻的艾斯真的是有滿腹的疑問,但那些疑問顯然無法填飽他的肚子,於是在第一盤餐點被送到他面前時,他便決定那些問題晚點再說好了。

肚子的問題比較重要。他想。

 

而當艾斯吃完第十五盤餐點時,事情就這麼發生了。

──一票鬍子凌亂、怎麼看都像是海賊的傢伙走進了店裡;此刻的店內已經沒有太多客人,畢竟已經過了晚餐時間,剩下的也只有留在店內喝著啤酒閒聊的小鎮居民;領頭的那個見到了人在吧台內的賽莉亞,雙眼瞬間放了光──艾斯拉低了帽沿,默不作聲地看著那個帶頭的海賊一屁股坐在了吧台前,粗啞的聲音響了起來。

「小美人、咱們這群兄弟要來點吃的,妳有什麼好推薦的嗎?」那海賊笑的一臉淫穢,明顯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如果是小美人要親自餵的話,咱可是非常歡迎啊!」

「這位先生,請不要這樣……」眼見自家主廚被調戲了,一名男性員工連忙開口「要推薦的話交給我好嗎?」

「少廢話,誰在和你說話?」海賊罵了一聲,又轉回頭盯著賽莉亞「哎呀小美人,別不說話啊,這樣吧、咱的船上正缺一個廚子,要不妳把這店關了來咱船上,保證不會虧待妳的哈哈哈哈──」

那海賊伸出手,正想摸摸那張漂亮的小臉蛋,卻不知怎地撈了把空,而賽莉亞則是放下了手中的活,抬起頭來微微一笑。

「先生、您倒是好意,可我有暈船的毛病,坐不得船。」少女柔軟的嗓音響了起來,漂亮的眼睛盈著笑意「上船這事呢,也就請您死了心吧,若是如此、您與您的船員今晚喝的酒都給您免了單,如何?」

賽莉亞說得非常委婉,但也不是聽不出拒絕的意思,那海賊也沒想到自己居然會被直接了當地拒絕,當場便拍桌而起怒吼了起來。

「咱是給妳這丫頭面子,可別給臉不要臉!」海賊的嗓門很大,伴隨怒氣的加成更是不得了「廢話少說、妳要是不肯上船,咱們就拆了這間店,然後把妳賣到拍賣場上!老子還能賺上一筆!」

 

──這下糟了。艾斯眼神一黯,正想起身阻止那個混帳傢伙,卻被賽莉亞按住了肩膀,示意他不要有任何動作。

沒事的。她無聲的說,然後從吧台內走了出來,毫無畏懼的站到了那海賊的面前。

「先生,不如這樣吧?」她開口,臉上的微笑沒有任何變化「我不想被您拆了店,可也不想上您的船,要不我們打一場,一對一──我要是輸了,我就當場關了這店門,上您的船做您船上的廚子;可要是您輸了,那您得立刻離開這裡,並且從此不再踏入這間店,如何?」

 

──她瘋了嗎?艾斯瞠目結舌的看著她,她和那海賊的身形差的可不是一點半點,和那海賊單挑?

 

海賊哈哈笑了出聲,這丫頭居然想挑戰他?他可是懸賞金兩千萬貝里的海賊啊!一個女人居然敢跟他訂這種決鬥的約定,未免太過狂妄了吧?

「成、妳這個主意咱接受,要是輸了妳就乖乖地跟咱們上船吧!」海賊自信非常的同意了這場決鬥,這種一面倒的戰鬥可真是太有趣了!

「那麼您先請吧。」賽莉亞微微一笑,伸手先請那海賊走出店門,自己隨後也跟了上去。

 

 

「──真是學不乖啊,那些小海賊。」眼見賽莉亞與那海賊走出了店門,一個留著白色短鬍子的老人家開口說道「這是第幾個啦?」

「今天剛好滿二十個,真是的。」同桌的一個大媽笑了笑,拿起了啤酒杯「區區兩千萬貝里就想挑戰咱們小莉亞,真不知道和誰借了膽。」

 

店內仍然一片和諧平靜,完全沒有任何擔心或憂愁的氣氛,搞得艾斯一頭霧水,這種狀況下不是應該很緊張的嗎?

