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全刪,UT不產,OP猛烈燒,請自行取關

【OP】【中元節賀文】魂兮歸來【中】

CP:特拉法爾加‧羅X蒙其‧D‧路飛


。以漫畫/動畫《ONE PIECE》為基礎衍生

。和 @酸奶麥片才是正義 的黑箱交易等價交換

。我就不懂為甚麼中元節也得要有糧,只好來個人鬼情未了((?

。雖然中元節已經過了,唉不管啦((??

。但我不保證是糖((欸

。有些段子是從YUMIYA太太的《June Bride》發想的,太太那篇真的很好吃((哭出聲

。結果字數爆了,多了一個中出來((眼神遠望

。下章真的開車!信我!








十年前,年僅22歲的海賊王病逝於東海風車村。

 

海賊王的死訊震動了整個偉大航道,無數海賊與海軍都來到了這個幾乎可以說是偏遠地帶的小村莊,為海賊王送上最後一程。

那其中、自然也包括了新任四皇的特拉法爾加‧羅。

 

 

少年拋下了手中的竹簍,也不管裡面的橘子已經滾落一地,只是張開雙手擁抱住了眼前的男人──一如當年在千陽號上所做的那樣。

「哇……沒想到可以見到特拉男。」少年將整個臉都埋入了羅的懷裡,聲音有些模糊「我還以為、可以見到大家就不錯了。」

「特拉男都變老啦、但還是很帥。」踮起了腳尖,他伸手碰了碰羅已經有些斑白的髮絲,還有臉上的些微皺紋,然後笑嘻嘻的說著「過多久了、特拉男?」

「……十年了、草帽當家的。」羅握住了那只不安分的手,與其十指相扣「從你死後那天算起,已經十年了。」

溫熱的、生機昂然的……羅從沒想過這輩子居然還能再握上這樣的一只手,十年前、躺在棺材裡的蒙其‧D‧路飛──那只手的溫度有多麼冰冷,他是知道的。

「什麼啊、已經過了這麼久嗎!」路飛驚訝地喊出聲,非常的不敢置信「難怪上次看到娜美的時候她很生氣的揍了我,只是多了點皺紋嘛……」

「你見過娜美當家的了?」羅用空著的那只手抱緊了他,說道「還有其他人?」

「嗯!見到了噢,還有其他夥伴也是。」路飛笑了,興高采烈的說著「索隆、香吉士……雖然每次都只能見到一個人、但我還是很開心。」

「去年比較不一樣,不知道為甚麼薩波和甚平是一起來的,不過他們來了之後,艾斯也走了。」語氣平淡的像是在敘述著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情,路飛說「其實我大概知道啦、艾斯一定是因為見到薩波了很開心,所以才走的。」

「走之前還一直擔心我會哭,真是太小看我了!」想起自家兄長,路飛鼓起了臉頰「我可是已經成為海賊王的男人,才不會這樣就哭呢!而且這是好事為甚麼要哭嘛!」

「然後呢、你還見到了誰嗎?」聽著路飛的敘述,羅這才理解初上岸時那個老婆婆所說的話──完成死者的心願、抑或是完成生者的心願──對草帽海賊團的那些人來說,或許是完成了生者的心願吧。

「見到了伙伴、還有薩波──今年就見到特拉男啦!」路飛笑嘻嘻的說,非常高興的「婆婆說、我會待在這邊不是沒有理由的,一定是還有什麼事情沒有完成,所以才會留下來──我不是很懂啦、可是可以再見到你們,我真的好開心。」

「吶、特拉男跟我說說吧,現在的大海是甚麼樣的?」他拉著羅的手,連拖帶拽的往屋子裡走「有人當上海賊王了嗎?還是說有甚麼新鮮的事情嗎?嘻嘻嘻。」

「好、都告訴你。」羅並沒有抵抗,隨著少年走入了屋子內。

 

 

總算完成了補充物資的工作,當佩金三人再度回到村內時、卻沒有發現羅的身影。

這引起了夏奇極大的恐慌,就連貝波也有些不知所措,只有佩金嘆了口氣,拉著一人一熊的衣領往一個酒吧走去。

 

佩金其實是知道的,十年前、在海賊王的船上發生的那件事。

──那大概是羅和路飛有史以來最激烈的一次爭吵。

 

