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全刪,UT不產,OP猛烈燒,請自行取關

【OP】繁花未盡【中】

CP:特拉法爾加‧羅x蒙其‧D‧路飛

 

。以漫畫/動畫《OnePiece》為基礎衍生

。花吐症、雙向暗戀,上班腦洞一開整個就不好了

。放心吃、是甜餅

。羅大智商持續下線中((等



30分鐘後,羅踏上了千陽號的甲板,可得了花吐症的那人卻不見蹤影,一同不見的還有他們可愛的小船醫。

──船長抱著小船醫直接躲進了平時最不喜歡去的醫護室。

 

咳嗽一直沒有中斷過,路飛也沒去數自己今天到底咳出了多少花瓣,白色的花瓣一路撒在甲板上,像是季節錯誤的雪落在千陽號上。

不知道為甚麼,路飛也搞不清楚自己的心情,但現在的他完全不想見到羅。

 

「路飛、為甚麼要躲起來?」喬巴從路飛的懷裡跳了下來,有些疑惑地問著「路飛不是很喜歡特拉男嗎?」

「……是喜歡啊。」路飛咳了幾聲,幾片白色的花瓣亦隨之落下「可是我不想被特拉男看見這個樣子的我。」

「生病的我很弱、而且居然還會吐花瓣,看起來一定超級弱的,我不要。」

既然路飛如此明確的表達著自己的拒絕心理,喬巴也沒有繼續這個話題,只是從書架上拿了醫書和製作藥物用的搗藥杵和藥缽,沉默了一會才又開了口。

「吶路飛、為什麼會喜歡他呢?」喬巴抬起頭,將注意力從藥缽中的草藥中移開「路飛認識很多人,可是你卻只喜歡他,喜歡他和喜歡我們不一樣嗎?」

這可問到重點上了,路飛歪了歪腦袋,又咳了幾聲才認真地開口回答這個問題。

──與此同時,跟著白色花瓣一路從甲板找到醫護室來的特拉法爾加‧羅就剛好站在了醫護室的門外。

 

「──因為他很強、而且也很溫柔啊。」路飛笑嘻嘻地說,而剛想敲門的羅就這麼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將對方所說的話一字不漏地聽了個清楚。

「他對其他人都很兇、或著是愛理不理的,可是對我和我的伙伴都很溫柔;感覺很像哥哥,不過艾斯也沒那麼溫柔啦其實。」渾然不知門外有人而且正是自己在躲著的那個,路飛繼續說了下去,不時還咳個幾聲「而且喬巴不覺得他很酷嗎,說實話我原本還以為之後都見不到他了,沒想到居然還可以再見,我真的很高興噢!」

喬巴點點頭,他大概知道路飛在那場大戰中之後的經歷,如果不是羅、或許他們早已見不到自家船長;而路飛在龐克哈薩德見到羅之後的反應也很令人驚訝,但在知道那些事後也就沒了甚麼意外感,對於對自己好的人、路飛一向都是喜歡的,但喬巴還是不太能理解路飛對羅的喜歡和對大夥的喜歡有哪裡不同。

「所以哪裡不一樣?跟對我們的喜歡不一樣不是嗎?」喬巴是個好學的孩子,於是他想也沒想的就問出口了「路飛對他的喜歡和我們不一樣嗎?」

「嗯……羅賓說,應該是不一樣。」路飛想了想,決定還是拿羅賓曾經對他說過的話回答這個問題「以前羅賓有說,喜歡一個人的話會很不一樣。」

「羅賓還說,如果是我的話,那我要是喜歡一個人喜歡到比肉比大夥都還喜歡的話,那個人一定是特別的。」他又咳了幾聲,卻沒有讓他的笑臉消失「所以我想,我一定超級喜歡他的,是最特別最不一樣的喜歡。」

「如果拿他和肉比的話,我絕對會選他的。」路飛用這句話結束了這個話題,附贈一個大大的笑容。

 

──然而門外的羅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

 

從剛剛開始就在偷聽著路飛與喬巴的對話,對於路飛所說的「那傢伙」所擁有的條件──很強、很溫柔、和哥哥一樣、很久不見、不是草帽海賊團成員──一個個刪去情敵人選,最終卻只得出了一個絕望的結果。

──草帽當家的喜歡的那個人,是他哥、革命軍的薩波當家。

 

羅靠上了醫護室的大門,伸手拉低了帽沿,長嘆出了一口氣──

 

然後他拔出了鬼哭,在其他人疑惑且驚訝的眼光下跳上了自家的潛艇。

「特拉男君、你要去哪?」看著羅似乎打算直接離開,娜美連忙喊了出口「你沒找到路飛嗎?」

「找到了。」羅只是轉過身去,將已然出竅的鬼哭握在手上「幫我轉告草帽當家的,我去去就回。」

「──啊?」娜美一臉疑惑,這是在演哪齣啊?「等等、所以你到底要去哪裡?」

「我去趟革命軍總部。」羅終於回過頭去,娜美訝異的發現羅的臉色比剛剛登船時還要鐵青難看「我知道草帽當家喜歡誰了,放心、我會切下薩波當家的嘴給草帽當家救命的。」

 

