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全刪,UT不產,OP猛烈燒,請自行取關

【OP】繁花未盡【下】

CP:特拉法爾加‧羅x蒙其‧D‧路飛


。以漫畫/動畫《OnePiece》為基礎衍生

。花吐症、雙向暗戀,上班腦洞一開整個就不好了

。放心吃、是甜餅

。讓我們為可憐的大舅子點個蠟燭((被燒死

。完結啦!








革命軍總部、巴爾迪戈。

 

參謀總長大人現在只能用一個字形容──閒。

天殺的閒,在從可亞拉的盯梢下解決完了那些堆成山的文件後,薩波實在是閒得發慌,最近的大海也挺平靜的,龍先生也沒甚麼任務可以派給他處理,搞得總長大人都忍不住考慮起出海旅行給自己放個假的可能性了,先去趟香波帝群島好了,然後再去探望自家可愛的弟弟,這麼久沒見到路飛了不知道路飛會不會想念自己──這麼想著的薩波忍不住愉快地笑了,人生如此美好。

 

──可他下一秒就笑不出來了。

──因為有人上門找麻煩來了。

 

薩波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房間突然被分成了好幾半、並且緩緩的倒塌下來,露出了屋外晴朗的天空與炙熱的陽光,而兇手就站在外面,頂著一頂斑點貝雷帽,手裡握著把野太刀──特拉法爾加‧羅為什麼會突然跑來拆他房間?

 

薩波一臉矇逼,內心風中凌亂。

但他薩波是誰,革命軍的二把手、參謀總長,草帽路飛的哥哥!怎麼可能會因為這種事情就呆成個木頭呢?於是他冷靜地戴上帽子,抓起自己心愛的水管就跳了下去──忘了說、薩波的房間在總部的二樓。

「特拉法爾加,有何貴幹?」薩波掃了一眼,發現幾乎是整個紅心海賊團都上陣了,只是礙於羅沒有行動才站在那裏動也不動「可以解釋一下嗎?」

「只是借你嘴一用。」羅拉低了帽沿,鬼哭筆直的對準了薩波「只需要嘴,其他部位沒有必要。」

「……哈?」什麼鬼?這傢伙撞壞腦子了?薩波震驚的看著眼前的海賊,他知道自家弟弟和對方是同盟的關係,但突然找上門就說要自己的嘴是想幹甚麼?「你撞壞腦子了嗎,特拉法爾加?」

「別擔心、用能力的話切下來是不會痛的──只是其他部位不保證。」羅完全沒有回答薩波的打算,鬼哭沒有回鞘、而羅甚至對薩波比出了中指「真不爽,雖然知道你是草帽當家的哥哥還是很不爽,憑什麼他會喜歡你──好好地當你的兄長不行嗎?」

「……哈?」薩波再度矇逼了,那句話是甚麼意思?「路飛會喜歡我當然是正常的!我可是他的哥哥,對於這點你有甚麼疑問嗎?」

「沒有疑問。」羅懶得繼續廢話下去了,趕緊速戰速決打他一頓然後把嘴巴切下來就行了,自己現在是真的非常火大「你只要乖乖的把嘴交出來就好。」

 

──然後羅發動了自己的能力,淡藍色的ROOM瞬間籠罩了兩人。

 

 

當路飛一夥人總算追上Polortang號時,戰鬥已經開始了。

 

「這算是……來晚了?」羅賓看著不遠處的畫面,淡淡的開口。

「喂喂、這打的也太激烈了吧──」烏索普掏出了自己的望遠鏡,心驚膽跳的說。

 

──只見在藍色的領域之中,兩個男人打的你死我活,野太刀與水管不斷交鋒激出炙熱的火花,不時還有烈焰一閃而過;見到此景路飛咳了幾聲,卻已經無暇去管那些花瓣──他直接拉長了手臂,握住千陽號的欄杆後就飛了出去。

 

「特拉男你個笨蛋──你在幹什麼啦!」

 

聽到了熟悉的聲音,正在激戰中的兩人都瞬間停下了動作,而羅更是被一雙柔軟的橡膠手臂給纏住,下一秒便直接被飛過來的路飛撞了個天昏地暗、翻了好幾個滾才停下來,而薩波則是一臉呆滯地看著眼前的畫面,這又是在幹嘛?

「……草帽當家的、你──」羅被撞的七暈八素,揉了揉可憐的後腦勺後坐了起來,卻被路飛一句怒吼給截斷了話語。

「閉嘴!現在是我在說話!」路飛一張小臉都氣紅了,咳嗽也變得連續,但這完全沒有澆熄他的怒火「你是笨蛋嘛!幹嘛來找薩波打架!?」

「……」羅瞬間就沉默了,他該怎麼回答、說因為嫉妒薩波可以這麼幸運被他喜歡所以才過來想把他切成塊嗎?

