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全刪,UT不產,OP猛烈燒,請自行取關

【OP】繁花未盡【上】

 

CP:特拉法爾加‧羅x蒙其‧D‧路飛

 

。以漫畫/動畫《OnePiece》為基礎衍生

。花吐症、雙向暗戀,上班腦洞一開整個就不好了

。放心吃、是甜餅

 

 

蒙其‧D‧路飛得了花吐症。

千陽號上的所有成員皆受到了程度不一的驚嚇。

──夭壽啦、他們家那個沒心沒肺情商超低的船長居然有了喜歡的人而且居然還是暗戀?!

一群人看著坐在小獅子頭上的自家船長,嚴肅的召開了草帽家第不知道幾百次的家庭會議──當然、路飛一次都沒參加過。

 

「我從來沒想過路飛居然會得這個病。」喬巴憂心重重地抱著厚厚的醫書,語氣有些落寞與自責「而且這個病我治不好。」

「為甚麼?」佛朗基有些疑惑,經過兩年修煉的喬巴醫術大幅增進,沒想到卻會說出這種話「喂喂喬巴、你可是我們船上最超~級的船醫啊,多點自信吧?」

「不是那個問題啦。」娜美沒好氣的打斷了佛朗基的話,接過了喬巴手裡的醫書「這種病、喬巴的確治不好。」

 

花吐症,正式名稱為『嘔吐中樞花被性疾患』常發於心有所慕卻不而得的人身上,不分男女老幼,感染了這個疾病的人將會感到痛苦、時常咳嗽,並且從口中吐出花瓣──而這個疾病無藥可醫。

 

「雖然無藥可醫,但是有治癒的方法。」娜美嘆了一口氣,看向了喬巴,而喬巴也會意的接了下去「治癒的方法是,必須讓路飛與他暗戀的那個人接吻才行。」

「但是誰知道路飛先生喜歡誰?」布魯克空蕩蕩的眼眶望著那個正在咳嗽的身影,路飛先生到底是喜歡上了誰呢?「我是說、直接去問路飛先生的話,也不一定能獲得答案吧?」

「而且我們人在新世界。」香吉士點燃了菸,深吸一口後吐出了乳白色的煙霧「如果那個人在新世界的話,那還算好辦──大不了綁過來。」

「但如果不在新世界……或是是個死人。」索隆接下了香吉士的話,在香吉士不滿的眼神下開口「那就完了。」

「你、你們別說的這麼可怕啊喂!」烏索普忍不住開口,額上滿是冷汗「羅賓妳也說點甚麼吧?!路飛會沒事的對吧!」

「這個嘛,誰知道呢?」面對烏索普的提問,羅賓只是笑笑的回答「與其煩惱這些,倒不如先知道路飛喜歡的是誰會比較好吧?」

 

非常實際的提議,所有人瞬間一起看向了烏索普──旁邊的娜美。

「……等等?!要我去問嗎?!」娜美不敢置信的指了指自己,這種事情不是一直以來都是烏索普在幹的嗎?!「為甚麼是我啊?!」

「雖然平常都是烏索普去幹傻事,但這次狀況不一樣。」香吉士替娜美端上了一杯紅茶,無奈地苦笑著「這種時候、能讓路飛乖乖說真話的,也只有娜美小姐了。」

「你們──」娜美啞口無言的看著眾人,最終還是認同了香吉士那句話──的確、在這艘船上能讓路飛乖乖說真話的,也只有自己了。

 

「──行了行了!我去拷問他,知道是誰之後誰都不要告訴路飛他的病情。」娜美嘆了口氣,聽人家說常常嘆氣很容易早衰,她還不想這麼年輕就變成老太太啊「然後、把那個傢伙給我想辦法綁過來,管那個人在東海西海還是哪裡,都得給我把他綁回來!」

 

 

一小時後,娜美面色鐵青地走回了充作會議室的餐廳裡。

「──我知道那個渾蛋是誰了。」娜美重重的坐下,無視了香吉士特意端過來的紅茶,情緒非常複雜。

「那麼、到底是誰呢?」羅賓面色如常地說,輕巧的勾起了咖啡杯。

「……是特拉男君。」望著羅賓的表情,娜美覺得有些噎「別告訴我這才過了多久你們的記憶就全體喪失了。」

 

哦呵、這下可有趣了。

除去羅賓、喬巴,以及滿臉無奈的娜美,其他人的表情可說是精采非常了。

 

