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全刪,UT不產,OP猛烈燒,請自行取關

【OP】Fucking Valentine【上】

 

CP:特拉法爾加‧羅 X 蒙奇‧D‧路飛

 

。以動畫/漫畫《ONE PIECE》為基礎衍生

。七夕賀文,不過因為歐美國家沒有過七夕的習慣,所以直接寫情人節了

。照例的HP啪嘍

。下半周五放,七夕還要上班工作甚麼的真的很傷心

 

 

特拉法爾加‧羅非常討厭情人節。

先不提活米村在情人節時會擺出多麼惡俗的裝飾,光是學校內隨處可見的榭寄生就讓羅頭疼了很久,畢竟每天早上出門上課前都得想辦法規畫一段安全的路線,以防那些過度熱心的追求者就等在榭寄生下──他討厭情人節可真的不是沒有道理的。

過多的甜食、過多的巧克力,幸好霍格華茲並不像日本的魔法學校一樣,有自己的公開置物櫃或是鞋櫃之類的,否則就算有一百個櫃子估計都能被巧克力塞爆。

對於這樣的言論,尤斯塔斯‧基德表示這叫做矯情。

但是基德同學是絕對不會承認自己某方面來說還是挺羨慕的。

 

此時的基德坐在羅的宿舍內,望著對方滿臉煩躁地將那些源源不絕的巧克力從床上床下等地方清出來,並且極為嫌惡的扔到一邊的動作,忍不住再次於心裡重複了這句話。

「我說、你小子有必要這麼煩躁嗎?」他從地板上撿起一個用粉色包裝紙包起來的巧克力盒打開,說道「有女孩子送巧克力不是挺好的,說明你就算出櫃了人氣還是只增不減。」

「你不說話沒人會把你當啞巴,基德當家的。」羅沒好氣地回應,順手又扔開了一個巧克力「還有,你手上那盒巧克力加了戀愛魔藥,我建議你別吃。」

「……我靠、要不要這麼下狠手?!」正打算把巧克力往嘴裡塞的基德瞬間將那顆巧克力扔出了窗外,滿面驚恐「想死會活標也不是這麼幹的吧?」

「你倒是難得說了句人話。」總算將那些數也數不清的巧克力給清了出來,羅揮了揮魔杖,直接將那些巧克力人道毀滅了「那些人在想什麼,我不想知道──但是死會活標這種事、就像是把自己當成了穿越女主角一般,還能收獲天下美男組建後宮──殊不知其實她自己就是個路人甲。」

「夠惡毒。」對於上述的發言,基德給出了贊同──然後就收穫了一個鄙視的眼神「不過說到巧克力,那個草帽小子就沒有什麼表示嗎?」

「你在開什麼玩笑?」此刻的羅真心覺得基德的智商可能只比暴角怪高一點,到底是哪來的錯覺會覺得草帽當家的會有甚麼表示?「對草帽當家的來說,估計情人節就是一個可以拿到很多巧克力的日子吧。」

「……也是啦,虧你能喜歡上這樣單純的傢伙。」基德總覺得自己好像被老友鄙視了,想了想決定還是當成錯覺好了「那你呢?你總不會沒有甚麼計畫吧?」

「抱歉辜負你的期待,但是沒有。」羅拉過了一旁的椅子坐了下來,順手還拿了杯咖啡「他今天有魁地奇練習,之後和娜美當家要去圖書館補習,我沒什麼可以計畫的。」

「──你他媽的真的是我認識的特拉法爾加嗎?」默默地聽完了這段話後,基德給出了相當誠懇的發言──當然,最後直接被羅趕出了房間。

 

無視於基德罵罵咧咧的大吼大叫與控訴,羅煩躁地將杯子裡面的深褐色液體一飲而盡。

沒有計畫甚麼的怎麼可能,他特拉法爾加‧羅是那種不做計劃就傻傻衝上去的傻瓜嗎──只是不管做了多少計畫,都會被那個叫做蒙奇‧D‧路飛的傢伙給打亂罷了。

 

──然而此刻的羅並沒有想到,自己現在的腹誹有多麼的一語成讖。

 

 

 

 

當夏奇與佩金回到房間時,被居然待在房間內的羅給嚇了一跳。

畢竟他們以為自家老大應該會和草帽小子一起去約個會之類的,情人節嘛。

「──羅桑居然沒有和草帽一起出去約會?」望著羅的背影,夏奇忍不住悄聲說道「梅林的褲子,今天會下刀子雨嗎?」

「我剛剛經過球場的時候才看到葛來分多在練習,估計是這原因。」佩金也小聲地回應著,深怕被某人聽見「草帽的情商之低還真是是超出我們的想像。」

「那現在怎麼辦?」夏奇望著已經開始莫名散發低氣壓的某人,忍不住抖了起來「羅桑現在一整個看起來就很像深閨怨婦……」

「你們兩個,想死就繼續講。」夏奇話還沒說完,某人已經打斷了他的發言「我前陣子調的魔藥還沒有經過人體試驗,你們想當試驗品的話可以直接講。」

 

兩人瞬間就閉上了嘴。

 

「我、我們這不是關心你嘛羅桑……」最終、還是勇敢的夏奇站了出來,無視他的冷汗的話「草帽今天沒來找你過情人節,難道不會不開心嗎?」

「我不知道你喜歡說廢話,夏奇。」羅轉過身來,神情肅殺「我看起來像開心的樣子嗎?」

──欸、哪裡不對?

──等等,我為甚麼坦白了?

先不提夏奇與佩金滿臉的意外,連羅自己都感到了意外──他原本想說的話並不是這句,為甚麼突然就說出來了?

「……呃、要不這樣好了,羅桑也好幾天沒去看貝波了,我們一起去?」佩金吞了吞唾液,總算鼓起勇氣開口「羅桑不想去看看貝波嗎?」

「不想,想看草帽當家的。」幾乎是瞬間反應,從羅的口中吐出了這句極度、不知道該說坦白還是痴漢好的話──這次的驚嚇可就直接多了。

 

──我他媽的發生了甚麼?!

──羅桑發生了甚麼事?!

三個人你看我我看你,一個面癱兩個驚嚇。

 

直白、太直白,連羅本人都沒想到自己有天可以這麼直白。

就當佩金和羅都在思考到底發生了甚麼事的時候,夏奇抖著手,揪住了佩金的衣角──然後拎起了一個空無一物的咖啡壺。

那瞬間佩金的臉色就慘白了。

 

「羅羅羅羅桑……」佩金連聲音都顫抖了,接過了夏奇手上的咖啡壺舉了起來「你、你該不會把這壺咖啡喝掉了吧……」

和咖啡有關?羅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現在的狀況他最好還是別開口了。

「完了。」夏奇腿一軟,直接就跪了下來。

「死定了。」佩金掩住臉,開始思考該如何以死謝罪了。

「──你們給我說清楚,那咖啡有什麼問題?」果然問題是出在咖啡上──羅的腦中靈光一閃「那裡面加了吐真劑?」

「哇啊啊啊啊羅桑原諒我們啊啊啊啊那是佩金說想去探聽基拉對他的想法所以才把吐真劑加到咖啡裡的我們真的沒想到你居然在房間還會把它喝下去啊啊啊啊──」夏奇瞬間一股作氣連標點符號都沒帶的全招了,還順便把隊友給賣了。

「……」羅已經什麼話都不想說了。

 

他媽的該死情人節。他想。

 


TBC


评论 ( 4 )
热度 ( 30 )

© 韶華無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