「……那不是你們老闆嗎,就不怕她輸了?」最終艾斯還是沒忍住,向站在他附近的一個員工開了口「輸了可是要關門上船的?」

「啊、您是今天小姐救下來的人吧?」那個員工只是笑嘻嘻地回答「我叫拉比,是小姐的老員工啦,您不用擔心,小姐目前還沒輸過呢。」

「要是您不放心,不如您跟去看看?他們現在應該在附近的空地。」自稱拉比的員工笑嘻嘻的說著,還貼心地告訴艾斯該往哪去「挺精彩的,每次發生這種事很多人都會去看的。」

「……啊?」這解釋跟沒解釋一樣,艾斯的疑問又翻了一倍。

「拉比、別亂說話。」另一個員工走了過來,是個嬌小的女孩子,雙手扠腰很兇地說「小姐自己也不想遇到這種事,別把這些事說的好像是遊戲一樣啦。」

「小心小姐回來剝了你的皮,小姐脾氣可是很差的!」那女孩這麼說著,揪著拉比的耳朵就往後廚拖,留下艾斯一個人坐在那裏。

 

──那個人脾氣很差?艾斯想了想,自從見到她開始就沒看過她除了微笑外有其他表情,到底是怎麼回事?

左思右想後,最終艾斯走出了店門,不管怎麼樣還是去看看的好,畢竟是救命恩人,要是那個女孩子真的輸了可不行。

 

──然而當艾斯抵達空地時,才發現是自己想多了。

──那名少女跳了起來,直接將那名海賊踹了個八米遠,翻了好幾個滾才停了下來,而她卻沒有停下動作,在那海賊好不容易停下來時給了對方一個上段踢,踢上空中後又躍了起來,直接就是一個下落踢技將人給踢回了地上。

 

「──您輸了,先生。」賽莉亞優雅的撥了撥裙子,這時艾斯才發現她腳上穿的竟是一雙鐵鞋,應當頗有分量的鐵鞋在她穿起來卻像是輕若鴻毛般「依照約定,您與您的船員之後都不得進入我的店內,還請您遵守約定。」

「我還得向您道歉,我的脾氣實在是不太好──」她揚起不變的溫柔微笑,可腳上的動作卻顯然不是那麼回事,畢竟她的腳就那麼剛好的踩在那個難以言喻的重點部位,那海賊痛的臉都歪了「希望這能給您一個教訓,別隨便性騷擾女性……不然怎麼受傷的可就不知道了。」

 

──難怪那些人一點緊張感都沒有,擁有這等戰力果然不需要擔心啊。艾斯默不作聲地看著,心情有些複雜的想著。

 

眼見自家老大被打趴了,那些船員怎麼可能善罷甘休,數十個船員舉起了武器,嗷嗷怪叫著就直往賽莉亞的方向衝,大有要給自家老大報仇的意思。

賽莉亞皺了皺眉,直接將那名海賊給踹遠了,雖然這人數有些多,一個個踹起來實在有些麻煩,但也不是辦不到──她這麼想著的同時,一道火焰卻直接燒了過來,將那些海賊一口氣給全部燒了──賽莉亞回過頭去,只見那個被她救了起來的男人笑嘻嘻的看著她,手裡還燃著火焰──是惡魔果實能力者?

 

「……謝謝。」賽莉亞張了張嘴,最終只是吐出了一聲道謝。

「不用道謝啦,不是妳先救了我嗎?」艾斯笑了笑,要她別這麼客氣,一報還一報嘛。

 

可這麼一來身分就藏不住了,只見某個被燒得一蹋糊塗的海賊目瞪口呆的瞪著他,食指顫抖著──尖聲喊出了他的名字。

 

「為、為甚麼火拳艾斯會在這裡啊──?!」

 

「……火拳艾斯?那是說你嗎?」看著那群海賊被嚇慘的表情,賽莉亞回過頭來看著身邊的青年,有些疑惑「這名字有點奇怪。」

「外號啦外號,全名是波特卡斯‧D‧艾斯。」不小心鬧出這麼大動靜,艾斯感覺有點麻煩「喂、你們都知道是我了,還不快滾?」

看著那些海賊拖著自家老大屁滾尿流的跑遠,賽莉亞沒忍住、噗哧一聲的就笑了出來。

「你把他們嚇得很慘。」她愉快的表示,很久沒有心情這麼好了「為了表達對你的感謝,這幾天你在我店裡吃的就都免單吧?」

「哦、妳還滿大方的嘛,那就先謝謝妳啦!」能有免費還好吃的食物,艾斯這下樂開了花「對了、妳叫什麼名字?我聽妳的員工都喊妳小姐?」

「別在意,那只是他們喊習慣了。」賽莉亞微笑著回答,看來救人還是有好處的「我叫賽莉亞,培爾‧賽莉亞──叫我賽莉亞就可以了。」

 

──在那個平凡不過的日子裡,我遇見了你。

 

 

TBC.

 


评论
热度 ( 3 )

© 韶華無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