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全刪,UT不產,OP猛烈燒,請自行取關

【OP】【中元節賀文】魂兮歸來【上】

 

CP:特拉法爾加‧羅X蒙其‧D‧路飛

 

。以漫畫/動畫《ONE PIECE》為基礎衍生

。和 @酸奶麥片才是正義 的黑箱交易等價交換

。我就不懂為甚麼中元節也得要有糧,只好來個人鬼情未了((?

。雖然中元節已經過了,唉不管啦((??

。但我不保證是糖((欸

。有些段子是從YUMIYA太太的《June Bride》發想的,太太那篇真的很好吃((哭出聲

。下章發車

 



 

──那是僅有一日的、或許可以稱之為奇蹟的事情。

 

 

「──所以我們現在到底在哪裡啊貝波!」夏奇哇啦哇啦的叫著,兩手還掐著貝波毛絨絨的臉頰「為什麼會跑到這種鬼地方啊啊啊啊?!」

「對、對不幾……」貝波淚眼汪汪的道歉,被掐住了臉頰所以連咬字都有些不清楚。

「好啦夏奇,你再這樣掐貝波也沒用啊?」還是看不過去的佩金拉開了夏奇的手,拯救白熊於危難之中「再說、船長也沒有怪罪貝波,既然船長都沒生氣了,你生氣也沒用。」

「我能不生氣嘛!」夏奇大聲的喊著,卻也沒有繼續凌虐貝波的臉頰「只是、只是這種地方……怎麼想都很不對勁吧!」

佩金無奈地看著還在炸毛狀態的夏奇,又回過頭看著自家船長──被帽沿遮住的臉龐看不清楚表情,饒是作為紅心海賊團二把手的佩金也無法感受到自家船長此刻的情緒。

「──或許是命運吧。」佩金喃喃說道,或許這就是命運──讓特拉法爾加‧羅來到這座島上。

 

 

數小時前。

 

當Polortang上升到海面上時,眼前出現的並不是一望無際的大海,而是一座被濃霧覆蓋住的島嶼,而這不在航海士貝波的預料內,照牠的預測、這條海路上應該是不會出現這樣的島嶼的,而記錄指針的混亂狀態也是令人百思不解,畢竟在新世界航行了這麼久,還沒有遇到過這種狀況──連當初送自家船長前往龐克哈薩德時也沒有這麼混亂過。

雖然狀況不明,但羅還是作出了上岸的決策,既然是島、自然會有可以補充物資的地方,即使船上的物資還不至於不足,但未雨綢繆一些也不會是壞事。

於是在留下了看守船的人手後,特拉法爾加‧羅領著三個幹部上了岸。

 

從海岸邊走到村莊的距離並不遠,但走入村莊後的四人卻莫名地感受到了某種違和感。

並不是建築上的突兀,居民也不是奇形怪狀的人類,但不知為何、就是有種說不出的違和感──像是闖入了生人勿近的禁地一樣。夏奇這麼說道。

更奇怪的是,他們居然沒有被認出來。

至今要是說還有人無法認出有名的大海賊、人稱死亡外科醫生的特拉法爾加‧羅,不用等其他人笑,他們三個就會先笑出來──然而當事實就這麼擺在他們眼前時,佩金等人卻一點都笑不出來。

 

有時候夏奇的第六感或許莫名的準確。佩金想。

這個村子的居民非常友善,對於四人的來到表達了相當的善意,只是從他們口中所吐出的句子卻令人匪夷所思……畢竟正常人是不會用「你是怎麼死的」或是「你有甚麼心願沒有完成」來打招呼吧?

而當夏奇憋不住的表示「甚麼死不死的!我們還是大活人好嘛!」後,他們引起了大騷動──充滿喜悅的。

這到底是個甚麼樣的島啊……佩金看著被羅ROOM成上下分離的夏奇,憋住了這個問句。

 

「──今年登島的就是你們嗎?」

正當四個人都還沒搞清楚狀況時,一個拄著拐杖的老婆婆走了過來,老婆婆似乎是這個島上相當有威望的人,見到她的村民一個個都敬了禮,甚至還向後退了兩步。

「抱歉、這位老人家,請問這裡到底是哪裡?」眼見自家船長並不打算與對方交流,佩金無奈的扛下了交流的職責「我們無意間來到這座島,只是想補充些物資罷了──」

「並不是無意的,是島選了你們。」老婆婆卻打斷了佩金的話,揚著枯槁的笑容說道「每年的今天、島都會選擇一些人來到島上,那麼、你們是來完成死者的心願、還是完成生者的心願呢?」

「老身是這座島的看守人,這座島是死者所居住的島嶼,心願未了的死者會來到這裡生活,直到心願已了的那天才會從島上消失──」老婆婆的話語像是釘子一般一下下的敲進了四人的腦袋裡,饒是最聒噪的夏奇也閉了嘴「而你們、是這次生之宴的客人……作為登島的活人,你們今天盡管在這裡遊玩吧,但明天一早就得離去,否則就離不開了。」

「──甚麼樣才算是心願未了?」

老婆婆說完這些話,轉身就打算離開,而一直都沒有開口的羅卻在此時開了口;佩金一臉瞠目結舌的看著自家船長,這是要做什麼啊……

「……這個嘛、誰知道呢?」老婆婆回過頭來,枯槁的臉龐沒了笑意「每個來到這裡的死者,都有著一個未了的心願,誰也不知道他們甚麼時候走、甚麼時候離開。」

「小夥子,你是有想見的人吧?」沙啞刺耳的嗓音這麼說著,像是隨時會斷氣一樣「你不妨在此四處看看,或許見得到也說不定……當然、只是或許。」

「享受宴會吧、小夥子們。」

 

