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劍全刪,UT不產,OP猛烈燒,請自行取關

【OP】Dance With MeTonight 《上》

 

。以動畫/漫畫《ONE PIECE》為基礎衍生

。HP趴樓,講真我想寫好久了

自古紅藍出CP((閉嘴

。三巫鬥法大賽梗,霍格華茲的勇士路飛醬要找聖誕舞會舞伴的故事((?

。羅大→←船長(無自覺),最喜歡無自覺的船長了((被支解

。某方面大概也是祭品吧,想要七武海版本的羅大啊。・゚・(ノД`)・゚・。

。年齡操作有,14歲的船長與16歲的羅大

 

中篇點我

下篇點我 



「──你還沒找到舞伴?!」

一聲驚天動地的大喊在葛來分多的餐桌上爆發出來,引起不少學生的注目,只見有著一根長鼻子的少年正在對另一個狂吃猛塞的黑髮少年哇哇亂叫,而被噪音騷擾的黑髮少年只是吞下了嘴裡的食物,然後拉出了一個燦爛的笑。

「找不到舞伴而已嘛,烏索普你不要叫的這麼恐怖啦。」往自己嘴裡又塞了一塊肉排,少年笑的沒心沒肺的說道「而且又不重要,倒是烏索普你自己找到沒有啊?」

「廢話,我早就邀請可雅當舞伴了──不要轉移話題啊路飛!」烏索普得意地回答,發現自己差點被帶走話題後又露出了尖牙臉「什麼不重要、你可是勇士啊!聖誕舞會那天要跳開場舞的啊!你沒有舞伴這像話嗎?!」

「欸……聽起來就好麻煩的樣子啊。」聽到這話,路飛立刻擺出了一張表示非常無聊的臉,差點沒把烏索普氣暈過去「那種事情就不能讓其他人來做嗎?」

「你想得美、有種你去和赤犬教授抗議啊?」烏索普沒忍住,伸手就抓住了路飛的臉頰扯著「我勸你,還是趕緊找娜美或是羅賓救援吧!」

「舞會當天要是缺席了開場舞,我會為你祈禱赤犬教授不會把你給燒了!」

看著烏索普一臉『你丫的能不能給人省點心』的表情,路飛吞下了今晚最後一口晚餐。

 

「──舞伴?抱歉啊路飛,我已經答應其他人了……等等。」娜美露出了抱歉的表情,卻在下一秒變得兇神惡煞,扯住了路飛的耳朵怒吼「你怎麼會還沒找到舞伴?!你平常那些過度茂盛的異性緣跑到哪裡去了?!」

「好痛!娜美妳放手啦!」雖然很習慣娜美一生氣就會扯自己耳朵這件事,但每次都痛得半死,完全不能習慣這種痛啊!「甚麼異性緣我不知道啊?我也問了薇薇,可是薇薇說她要和貝爾一起去了;膽小星也說要和她哥哥一起去,我有什麼辦法嘛……」

看著擺出一臉無辜表情的少年,娜美最終還是鬆了手,然後無奈地嘆出了一口氣──路飛的異性緣都挑在重要時刻失常嗎?話說她該不該讓路飛去問問看波雅教授……還是算了,雖然邀請教授當舞伴不是不行,但依照波雅教授對路飛的癡迷程度,怕是會出事。

「我看你趕緊去問問羅賓吧,要知道羅賓在雷文克勞的人氣可是很高的,可能也已經有人邀請她了……」娜美伸手揉了揉路飛的頭,沒好氣地說道「不過有問有機會,羅賓看人的眼光那麼高,或許還沒舞伴。」

「哦哦!那我趕緊去找羅賓!」雖然聽得不是很懂,但路飛還是露出了笑容「謝啦娜美!晚點見!」

 

「羅賓──」總算是在雷文克勞的交誼廳前找到了對方,路飛邊跑邊喊著「等我一下啊羅賓──」

「啊啦、路飛。」羅賓抱著幾本書停了下來,微笑看著往自己跑過來的少年「找我有甚麼事嗎?」

「就是那個、哈──」路飛在羅賓面前站定,稍微喘了口氣,隨即開口說道「羅賓找到聖誕舞會的舞伴了嗎?」

「這話的意思……是要邀請我當舞伴嗎?」有些訝異地看著對方,沒想到路飛還沒找到舞伴呢……看來是異性緣失常了嗎?「沒有人來邀請你嗎、路飛?」

「沒有噢,沒有人找我啊?」路飛有些困惑的回答,顯然不是很明白羅賓問這句話的意思「吶、羅賓來當我的舞伴吧?烏索普說大賽的勇士要跳開場舞,我覺得好麻煩可是烏索普說我不去的話會被赤犬大叔燒──」

──沒有人找的原因大概是,你那兩個哥哥的弟控又發作了吧?羅賓面色如常,伸手揉了揉路飛的頭。

「路飛,要找舞伴的話,難道不是該去找最喜歡的人當舞伴嗎?」她溫柔的說道「舞伴是很重要的呢,要找最喜歡的人材行噢?」

「最喜歡的人?」路飛重複了那五個字,不是很理解的開口「和我喜歡羅賓不一樣嗎?」

「是哦、和喜歡我不一樣哦。」她收回手,重新抱好懷裡的幾本書,微笑說著「那種喜歡是很特別的,和喜歡哥哥們、喜歡我們都不一樣,路飛有沒有這樣喜歡的人呢?」

「不一樣的──」路飛有些苦惱地想了一下,突然像是想到甚麼的敲了敲手心「我想到了!謝謝妳啊羅賓,我現在就去找他!」

看著路飛逐漸跑遠的身影,羅賓臉上的微笑沒有變化,只是愉快地回答了通關密語走進了雷文克勞的交誼廳。

 