羅說完這句話就進了自家的潛艇,而潛艇也以異常快的速度下潛,徒留娜美以一臉ExcuseMe伴隨著問號的表情一個人站在千陽號甲板上。

 

──聰明機智的死亡外科醫生先生卻沒有想到,草帽當家所提出的那些條件,最符合的選項其實就是他本人。

 

 

「怎麼了嗎?」羅賓走了過來,拍了拍娜美的肩膀「特拉男要去哪裡呢?」

「──他說、他要去革命軍總部。」娜美僵硬的回過頭來,她終於想通了剛剛羅那段莫名其妙的話裡包含的意思了……「他以為、路飛喜歡的是他哥哥。」

「……薩波?」提起路飛的哥哥與革命軍,羅賓的反應很快「他以為路飛喜歡薩波嗎?」

「……這下完了。」娜美左思右想都想不到什麼好辦法,最終還是怒吼出聲「蒙其‧D‧路飛、現在立刻馬上給我滾出來!!!!出大事了!!!!!」

 

「──好痛!娜美妳幹嘛打我啦!」

五分鐘後,路飛頂著滿頭大包與滿臉的疑惑,委屈兮兮地看著兇手。

「不打你打誰!」娜美揪著路飛的臉頰,氣呼呼地說「說、你剛剛到底對特拉男君說了甚麼?」

「哈?我剛剛根本沒有見到特拉男啊!」聞言、路飛立刻抗議了,他剛剛根本哪裡都沒去,一直都和喬巴待在醫護室裡啊!「我剛剛都和喬巴在一起,連人都沒見到我怎麼跟他說話啦!」

「這是真的噢、娜美,路飛剛剛一直都和我待在一起,我也沒有看到特拉男噢!」喬巴此刻也跳了出來為自家船長澄清「特拉男怎麼了嗎?剛剛不是才說他來了嗎?」

「一直待在一起?那為甚麼特拉男君有那樣的反應啊?」喬巴是不會說謊的,聽喬巴這麼一說娜美也不解起來,為甚麼羅會有那樣的反應啊?

「估計是躲在門外偷聽吧。」羅賓不愧是草帽團第一智囊,很快地就理解了整件事的來龍去脈「路飛,你剛剛和喬巴說了甚麼,可以說給我們聽嗎?」

「啊?噢、好。」雖然不懂羅賓的用意,但路飛還是將剛剛與喬巴的對話全部說了出來──不說還好,一說娜美的臉色直接都綠成了索隆的腦袋,看起來非常可怕。

「──所以說、我和喬巴說了這些有什麼問題嗎?」路飛看著娜美,覺得娜美看起來越來越可怕了「特拉男又幹什麼了?」

「簡單來說、」眼看娜美像是隨時會暈過去的模樣,羅賓體貼地接下了回答的任務「剛剛特拉男在門外聽著你們的對話,然後誤會了。」

「誤會──等等所以我剛剛和喬巴說的、特拉男都聽見了嗎?!」路飛整個人都跳了起來,還帶著幾片花瓣「他幹嘛偷聽啦!」

「誰讓你躲著人家呢。」羅賓只是笑了笑,又繼續說道「總之、特拉男把你們的對話都聽清楚了──然後他就誤會、你喜歡的人是薩波,現在正開船去巴爾迪戈打算找薩波算帳呢。」

「……欸欸欸?!」路飛再度跳了起來,顯然這事給了他非常大的驚嚇「特拉男以為我喜歡薩波?!他是笨蛋嗎?!」

應該是噢,聽說戀愛中的人都是笨蛋,所以應該是笨蛋了呢。羅賓沒把這句話說出口,面色如常地再度開口。

「所以、怎麼辦呢船長?」她笑咪咪地說道,向路飛拋出了問句「我們要去追趕特拉男嗎?」

「廢話!那是當然的啊!」路飛整個人都急了,雖然他很清楚薩波有多強,羅和他比起來估計也不會輸得太慘,但不管怎麼樣打起來絕對會出事!「立刻開船!必須在特拉男跑到薩波那裡之前把他攔下來!」

 

──千陽號就這麼急吼吼地出發了,目的地是正在疾行狀態的Polortang號。

──而人正在巴爾迪戈改公文的革命軍參謀總長忍不住打了好幾個噴嚏,感覺奇怪的同時也沒有逃脫出同事兼女朋友的監視,只得繼續勤勤懇懇地改公文,對於接下來將要迎來的一場風暴完全沒有任何準備。



TBC.


评论 ( 8 )
热度 ( 30 )

© 韶華無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