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全刪,UT不產,OP猛烈燒,請自行取關

【OP】Fucking Valentine【下】

CP:特拉法爾加‧羅 X 蒙奇‧D‧路飛

 

。以動畫/漫畫《ONE PIECE》為基礎衍生

。七夕賀文,不過因為歐美國家沒有過七夕的習慣,所以直接寫情人節了

。照例的HP啪嘍

。說好的下半來啦!

。有略為的基拉X佩金,請斟酌觀看XD






俗話說的好,福無雙至,禍不單行。

吐真劑本身並不是有毒的魔藥,也因此並沒有所謂的解藥,而依照羅喝下去的量,粗略估計也得到午夜才能解除魔藥效果──而現在才下午五點。

於是一個面癱的緊閉雙唇走在前面,兩個怕得半死又不敢撇下老大的跟在後面,一同往學生餐廳走去──這麼一走就壞事了。

 

照理說情人節,能見到自己的戀人當然是好的,最好是能抱抱親親再滾上床──咳咳、雖然其中一方尚未成年,最後那個動作得強制忽略──但在目前的狀況下,羅只想讓自己現在立刻消影在原地。

畢竟是在這種完全無法隱藏心思、只會強制說真話的狀況下,而他的戀人又是霍格華茲第一天然小麻煩的蒙其‧D‧路飛。

──更糟的是,對方還是處於渾身泥濘溼答答的狀態,遠遠看去就像是顆會自己滾動的小泥巴團。

 

「特拉男!」小泥巴團一見到他,也不管兩人之間還有多少距離,便立刻興沖沖的跑了過來,髒兮兮的臉上張著燦爛的笑──但這並不能讓羅無視那些泥巴水。

在路飛即將不管不顧的撞過來的瞬間,羅當機立斷的揮了揮魔杖,一句漂浮咒直接就讓路飛在離他一公尺的地方飄了起來。

「……今天不是有魁地奇練習嗎?」看著路飛一臉困惑又無辜的表情,羅嘆了一口氣「怎麼把自己搞成這副模樣了,草帽當家的?」

「練習到一半下雨了,鳳梨頭說今天就提早結束練習啊。」路飛不是很喜歡這種飄在空中的感覺,雖然不靠飛天掃帚就能飛起來這點很帥,但沒有著力點的感覺卻很不對勁「所以我就來找你了,啊啊放我下來啊特拉男──」

「你得先洗個澡才行。」羅皺起眉,卻還是揮了揮魔杖解除了魔法「來之前不知道該先洗個澡嗎?」

「哦……可是我想先來找特拉男。」總算踩到了地上,路飛笑嘻嘻地說「娜美說今天是情人節,雖然不是很懂意思,不過這種日子是要跟特拉男一起過吧,所以我就跑過來了。」

「……我帶你去級長浴室。」羅很努力才沒讓那句你太可愛脫口而出,而是硬生生地轉了一句無關緊要的話「現在應該沒人用。」

「為甚麼特拉男這麼想讓我洗乾淨啊?」路飛一句無心的問句,卻剛好踩中了藥效的範圍內,這下就算是羅也沒辦法抵抗藥效,一句過度坦白的話語就這麼自然地脫口而出。

「洗乾淨了我才能抱你。」完全無法管住自己的嘴,羅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嘴巴像是被施了蠻橫咒般的不斷說出真話「我想和你過情人節、想抱你,但是你現在身上都是泥巴我不能這麼做。」

 

──最怕空氣突然沉默。

此刻的夏奇和佩金已經開始在腦內寫遺書了,太好了他們居然聽見了自家老大難得的真心告白,怕是不用到午夜就得找個地方把自己給埋了,以死謝罪吧──正這麼想著的時候,一聲笑聲卻打破了沉默。

 

──笑聲的來源正是蒙其‧D‧路飛。

「什麼啊,特拉男你早說嘛。」路飛笑嘻嘻地說道,像是完全沒有懷疑羅此刻的異狀「我也想抱特拉男,所以特拉男快帶我去浴室吧,我還沒去過級長浴室呢!」

「你……不覺得我哪裡有問題嗎,草帽當家的?」羅有些愣,雖然知道自家戀人的個性既直白又坦率,卻沒想到他連懷疑都沒有?

「哪裡有問題,特拉男你生病了嗎?」此話一出,反倒是路飛疑惑了,他湊上前仔細的看了看,卻完全沒有發現「特拉男哪裡有問題?我覺得沒有噢?」

「……這樣嗎。」也就只有草帽當家的不會在意這種事了,自己也想太多了,羅心想「走吧,帶你去浴室。」

 

拉著路飛的手──那大概是他身上最乾淨的地方了,感謝手套的存在──羅邁開步伐,走沒幾步卻又停了下來,從懷裡拿出一個透明玻璃小瓶就往夏奇與佩金那裡扔了過去。

「該幹什麼就幹什麼,你們最好拉上基德當家的,成功機率比較大。」說完這句話羅就帶著路飛走了,佩金這才發現羅剛剛扔過來的小瓶上貼著張標籤──用藍色墨水寫著吐真劑的名稱。

