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回坑期、羅路一生推,艾斯我老公((等

【刀劍亂舞】賊心無意 x 01

CP:太郎太刀X女審神者

。以遊戲《刀劍亂舞》為基礎衍生

。獸人架空設定,我寫上癮了(艮

。很久以前寫的《一曲傾城》的後續

。會有肉嗎?會有嗎?誰知道?(艮

棠華這輩子從來沒想過,自己居然會有被追得如此狼狽的一天。

她喘著氣,幾個踏步竄上了樹梢,但她並沒有放鬆神經,而是在樹林間繼續逃跑──身後的影子卻依舊沒有放過她,優雅的姿態甚至還有些從容,像是在玩弄獵物般的、不疾不徐地讓她逃。

「他媽的──」此處的地形與樹林的妨礙,對追著她的人來說根本是絕佳的狩獵環境,而自己就是那個倒楣的獵物;她一跳落地,然後飛快地變回了狐族的原身──旋即繼續奔跑,但身後的影子似乎是膩了這場無止境的追逐戰,他加快了腳步,在逼近她的同時跳了起來,下一秒前掌狠狠的壓制住了她的身軀與尾巴。

「──都說了,妳逃不掉。」通體漆黑的巨獸垂下了腦袋,看著仍然在掙扎的嬌小狐族「難不成妳沒想到,會有被抓捕的一天?」

「不就是要把『琥珀之瞳』追回去、我還給你就是了!」棠華氣急敗壞的說著,尾巴被壓制住的感覺讓她渾身不對勁「還是夜之君王想把我抓回去問罪?」

「沒錯,妳的罪……可不只盜竊我國至寶這麼嚴重。」她聽見巨獸喉頭的咕嚕聲,下一秒她被張嘴咬住,卻不是死亡的咬噬,而是宛如幼獸般的被叼住,嬌小的她根本一點都動彈不得,更不用提逃脫了。

這絕對是我這輩子最丟臉的時刻!她絕望地想著。

作為一代神偷,卻淪落到被君王豢養,大概是她做夢也想不到的畫面。

那天她非常丟臉的被抓了回來,頸上從此多了個項圈,然後就是被深鎖在夜之君王的宮殿中,哪裡也逃不掉。

不是她的技巧不好,而是那該死的項圈竟然是她的摯友所做──整個大陸上也就只有三個的紫玉環,除了上鎖的人與原開發者,誰也解不開的特殊鐐銬──為此她氣得發了訊息給開發的摯友,得到的卻是一句……

「棠華姊妳打不開的,當初我設計紫玉環可是以妳的技巧為基礎下去,只要能讓妳跑不掉那這樣誰都跑不掉了。」

於是她就這樣被養了起來……對、是養,夜之君王將『琥珀之瞳』拿回來後並沒有放走她,而是將她養在自己的宮殿裡,對外宣稱『狐之棠華』被下獄問罪,實際上卻是被君王留在自己的宮殿內,像是養著甚麼特殊的寵物一般。

簡直是汙辱啊!棠華氣的咬牙,卻絲毫沒有辦法,這個項圈太過特殊,就算自己變回原身也掙脫不開,高傲的狐族卻變成寵物,她的自尊完全受到了傷害。

所以她從來沒給君王一點好臉色看,沒張嘴咬他就很好了,那還是看在他沒真的對自己做甚麼的份上。

「她還在鬧彆扭嗎?」望著不遠處一團紅色的毛球,他挑了挑眉,走過去伸手將毛球給撈了起來「又是怎麼不高興了?」

「誰准你抱我,放我下來不然咬死你!」顯然小狐狸非常不領情,一邊掙扎著,一邊對著他呲牙咧嘴「我不高興的原因你不知道?!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肯放我走啊混蛋?!」

「為什麼就想走呢?」男人嘆了口氣,變回了黑豹的原型,張口就叼住了棠華的後頸扔上了床榻「陪孤好好歇息,妳這幾天不也是沒甚麼好睡?」

說罷,他放開了她的後頸,取而代之的是修長壯實的掌爪,一把環住了小狐狸,漆黑的頭顱趴了下來,長長的尾巴有一下沒一下的拍著床。

「誰說我要跟你……」她怒極,正想回嘴,卻被他打斷了話。

「孤也多日未好好歇息,睡一會兒吧。」他舔了舔懷裡的小狐狸,闔上了雙目「可真是累了……」

望著巨獸一點防備也沒有就睡去的模樣,她抖了抖耳朵,一瞬間還真不知該怎麼辦。

是了,最近有聽到夜之國的邊境河流潰堤一事,這幾天他應該都在忙著處理這事吧,也難怪沒睡好……她想著。

算了,她大人有大量,不跟他吵了……而且不知道為什麼,被他這樣放在懷裡,意外的讓她想睡覺……她張嘴打了個哈欠,垂下了耳朵,乾脆的窩進了黑豹的頸邊,迷迷糊糊的便也跟著、睡熟了。

TBC

评论
热度 ( 2 )

© 韶華無光 | Powered by LOFTER