然而路飛完全沒打算放過他,扯著羅的衣領就站了起來,非常生氣的。

「說話!為甚麼!」路飛咳了幾聲,又是幾片白色的花瓣飄了下來「不準說謊!」

「……你得了花吐症,病因是你喜歡薩波當家的。」羅張了張嘴,最終還是沒有說謊,老實的回答了「如果沒和薩波當家接吻,你會死。」

 

──一瞬間整場都安靜了。

──紅心海賊團的船員不用說,當然是被震驚的說不出話,可誰也沒有薩波震驚,而這震驚的程度從他的表情就看得出來,一張嘴張啊張的卻甚麼話都說不出來。

 

「……特拉男、你是不是被撞壞腦子了?」雖然早知道羅誤會了,但實際聽到還是很令人生氣,既然都偷聽了不會留久一點噢!「誰告訴你我喜歡薩波的!」

「這不是你自己說的嗎、草帽當家的?」面對路飛的反應,智商持續下線的羅總算回復了一些智商,再怎麼樣也聽得出來路飛話裡的意思「你說的那些條件、不是薩波當家還是誰?」

「你都要偷聽了、不會留久一點把話聽完嘛!」路飛整張臉都紅了,卻不知道到底是氣紅的還是甚麼因素導致的「我之後說的話幹嘛不聽完啦!」

 

──等等、居然還有之後的對話嗎?

這是草帽一夥──除了喬巴──與羅此刻內心的想法。

 

 

不久之前、醫護室內。

 

「路飛這麼喜歡特拉男的話,為甚麼不說呢?」

喬巴再度發問,對於路飛的想法不是很能理解。

「因、因為感覺很奇怪啊!」路飛有些害臊的跳了起來,哇啦哇啦的說道「而且特拉男喜不喜歡我我也不知道啊,突然講出來很奇怪吧!」

「可是我覺得、特拉男也很喜歡路飛啊?」純真的喬巴說出了自己的想法「或許特拉男的心情和路飛你一樣也說不定不是嗎?」

 

 

然而羅沒有回溯時間的能力,而路飛顯然也沒打算把先前的話再說一遍,只是氣呼呼的瞪著羅,抓著對方衣領的力道也完全沒有放鬆。

 

「呃、在你們繼續吵架之前,有沒有人可以跟我解釋現在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在這麼尷尬的情況下,一個聲音突然竄了出來。

──薩波頂著張完美詮釋矇逼的表情,開了口。

 

他是真的什麼都沒搞懂,不管是羅突然跑來巴爾迪戈拆他房間,還有一言不和打起來,之後甚麼路飛喜歡自己啦要和自己接吻才可以什麼鬼的完全搞不懂,這麼複雜的情況、就算是機智過人的參謀總長大人也沒有那個能耐搞懂這些亂七八糟的事。

──他真的很需要有個誰來解釋一下。薩波想。

 

「──草帽當家的得了花吐症。」雖然情況真的很尷尬,但羅還是開了口「依照草帽當家說的條件,我以為他喜歡的是你、薩波當家的。」

「才不是!我才不是喜歡薩波!」路飛立刻反駁了羅的話語,非常生氣的說「薩波是哥哥!喜歡哥哥的喜歡和那種喜歡不一樣啦!」

 

──WTF?!薩波被震驚了,他已經不想數今天自己到底被驚嚇幾次了。

──而且薩波莫名的有種好像是要嫁弟弟的感覺。

 

「那到底是誰,你不說出來我不會知道,草帽當家的。」然後我才能去砍那個該死的傢伙。羅在心裡補了這麼一句「你喜歡的人到底是誰?」

「你、我……」路飛噎了噎,這種話他實在講不出來,可羅現在的表情怎麼看都是認真的想要知道答案──於是怎麼樣都憋不出口的路飛、做了或許是他這輩子最勇敢的舉動。

 

──他扯住了羅的衣領,然後向下一拉,直接就往羅的嘴上吧唧親了一口。

 

──在場眾人瞬間被閃光彈擊中,原地爆炸了。

──但受傷最慘烈的還是站在最前面的薩波總長大人。

 

 

治癒花吐症的方法是,與心儀的那個人接吻。

而現在、看著已經完全沒有繼續咳嗽的路飛,就算是智商下線的羅也理解了此刻的狀況──繞了這麼多圈子,結果路飛喜歡的根本就是自己。

 

既想自我了斷又覺得心花怒放,羅覺得心裡亂糟糟的,可那份喜悅卻怎麼也攔不住;而面對著路飛那張燦爛的笑臉,羅直接無視了周遭群眾,乾脆的拉過對方的手,認真地給了對方一個熱烈的深吻。

 

──關於草帽船長得了花吐症一事平安落幕了,不提草帽一夥對於這樣的結局有多麼的深感欣慰,紅心海賊團的船員們則是對於自家船長總算找到人生的One Piece而感到非常高興。

──可沒有人記得那個從頭到尾都非常無辜、最終居然還吃了一大口狗糧的參謀總長大人。

 

薩波看著兩艘船一同離去的畫面,又看看自己那間無辜至極的房間,最後將視線轉到了不知何時從總部跑出來全程觀看的吃瓜群眾同事們──覺得非常想哭。

 

「我到底招誰惹誰了……」他喃喃自語著,眼神非常空洞,最終還是被可亞拉拖回了總部。

 

──無論如何,還是挺可喜可賀的、不是嗎?

 

 

END.


评论 ( 14 )
热度 ( 28 )

© 韶華無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