「我絕對不要!」

「你是想讓我眼睜睜的看著你死嗎?!」

少年的身體早已不堪負荷,多年來的戰鬥已經損壞了他的身體,再加上當年在推進城時扎的那兩針,那副身體早已是風中殘燭。

不管外人怎麼傳說死亡外科醫生有多麼冷血無情,但羅的確是個醫生、一名醫術高明的醫生──因此對於少年的不合作表示了極大的憤怒。

「──拜託你聽我的。」千陽號的醫護室內,面對完全不肯合作的路飛,羅握緊了他的手「我不可能眼睜睜看著你死、草帽當家的。」

「只有這次,算我求你。」當年在德雷斯羅薩、後來在拉夫德魯都從未向某個人屈服或是懇求的羅,第一次在路飛的面前露出了那樣的神情「我只想要你能活下來。」

「……不行,絕對不行。」但路飛還是搖了搖頭,不容反駁的說著「我知道的,特拉男你想做什麼。」

「用你的命換我的命,我絕對不要。」他反握住羅的手,卻已經沒有太多的力氣「我不想、再見到任何人因為我死去了啊,特拉男。」

「如果你在我面前死去的話,我絕對忍受不了……我不想要一個沒有特拉男在的大海,那沒有意義。」路飛很認真的說著,下一秒卻又笑了出來「所以忘掉吧、把不老手術什麼的全部忘掉,我是絕對不會同意的。」

 

那天傍晚,紅心海賊團沒有等回他們的船長。

面對船長沒有回來的事實,佩金只是在和羅通過電話蟲後,讓貝波將船下潛。

 

──海賊王最後的旅程,目的地是東海、哥雅王國的風車村。

 

 

「欸──原來發生這麼多事啦?」從羅那裏聽完了這些年發生的事,路飛驚訝的張大了嘴「不過爺爺還活蹦亂跳的真是太好了,雖然他的鐵拳真的超級痛。」

羅從背後環抱著他,只是淡淡的嗯了一聲──此刻兩人正坐在路飛的床上,房子內的空間並不大,家具也不多,也就一張木板床和一張桌子,以及幾個板凳;路飛在他懷裡笑著,就像是以前在千陽號上時那樣。

「對了、既然特拉男你們來了,村裡今晚應該就會開宴會了。」路飛像是突然想到般的開口,回過頭看著他「特拉男不去嗎?」

「不去。」羅想也沒想的回答,他本來就對宴會沒有甚麼興趣,何況比起宴會,能見到眼前的人對他來說才更加重要「你想去?」

「有點想,可是特拉男不要去的話,我也不要。」路飛笑嘻嘻地回答,這可真是難得的答案「特拉男不知道吧,一個人一生只能來到這座島一次……所以你明天離開之後,我就再也見不到你啦。」

「既然這樣,我還比較想多和特拉男待在一起。」他這麼說著,笑容沒有任何的變化「特拉男絕對不可以想著要留下甚麼的,絕對不可以。」

「……為甚麼?」像是被說中了心事一般,羅忍不住問「為甚麼不能留下?」

 

──在見到你之後,又要獨自航行在那個沒有你的海上嗎?

 

「不要露出那麼寂寞的表情啊、特拉男。」路飛轉過身來,伸手捧住了羅的臉「生者要是沒有在天亮之前離開,那麼他的存在會被完全抹消,不管是肉體還是靈魂,記憶或是回憶……婆婆是這麼說的,所以不行。」

「我啊、不想忘記特拉男。」他說著,語氣非常堅定「所以特拉男必須要離開,然後幫我看看未來的大海,看看是誰當上海賊王才可以。」

 

「但是在天亮之前,就讓我再和特拉男多相處一下,一下就好。」

少年的嗓音還是一樣軟糯的、卻多了一些鼻音。

「然後我會等、等特拉男再度來到這裡,我會等的。」

他揉了揉有些泛紅的鼻子,再度拉開了笑容。

 

──而羅給予他的回答是,一個久違的、極為深刻的吻。

 

 

──魂兮歸來!西方之害,流沙千里些。旋入雷淵,爢散而不可止些。𡴘而得脫,其外曠宇些。赤螘若象,玄蠭若壺些。五穀不生,藂菅是食些。其土爛人,求水無所得些。彷徉無所倚,廣大無所極些。歸來兮!恐自遺賊些。

 

──魂兮歸來!北方不以止些。增冰峨峨,飛雪千里些。歸來兮!不可以久些。

 

──魂兮歸來!君無上天些。虎豹九關,啄害下人些。一夫九首,拔木九千些。豺狼從目,往來侁侁些;懸人以娭,投之深淵些。致命於帝,然後得瞑些。歸來!往恐危身些。

 


TBC.

评论 ( 5 )
热度 ( 14 )

© 韶華無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