──整個草帽海賊團都知道,他們的同盟、紅心海賊團的船長、死亡外科醫生特拉法爾加‧羅喜歡蒙其‧D‧路飛。

──可他媽的路飛從來都不知道。

──現在、蒙其‧D‧路飛喜歡特拉法爾加‧羅。

──然後操他媽的羅不知道。

 

「……這種狀況是羅賓之前跟我說的,那個、雙向暗戀?」單純的喬巴好學的提問了。

「噢得了吧,操他媽該死的雙向暗戀!」不等羅賓回答,娜美已經滿肚子火的開口「虧我還這麼緊張!雙向暗戀個屁啊!現在立刻馬上把特拉男君給我拖過來說清楚講明白,還有支付我的精神損失費和聘金啊!」

 

娜美小姐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不過、既然都知道是特拉男了……就這麼把船長交給他,是不是有些太便宜他了呢?」羅賓一句怎麼聽都非常之不懷好意的話一出,成功引起了全員關注。

「羅賓小姐這是有什麼好提議嗎、呦呵呵呵──」首先贊同的居然是布魯克,伴隨著獨特的笑聲說著。

「聽起來好像挺有趣的,算我一個!」接下來的是佛朗基,為此還特別擺出了自己的招牌動作。

──最後除了一句話都沒說的索隆和不是很懂現在狀況的喬巴外,全員都贊同了。

 

 

紅心海賊團突然接到了來自草帽海賊團的電話。

當貝波急吼吼的將電話蟲拿給自家船長、並且貼心的關上船長室大門後──夏奇便扯著佩金躲在門後試圖偷聽,當然、最後的下場是被鬼哭斬首示眾。

佩金無奈的表示、夏奇這麼長不大真的沒問題嗎?

 

扯遠了,說回船長室的狀況。

 

『喂喂、是特拉男君嗎?』娜美的聲音從電話蟲中傳了出來。

「有甚麼事嗎、娜美當家的?」羅一邊翻著手上的醫書,邊回答著「如果是草帽當家又想到甚麼稀奇古怪的主意,請轉告他我沒有任何想要參與的意思。」

『不、跟那些事沒關係,但和路飛有。』娜美在心裡翻了個老大的白眼,嘴可真硬、說是這麼說還不是每次都被拖下水『總之、出大事了。』

「……草帽當家發生了甚麼事?」羅停下了翻著書頁的動作,對於娜美嚴肅的語氣他莫名的感到不安。

『簡單來說,路飛他生病了。』娜美的語氣非常嚴肅,然而羅看不到她在另一端的表情有多麼的邪惡『特拉男君、路飛得了花吐症。』

 

──一整個晴天霹靂、羅的臉色瞬間就鐵青了。

 

「……是誰?」他的聲音低沉且壓抑,似乎還有些顫抖「讓他得了花吐症的人、是誰?」

──噢該死的、這未免太有趣了。娜美聽著羅那副既壓抑又絕望的聲音,憋笑憋得簡直要得內傷了。

『不知道、路飛不肯說。』然而戲還是要演下去、謊還得繼續編,娜美再度發揮了她的演技『唯一確定的是對方不是我們船上的成員,但也就只有這樣,剩下的完全不肯說。』

娜美裝模作樣地嘆了口氣,繼續說著。

『特拉男君是醫生,你應該知道花吐症的危險性。』那位美麗的航海士以一種極為憂愁的語氣說著,事關自家船長、會這麼煩惱也不是不意外──羅完全沒有懷疑此刻自己其實已經被草帽一夥擺了一道的可能性『所以大家才想說打給你,如果是身為同盟的你,或許路飛會願意對你開口才是。』

「──30分鐘內趕到。」沉默了一下,羅最後拋下了這樣的回答,便結束了通話。

 

「──成功了?」看著娜美比出的OK手勢,羅賓微笑著端起了紅茶。

「那當然,我出馬難道還有我騙不到的人嗎?」娜美走了過來,神情非常得意。

草帽海賊團的兩位女王愉快的碰了碰杯,而紅心海賊團則在船長的要求下正以最高的速度趕往千陽號──畢竟自家船長的臉色活像是生吞了一噸麵包,誰也不敢在這種時候捻虎鬚。

 

──讓我知道是哪個幸運過度的渾蛋、我絕對要親手砍了。羅憤恨地想。



TBC.

评论 ( 6 )
热度 ( 40 )

© 韶華無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