 

──事後回想起那個場景,佩金都能感動得哭出來,那架式簡直能和葛來分多草帽後援會會長、霍格華茲第一腦殘粉巴托洛米奧在面對自家偶像時的哭相有得拚。

 

 

霍格華茲對於級長們的待遇著實不錯,從級長浴室就可見一斑;雪白的大理石打造的、大小幾乎能和麻瓜的游泳池一拚的浴池與邊上數不清的金色水龍頭,甚至還有個跳水台──這引起了路飛的好奇心,他興致勃勃的想扭開所有的水龍頭看看會出現甚麼,然而並沒有成功。

「你得先把自己弄乾淨才能去泡澡。」雖然已經進了浴室,但羅仍然沒鬆開相握的手「衣服脫了,我替你弄乾淨……然後你得把自己弄乾淨,草帽當家的。」

「欸,羅不幫我洗澡嗎?」路飛收回盈滿好奇心的目光,轉頭看著對方「之前艾斯和薩波會輪流幫我洗頭的。」

──羅實在不想評斷那兩位兄長的過度保護與極度寵溺,不、他不是在羨慕,真的。

「你想要的話我可以幫你。」好吧,還是有一點羨慕的。

 

說實話,也不是特別的髒,溫水沖下去那些泥濘就去了大半,主要還是衣服的問題──活像是在泥巴池裡打了個滾然後再和匈牙利角尾龍打一架,雖然他知道路飛的確已經這麼做過了──路飛的頭髮就算被打濕了也非常的柔軟,不需要花太多洗髮乳就能清洗的一乾二淨,手感還特別好……羅算是明白為甚麼那兩個弟控會輪流幫路飛洗頭了,先不說路飛本來就是坐不住的主,更沒有那個耐心好好洗自己的頭髮,手感卻又特別棒,怪不得那兩個弟控這麼喜歡替路飛洗頭。

「──閉眼睛,要沖水了。」收回發散的思緒,羅從浴池裡撈了一勺水沖了下去。

 

總算將人給打理乾淨,原先髒兮兮的衣服也被清潔咒清乾淨大半,還嫌不夠乾淨的羅甚至手動搓乾淨了那些汙痕,最後用火焰咒烘乾了那些衣服,這才讓路飛套上;至此,小泥巴團就變回了乾乾淨淨的葛來分多小獅子。

──莫名的有種成就感啊。看著眼前乾乾淨淨的路飛,羅不知道為甚麼有了這種感覺。

現在的時間是晚上八點,沒想到只是洗個澡就花了不少時間,學生餐廳此刻大概也沒有能吃的東西,倒是宿舍房間內似乎還有些存糧。

估計夏奇與佩金今晚也回不來寢室,羅十分乾脆的將人領回了自己的寢室。

 

「特拉男的房間原來長這樣啊。」路飛興致昂昂的東看看西看看,這還是他第一次進到其他學院的宿舍房間「特拉男的室友呢?剛剛還看到的?」

「他們今晚大概不會回來了。」羅從櫃子裡翻出了幾包餅乾,完全無視那其實是夏奇的櫃子,餅乾也是夏奇的存糧「餅乾、吃嗎?」

「吃!」路飛不改吃貨本性,看到餅乾整個眼神都亮了,從羅手上接過就拆開了包裝大快朵頤「為甚麼他們不會回來?」

「因為一個要告白、一個要幫忙告白。」藥效再次發作,羅不受控制的說了實話「應該還順便拖了基德當家的一起。」

「欸──基德也跟他們一起啊?」沒幾分鐘就解決掉了一包餅乾,路飛豪邁的將已經空了的餅乾袋扔開,拿過一包新的再度拆開「特拉男為甚麼不跟著去?」

「因為是情人節,我只想跟你一起過。」此刻的羅真的很想撕爛自己的嘴,至少也得切掉聲帶,這該死的吐真劑藥效為甚麼要拖到午夜?

「這樣啊,我也是噢。」掃光了所有的餅乾,路飛並不會知道之後夏奇看到這些殘骸會露出什麼樣的哭臉,只是笑嘻嘻的說「我也只想和特拉男一起過,羅賓說還要準備巧克力的,可是我上次去蜂蜜公爵買的那些都被我吃光了……」

「沒關係,我不是很喜歡吃甜食。」藥效正常發揮,以往那些只會埋在心裡的坦白話語傾洩而出「有你就夠了。」

「──特拉男,你今天特別坦白欸。」路飛像是終於察覺到不對勁般的湊了過來,這讓羅莫名的緊張起來「以往的特拉男都會說些很難懂的話,因為今天是情人節嗎?」

果然要曝光了嗎。羅有些自暴自棄起來,雖然知道這種事情不論如何都藏不住的,但果然還是……藥效又要發作的瞬間,路飛的聲音卻打斷了那些話語。

「不過不管是怎麼樣啦,我還是最喜歡特拉男。」少年軟糯的嗓音響了起來,伴隨著笑嘻嘻的表情「坦白也好、很難懂也好,喜歡特拉男這件事是不會變的啦,嘻嘻嘻。」

「……你這可真是非常犯規啊,草帽當家的。」這麼直白的告白,大概也只有路飛說的出來吧,羅單手掩住了臉,卻掩蓋不住耳朵上的紅。

「欸、犯規?」顯然沒有聽懂羅的意思,路飛歪了歪頭,又湊近了一些「什麼意思啊特拉男,我怎麼聽不懂──」

「草帽當家的。」完全沒有打算回應路飛的疑惑,羅放下了掩住臉的手,轉而握住了對方的手「我現在想抱你。」

「哦、當然好啊!」疑問瞬間煙消雲散,路飛笑著張開了雙手。

 