 

「──我說、特拉法爾加你小子能不能不要每次都來霸佔我的辦公室?」

凱撒瞪著眼前正在自己辦公室內調製魔藥的少年,非常沒好氣的出聲。

「你可以把我趕出去,只要你辦得到。」羅一臉平靜地做著手上的事,頭也沒回的說道「再說、我可不是完全沒有回饋。」

「回你媽個頭,你每次來就是來消耗我的珍稀材料的!」凱撒此刻是真的很想把這個小子轟出去的,然而他不敢──畢竟這小子的靠山很不好惹,兩個都是「有種你給我付材料費啊你這小子,還有你在幹嘛──」

凱撒走了過去,卻在看到對方手裡正在配置的魔藥材料後直接傻了眼,張著嘴好半天說不出話來。

「別杵在那裏擋路。」羅看了凱撒一眼,直接伸手移開了那個礙事的傢伙「你驚訝甚麼,這只是很基礎的魔藥。」

「……我能不驚訝嗎?!」凱撒發誓他絕對沒看錯,桌上的材料完全是用來配置解毒劑和吐真劑的,這小子平白無故地配這些幹嘛?「你幹嘛配這兩劑魔藥?」

「你管太多了、凱撒當家的。」懶得回答凱撒的疑問,羅只是將已經切好的材料扔進了大釜內「配了就是要用的,難不成要供起來?」

「別想扯歪話題,解毒劑先不論,你要吐真劑幹嘛?」凱撒氣不打一處來,為甚麼他要忍耐這麼囂張的小子啊!「你小子不用吐真劑都能讓一票手下服服貼貼,突然要用絕對是有鬼好嗎?」

「誰知道,配高興的也說不定──」羅終於回過頭來,但臉上的笑與左手的手勢再度讓凱撒氣成了一顆瓦斯球「高興的話、在你的晚餐裡加幾滴──那樣的畫面應該挺不錯的吧,凱撒當家的?」

「特拉法爾加你小子──」凱撒終於憋不住怒吼,話都還沒說完卻被羅直接打斷了「好了,我要的東西做完了,辦公室還給你。」

將幾瓶已經分裝好的魔藥收進了自己懷裡,羅看也沒看已經氣成瓦斯球的凱撒,拎起了自己的包就直接離開了辦公室,速度之快連凱撒都來不及反應,反應過來時人早已消失,氣得凱撒差點想不管不顧的直接殺到院長辦公室,好好指責某兩兄弟家教不嚴教出了甚麼混帳小子……

 

時間其實已經有點晚了,沒多久就是宵禁,雖然羅並不是會特別在意宵禁這種事情的人,但負責逮學生的那個斯摩格實在麻煩的可以,他並不是很想和那個大叔玩捉迷藏,這麼想著腳步也不自覺加快了許多,卻沒想到他不去找麻煩,麻煩直接來撞他了。

對了,那個麻煩叫做蒙奇‧D‧路飛。

 

於是現在的狀況稍嫌俗套卻又不失可笑,圍著金紅相間圍巾的少年一股作氣的撞倒了另一個少年,而被撞倒的那個連意外的表情都做不出來了,畢竟老是被這麼撞也不是幾天的事,莫名其妙地也習慣了──這似乎不是重點。

「我說、你在趕什麼啊草帽當家的?」確認了懷裡幾瓶魔藥沒有任何問題,羅無奈的說道「離宵禁還有半個小時,就算你要趕回葛來分多交誼廳也不用用衝刺的吧?」

「嗚噢、我才不是要回交誼廳啦!」完全沒有起身的打算,路飛笑嘻嘻的說「我在找你啦特拉男!」

「找我?」一瞬間就算聰明如羅,也完全搞不懂對方在想甚麼「找我有什麼事情?」

「那個啊、特拉男會參加聖誕舞會吧?」沒有正面回答羅的問題,反而又往羅的身上拋了一個問題「特拉男有找到舞伴了嗎?」

「……你找我就是為了問這個?」這下羅可真的完全猜不透了,這種事情有需要來問他嗎?「我不打算參加,那種場合我不感興趣。」

「欸──為甚麼啊?」換路飛不能理解了,在他的認知裡舞會大概就是等同於宴會一般,有吃有喝還有音樂,雖然跳舞很麻煩但也不是不能接受,沒想到特拉男居然一點興趣都沒有「我想要特拉男當我的舞伴啊,所以來參加吧!」

「──哈?」他有沒有聽錯,草帽當家的這是在……找他當舞伴?「我剛剛沒聽清楚,你再說一次?」

「所以我說、」完全沒有察覺到羅語氣中的動搖與震驚,他笑嘻嘻地又重複了一遍「當我的舞伴吧、特拉男。」

 

TBC.

 



评论(4)
热度(32)

© 韶華無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