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全刪,UT不產,OP猛烈燒,請自行取關

【OP】【中元節賀文】魂兮歸來【下】

CP:特拉法爾加‧羅X蒙其‧D‧路飛

。以漫畫/動畫《ONE PIECE》為基礎衍生

。和 @酸奶麥片才是正義 的黑箱交易等價交換

。我就不懂為甚麼中元節也得要有糧,只好來個人鬼情未了((?

。雖然中元節已經過了,唉不管啦((??

。但我不保證是糖((欸

。有些段子是從YUMIYA太太的《June Bride》發想的,太太那篇真的很好吃((哭出聲

。因為作者一邊腎虧了一邊賣掉準備買椅子艾斯所以沒有車了((等





海賊王最後的旅程,從拉夫德魯開始一路回返。

 

在經過和之國時他們見到了長高不少的桃之助,在大人們的輔佐下穩穩當當的作為大名將整個和之國治理得很好,已然不見當年被凱多統治的慘況;但即便作為大名,桃之助也還是個孩子,在見到路飛時哇的一聲就哭了,還是路飛笑嘻嘻地告訴他男子漢可不能隨意哭泣,才止住了他的淚水。

 

在抵達佐烏時,他們沒像之前一樣登島,而是由犬嵐公爵與貓腹蛇掌櫃親自下的島,他們慎重的向路飛等人致意,並且告別。

 

而在德雷斯羅薩,一個意想不到的人硬是上了船──誰也不知道薩波是甚麼時候等在那的,但對於薩波登船一事沒有任何人反對,作為路飛的兄長之一,當年無法親自送別兄弟的他,說什麼也得陪著弟弟走上這最後一程──即便心痛非常。

 

魚人島的白星公主非常高興能再度見到草帽一夥,但卻對於他們短暫的停留而感到不滿,誰也沒向白星說明路飛的病情,那位天真溫柔的公主要是知道了,肯定會無法停止哭泣的,顯然路飛也清楚知道他口中的膽小星會哭的一蹋糊塗,因此在見到她時也只是笑嘻嘻地跟她說著許多見聞。

 

當他們抵達香波帝群島時,雷利就坐在夏琪的酒吧內等著他們,一直不被准許隨意走動的路飛在眾人的默許下和雷利單獨出去了一會,而夏琪只是抽著菸,淡淡地和眾人聊著一些瑣事──他們是師徒,而路飛將是雷利送走的第二位海賊王,只是這次他不會在遙遠的島上見證對方的離去,而是做為師傅、一同往東海出發。

 

水之七島沒有太多的變化,海上列車的路線越來越發達,可可羅婆婆也已經從第一線上退役了,取而代之的是她可愛的孫女,當然佛朗基的外表讓很多人都大吃了一驚,畢竟從通緝令上看到與親眼看到還是有差距的,艾斯巴古有些憂心重重,深怕這個名義上的師弟要是真的不打算當人了該怎麼辦──他們聊起了千陽號、又聊起了勇敢的梅利號,那時的奇蹟至今沒有人能夠忘記。

 

在抵達阿拉巴斯坦前,路飛的情況一度變得相當危急,而喬巴所儲存的藥草也所剩不多,千陽號緊急停在了某個小島上,意外的、帶著眾人尋找協助的是薩波,他推開了島上某個餐廳的大門,隨之步出的女主人在見到眾人時滿臉驚訝,在聽聞狀況後也沉下了臉,立刻讓手下的員工協助眾人,幾天的時間總算才讓路飛的狀況穩定下來;至於那位女主人到底是誰,又是誰的關係者,唯二知道的只有薩波與穩定後不久見過女主人的路飛,但兩人誰也不肯多說一句,而千陽號也在船長稍微恢復後便繼續了旅程。

 

阿拉巴斯坦在薇薇的治理下變得非常繁榮,深愛著自己國家的她,卻第一次拋下了整個國家──而她的國民們並沒有提出異議或是反對;每個國民都知道,公主可是草帽海賊團的一員啊!當年的她沒有任性地離開,而是留在了這個她所深愛的國家,已經很足夠啦!讓公主去吧、讓公主再進行一段旅程吧。

──那是薇薇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踏上千陽號的甲板。

 

抵達雙子峽時他們見到了拉布,最高興的莫過於布魯克了,但當年和拉布定下決鬥約定的另一人已經沒辦法和拉布再打一架啦,因此決鬥的約定變成了一整晚的宴會,布魯克徹夜演奏著賓客斯的美酒,小提琴的樂聲像是能傳遍整個偉大航道一般的清晰嘹亮。

 

然後、然後。

 

回到東海的眾人越來越接近目的地,也見到了重要的人。

 

先是香吉士回到了芭拉蒂,哲普老闆還是一樣的不饒人,見到養子也還是嘴硬得要命,但實際上有多高興每個人都看得出來;總算成為海上勇士的烏索普可以說是衣錦還鄉啦,三個小渾球看到自家船長完全高興壞了,但誰也比不上可雅──而烏索普也終於將那枚已經做好多年的戒指給送了出去。

見到娜美的時候,阿健第一件事就是強烈的表達對於通緝令上那張照片的不滿,而諾琪高只是笑著擁抱住了自己的姊妹,對於娜美在新世界的表現她感到超級驕傲;索隆的路痴看來是治不好了,能平安到達西摩志基村還是靠著娜美強大的航海能力,當然債務又翻了幾倍──在探望過老師後,他在克伊娜的墓前留下了自己的通緝令,告訴她自己終於完成約定了。

 

最終他們抵達了目的地,哥雅王國的風車村。

 

 

只有一日的奇蹟,只有一日的重逢。

他們誰也不肯浪費這過度短暫的時間。

 