──擁抱住戀人的當下,羅終於改變了想法。

──情人節也沒那麼該死,真的。

 

「我現在想吻你,草帽當家的。」

「嘿嘿、好啊。」

 

 

END.

 

 


彩蛋之一:

 

尤斯塔斯‧基德在聽到佩金的計畫後,非常爽快的表示了同意協助的意願。

「我也很想看看基拉到底會說甚麼。」基德是這麼表示的,對於自家老友會出現甚麼反應,他也是相當感興趣的。

 

於是就出現了下面的一幕。

──被五花大綁的基拉面無表情的坐在椅子上,而佩金手裡的玻璃瓶已經塞進了他的嘴裡。

「喝下去了嗎?」這是夏奇。

「應、應該吧……」這是佩金。

「那我們兩個該撤了,交給你啦企鵝小子。」這是基德,下一秒他就把夏奇給拖了出去,只留下基拉和佩金單獨兩人待在──掃帚櫃內。

別問為甚麼是這地點,佩金總不能把人拖回寢室,而且依照剛剛的狀況,此刻寢室絕對是禁止進入。

 

「……你現在只能說真話了。」佩金將已經空無一物的玻璃瓶從基拉嘴裡拔了出來,很認真地說道──無視已經通紅的耳朵的話。

「所以你想要知道甚麼?」得知自己被灌了吐真劑的基拉倒是很冷靜。

「現在是我問你吧!」事情已經發生了,佩金才開始不安起來……吐真劑的效果是絕對的,看看自家老大中招的多慘烈,然而扯上與自己有關的就更不安了,畢竟自己也不能保證基拉所說的會不會是自己所期望的答案……完全冷靜不下來。

 

「第、第一個問題。」佩金吞了吞口水,不管了都幹了這種事就繼續幹下去吧!「你喜歡我嗎?」

「喜歡。」基拉回答。

「哪種喜歡?」佩金又問,手心直冒冷汗。

「特拉法爾加喜歡草帽的那種。」

 

佩金愣住了。

佩金腦內爆炸了。

──等等等等現在是怎麼樣、羅桑給的真的是吐真劑吧?不不我怎麼可以懷疑羅桑給我的是假貨呢,但是這種完全依照自己心裡期望的發展到底是怎麼回事?

 

「其實你如果是要問我這個的話、」基拉突然開口,被金色瀏海嚴嚴實實蓋住的半張臉還是沒有什麼表情「你不需要拿吐真劑,我也會老實回答的。」

「所以可以幫我鬆綁嗎,這樣我不能親你了。」

 

──噢我們可以一起恭喜佩金同學了,告白成功了呢。

──好像哪裡不太對?

 

 

現在的時間是晚上十一點。

夏奇一個人摸到了禁忌森林附近,和看守人打了聲招呼後就繞到了屋子後面,只見一頭渾身雪白的白熊正坐在那邊大嚼一條新鮮的鮭魚。

「貝波,佩金告白成功啦。」夏奇很高興的說,坐到了白熊的身邊「這下單身的好像只剩我們兩個啦,我是不是該跟羅桑說一聲,替你找個母熊呢。」

貝波嗷了一聲,表示同意。

 

 


 

 

彩蛋之二:

 

這學校的基佬是不是越來越多了?

某位不願具名的學生這麼表示,情人節甚麼的最討厭。

「先是葛來分多那兩個!那個叫索X的和那個叫香X士的!光天化日之下居然在湖邊幹什麼啊?!我只是個路人為甚麼要無辜吃狗糧!?」

「還有那個雷文克勞的、對就是那個特甚麼的名字特別難念的那個!在走廊上那說的是甚麼話!?對對我知道咱們霍格華茲的鬥士醬超級可愛但有沒有必要曬恩愛?!聖誕舞會的時候就已經被曬一臉了,這才兩個月不到就越來越大膽了啊?!」

「上樑不正下樑就會歪懂不懂啊,老是跟著那個特什麼的那兩個小鬼的其中一個居然也基了?!我親眼看到的!他把赫夫帕夫那個X拉拖進掃帚櫃了!要死了我不用去看都知道要發生甚麼事!單身狗是稀有動物可不可以好好愛護啊?!」

 

今年的單身狗也叫得很開心呢,汪汪汪。

 




评论 ( 11 )
热度 ( 24 )

© 韶華無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