老婆婆說完最後一句話就離開了,然後便演變成了上面的畫面,哭著想離開的夏奇與被蹂躪的貝波,以及從頭到尾都不發一語的羅。

 

 

──魂兮歸來!去君之恆幹,何為四方些?舍君之樂處,而離彼不祥些!魂兮歸來!東方不可以託些。長人千仞,惟魂是索些。十日代出,流金鑠石些。彼皆習之,魂往必釋些。歸來兮!不可以託些。

 

──魂兮歸來!南方不可以止些。雕題黑齒,得人肉以祀,以其骨為醢些。蝮蛇蓁蓁,封狐千里些。雄虺九首,往來鯈忽,吞人以益其心些。歸來兮!不可以久淫些……

 

 

最終四人還是沒回到船上,一是既然都上了岸,該補充的物資還是該補充;二是……羅似乎沒有要離島的意思。

耳邊傳來了奇妙的歌曲,歌詞艱澀難懂,但幾乎每個村民都在唱著,歡欣鼓舞的準備著今晚的宴會──饒是佩金也只聽懂了開頭的四個字,其餘一概不知。

 

「……夏奇、貝波。」佩金突然停下了腳步,回過頭來和兩人說道「不管怎麼樣先去補充物資吧,這才是我們這次的任務。」

「欸?」夏奇與貝波一愣,看了看羅又看了看佩金「可是船長……」

「船長又不是三歲小孩。」佩金沒好氣的說,往兩人頭上各敲了一下「我們先去補充物資了,船長你就四處看看吧,晚點我們再回來。」

對於佩金的提議,羅並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是沉默著點了點頭,便往前繼續走去。

「──果然、船長想見到他吧。」望著羅逐漸走遠的背影,佩金喃喃自語著,下一秒被不明所以的一人一熊給圍住了。

「雖然不知道佩金你在想什麼,但你果然是故意要讓船長獨處的吧!」夏奇這麼說道,貝波也在旁邊猛點頭「可是在這種島上,讓船長一個人不好吧!」

「你傻了嗎。」佩金沒忍住,又往夏奇的腦袋上敲了一下「沒聽出船長那句話裡的意思嗎?」

 

──甚麼樣才算是心願未了?

 

船長那句話的真正意思,應該是『能不能見到他?』吧。

那個已經、死去很多年的那個人。

 

 

連羅都不知道自己在幹甚麼。

明明已經體認到對方的死去、連喪禮都去了,卻在聽見那個老婆婆所說的話時開始心神不定;但仔細一想,對方基本上不可能會有什麼心願未了吧,已經完成夢想的他,怎麼可能還會有心願未了的事情?

羅都想嘲笑自己,佩金的提議無疑是給了他一點空間,至少在他們搞定物資之前,誰也不會來找自己──他繼續向前,離了人聲鼎沸的村莊,逐漸走到了某個山崖。

迷霧遮擋住了他的視線,應該可以清楚看見海邊的山崖,所見之處卻只有一片虛白,羅安靜地待了一下,便又轉身往回走去──卻在一旁發現了一個非常眼熟的標誌。

──那個帶著草帽的骷髏頭,眼熟到令人眼睛發疼。

 

羅不知道自己為甚麼突然跑了起來,握著鬼哭的手冒出了冷汗,心臟發疼──但他沒因此停下腳步,只是一昧地往標誌指引的方向跑過去──直到他出了森林,眼前所見的是一片草原,稀稀落落的花朵開著,而在草原的中央,有著一棟紅色屋頂的小房子。

 

 

『當上海賊王之後,我想要有個紅色屋頂的房子。』

『不覺得很棒嗎、紅色的,看起來一定很酷。』

『然後邀請所有人來開宴會!』

 

──羅一直沒忘記那個小小的願望,一直都沒有。

──但是許願的人不在了之後,這個願望也就沒有了用處。

 

 

屋內沒有人在。

羅輕敲了幾下大門,卻沒有任何回應,屋子的主人似乎並不在家,世界寂靜的可怕。

「我在幹甚麼……」羅突然笑了,極為自嘲的──就算看到標誌又如何,或許那是其他的人所留下的,雖然前陣子還是能聽到草帽海賊團一些成員的消息,但大海上的事誰也說不定,紅色屋頂或許也只是個巧合罷了,這麼一想自己剛剛的舉動就像是個傻子一樣。

……還是走回村裡吧,要是那些傢伙發現自己不見了大概會哇哇亂叫的把整個村都翻過來──羅這麼想著、轉過身就打算離去──眼前出現的人影卻讓他再度停下了腳步。

 

黑髮的少年頂著一頂草帽,手裡抱著一大簍的橘子;身上穿的不是入殮時所穿的華麗大衣,而是再平凡不過的紅色外衣,褲子與鞋子也不是那時穿的長褲與長靴,而是一直以來所習慣的藍色短褲與人字拖鞋──少年似乎也沒想到會見到自己,表情很是驚訝,下一秒卻拉開了一個非常燦爛的笑容。

 

「特拉男!」少年開口,嗓音還是那副不變的糯米音,卻又極為嘹亮。

 

──這真是、太過驚喜了。

「……好久不見了。」羅開口,聲音乾啞的連自己都驚訝「草帽當家的。」

 

 

 

TBC.

评论 ( 6 )
热度 ( 12 )

© 韶華無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