 

──魂兮歸來!君無下此幽都些。土伯九約,其角觺觺些。敦脄血拇,逐人駓駓些。參目虎首,其身若牛些。此皆甘人,歸來!恐自遺災些──

 

 

千陽號在哥雅王國的風車村靠了岸。

 

沒有人知道蒙其‧D‧卡普是甚麼時候開始就等在那的,或許是從一開始草帽一夥通知他時,就回到了風車村吧,怎麼說都是路飛的爺爺,他很清楚自己的小孫子會想回家,回到自己從小長大的地方;令人訝異的是香克斯也同樣等在那裡,像是和卡普說好了一樣,雖然所有人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在見過達旦一家後,他們就在那間破舊的屋子裡住了下來。

但就在住下的當晚,趁著所有人都睡著後,路飛拉著羅的袖子,要求他帶自己去一個地方。

──幼年時,三兄弟一起建造的,秘密基地。

 

「我想帶特拉男來看看很久了。」僅僅是這樣的一句話,羅就心甘情願地背著他走進了山裡,滿月的夜晚讓山林並不顯得陰暗,在路飛的指引下他們很快地就抵達了目的地,在確認了高度後羅也完全沒有猶豫,直接使用了能力讓兩人爬上了那個位於樹梢的秘密基地。

 

「現在看起來感覺好小。」路飛笑嘻嘻的說,此刻的他被羅抱在懷裡,手心的溫度低的驚人「以前和艾斯薩波一起睡的時候都不覺得擠的。」

「那是你長大了。」羅握住了他的手,拉低的帽沿讓人無法看清他的表情。

「對哦。」路飛回答,但卻沒有繼續這個話題「其實我很久以前就想帶特拉男來啦,我覺得特拉男也會喜歡的。」

「以前常常想啊,想和特拉男一起去很多地方。」他回過頭來,臉上的笑容沒有絲毫變化「但是想著想著,就變成現在這樣了。」

「對不起啊特拉男。」路飛伸出了手,捧住了羅的臉「要丟你一個人下來,真的很對不起啊。」

 

──那是羅第一次在人前落淚、也是最後一次。

──當晚,海賊王在這個狹小的秘密基地,永遠的闔上了眼。

 

 

佩金與夏奇最終在海岸邊等到了自家船長,黃色的潛水艇已經停在了岸邊,時間接近黎明,雖然還是黯淡無光。

沒有人說話,即便他們都見到了那個帶著草帽的少年。

 

「那麼、要道別了,特拉男。」路飛說道,臉上的笑容還是一樣的燦爛「我們說好啦!」

「……嗯。」羅握著鬼哭,拉低了自己的帽沿「說好了。」

 

他轉過身、一步步向前──卻又像是想到甚麼一般的停下了腳步。

一枚金色的耳環被他拋了過去,而少年伸手穩穩地接住了那閃亮的小東西。

「口頭約定可不算數,草帽當家的。」羅開口,唇角微微的勾起「收好了,未來我會來找你要回來的。」

 

路飛一楞,卻在下一秒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我等你來要、羅。」

 

 

這次羅再也沒停下自己的腳步,但唇角的弧度一直沒有消失。

 

 

END.

 

 

作者碎碎念:

 

抱歉拖了這麼久,沒休假真的是硬傷,每天回到家都想趕緊洗洗睡,簡直想哭。

 

來說說這個故事。

其實一開始我是不想發刀的,但在和披薩聊到人鬼情未了時,我的腦子裡瞬間出現了一個畫面:路飛站在水裡,羅站在岸上相視──這也就奠定了這篇文的第一個基礎。

而一日的奇蹟,則是來源於P站一個非常棒的條漫《黃泉歸來》恕我現在找不到P站號碼了,我的收藏已然爆炸;原本這是一部電影的梗,在某年的夏天,突然出現的死者復甦事件──我看到那篇時整個人淚崩,而這次的死者之島也是採用了這部電影的梗,一生一次可以登上這座島的生者,完成死者的心願或是生者的心願──最後的耳環部分則是出自YUMIYA太太的《June Bride》、當初在P站看到已經哭成狗,吧裏漢化直接再讓我哭一發。

 

然後我就發刀了,披薩控訴我的時候我其實還滿開心的((等

吧裏有小夥伴給我留言,說是羅會不會留在島上呢?我自己的想法是不會的,雖然離別是如此傷痛,即便羅想留下來,路飛也不會讓他留下來,絕對不會,那不是路飛想要看到的;而羅雖然動搖過,但他也理解路飛不會想看到這樣的自己,所以他最後還是會離開,絕對會,直到遙遠的未來,最終他們還是會相逢的。

 

然後有些地方,我覺得我要提一下,雖然與羅路無關。

關於這個故事,其實我還有一篇關於艾斯的斷章想要寫,但因為這篇斷章會是以原創女角為主角,因此我覺得我有必要預先打個預防針;關於這個原創女角我很久以前就有了雛形,但礙於身邊基友幾乎不吃原創女主的關係所以沒有動筆,很多都只有手稿跟腦洞,畢竟在這個原創女角=瑪莉蘇的刻板印象內要進行這樣的創作我很難放開心去寫,即使我在之前的刀劍創作也都是以這個模式進行創作的。

但這個故事,如果沒有寫出來我一定會不開心,之後也會特別打TAG,希望不吃的讀者們就不要點進去了,你我都不會開心的。

 

最後解釋一下,穿插在文章內的是楚辭‧招魂的一些片段,覺得這個很適合用在這篇裡就用了XD相信不少太太都有看出來XD

那麼、我們下篇見。

评论 ( 13 )
热度 ( 15 )

© 韶華無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